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三国史话 > 孙策欲袭许

三国史话 孙策欲袭许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2:15:42 来源:本站原创

孙策欲袭许

※本篇选自《吕思勉遗文集》(下)(第603─605页)。

孙策欲袭许之说,见于《三国.魏志.武帝纪》,又见于《吴志.策传》,《策传》且谓欲袭许迎汉帝。注引《江表传》,则谓「策前西征,陈登阴遣间使,以印缓与严白虎余党,图为后祸,以报陈瑀见破之辱(登,瑀从兄子)。策归复讨登军到丹徒,须待运粮,见杀」,《九州岛春秋》及《傅子》又谓「策闻曹公将征柳城,而欲袭许」,异说纷如。

夫策见杀在建安五年,而柳城之役在十二年。《九州岛春秋》及《傅子》之谬,不待辨矣。孙盛《异同评》谓:「策虽威行江外,略有六郡,然黄祖乘其上流,陈登间其心腹,且深险强宗,未尽归服,曹、袁虎争,势倾山海,策岂暇远师汝、颍,而迁帝于吴、越哉?」又谓「绍以建安五年至黎阳,策以四月遇害。而《志》云策闻曹公与绍相距于官渡,谬矣。伐登之言,为有证也」。其说是也。而裴松之谓:「黄祖始被策破,魂气未反,刘表君臣本无兼并之志……于时强宗骁帅,祖郎、严虎之徒,禽灭已尽,所余山越,盖何足虑。若使策志获从,大权在手,淮、泗之间,所在皆可都,何必毕志江外,迁帝于扬、越哉?」又致「武帝建安四年已出屯官渡,乃策未死之前,久与袁绍交兵」,因谓策之此举,理应先图陈登,而不止于登,《国志》所云不谬,则误矣。刘表、黄祖,庸或不能为策患,江南之强宗骁帅,则虽处深险之区,实为心腹之疾,策虽轻狡,岂容一无顾虑,即谓其不足为患?抑策并不知虑此。然以策之众,岂足与中国争衡,即谓袁、曹相持,如鹬蚌两不得解,策欲袭许,亦未有济,况徒偏师相接乎?淮、泗之间,岂足自立?策之众,视陶谦、袁术、刘备、吕布何如?若更远都江表,则义帝之居郴耳,岂足有济。况汉至献帝之世,威灵久替,扶之岂足有济?曹公之克成大业,乃由其能严令行,用兵如神,非真天子之虚名也。不然,因献帝而臣伏于操者何人哉?以曹公之明,挟献帝而犹无所用,而况于策乎?况以策之轻狡,又岂足以知此乎?

《吴志.吕范传》云:「下邳陈瑀自号吴郡太守,住海西,与强族严白虎交通。策自将讨虎,别遣范与徐逸攻瑀于海西,枭其大将陈牧。」而《孙策传》注引《江表传》谓:建安二年,诏「以策为骑都尉,袭爵乌程侯,领会稽太守」。又诏与领徐州牧温侯布,及行吴郡太守安东将军陈瑀,共讨袁术。则瑀行吴郡太守,乃朝命,非自号也。传又言,「是时除瑀屯海西,策奉诏治严,当与布、瑀参同形势。行到钱塘,瑀阴图袭策,遣都尉万演等密渡江,使持印传三十余纽与贼丹杨、宣城、泾、陵阳、始安、黟、歙诸险县大帅祖郎、焦已,及吴郡乌程严白虎等,使为内应,伺策军发,欲攻取诸郡。策觉之,遣吕范、徐逸攻瑀于海西,大破瑀,获其吏士妻子四千人。」案:策之渡江,本为袁术,汉朝命吏,如刘繇、王朗、华歆等,无不为其所逐。是时虽有与吕布、陈瑀同讨袁术之命,特权宜用之,非信其心也。有隙可乘,加以诛翦,夫固事理所宜。《吕范传》注引《九州岛春秋》曰:「初平三年,扬州刺史陈祎死,袁术使瑀领扬州牧。后术为曹公所败于封丘,南人叛瑀,瑀拒之。术走阴陵,好辞以下瑀,瑀不知权,而又怯,不即攻术。术于淮北集兵向寿春,瑀惧,使其弟公琰请和于术。术执之而进,瑀走归下邳。」然则瑀实乃心王室者。陈登之结白虎余党,盖亦欲继其从父之志,勘翦乱人,非徒为雪家门之耻也。《张邈传》注引《九州岛春秋》言:登甚得江淮间欢心,有吞灭江南之志,孤策遣军攻登,再败,而迁为东城太守。孙权遂跨有江外。太祖每临大江而叹,恨不早用陈元龙计,而令封豕养其爪牙。则登之才,盖非刘繇、王朗等比,而任之不专,致使大功不竟,轻狡之子,坐据江外数十年,岂不惜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