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8则〕 张说

中国杰物传 〔第8则〕 张说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31:21 来源:本站原创

〔第8则〕 张说

首当其冲地遭受门阀的嫉视与反感,并数度失势而复职的张说,可以说是日后官僚至上的中国社会之先驱。他故世后,官场仍然由门阀主导,但寒门的势力已日益抬头。

※※※

【开武则天用才之道】

张说,字道济,一字说之。

河南洛阳人,但祖先据说是范阳人。生于唐高宗干封二年(公元六六七年)。

要说大唐杰出人物,恐怕就数太宗李世民、武则天、玄宗李隆基三人。不过,太宗是杀了兄弟才即位的,武则天虽是唐朝皇后,却篡唐并暂时建立一个周朝。玄宗年轻时英姿飒爽,晚年则宠爱杨贵妃,招致安禄山叛乱,使唐朝国势走下坡。

这里举出张说,是因为透过他的阅历,我们可以吟味从武则天后期到玄宗初期的一个典型人物。

如果没有武则天时代,恐怕也不会有张说这样的人物登场。

张说出身微贱,父亲是基层官员,祖父「未仕而卒」,可以说是早逝。曾祖父大概是一名赌徒。

像这样家世出身的人,在武则天以前,绝不会被人考虑列入高级官员中。

在唐之前的时代,是贵族社会。当时南北分裂,南方是以南京为首都的六个王朝交替递嬗,称为「六朝」。六朝这个名称立刻会让人联想到「贵族」。北方也是军阀贵族相继而起的情况。进入到隋、唐之后,贵族社会仍然持续,人们还是讲究「家世」。

在张说出生前约半个世纪的时候(公元六一八年),唐朝建国。当初的功臣中有强盗出身者如李绩,这种新家世的诞生只是部分,而且「元勋」也已经略为贵族化了。

太宗崩,高宗立(公元六四九年),十八年后张说出生。当时武则天已被册立为皇后,代替罹病的高宗总揽政治。张说就是在武则天执政时期出生的。

武则天,姓武、名曌。其祖先是高祖李渊举兵时代的唐朝家臣,但在建国历史上并未出现他的名字,因此不能称得上是元勋,只不过家世相当于此。

她年轻时进入太宗的后宫。当时,据说太宗的皇子、也就是后来的高宗初见她,便对父亲的侧室非常着迷。太宗死后,她进入位于长安安业里的灵宝寺,削发为尼。后来还俗成为高宗后宫的人。由儒教的道德观来看,将父亲的爱人纳入后宫是违反人伦的。但是因为一度削发出家,以前的经历便消失了,她似乎是透过此种解释,才脱逃了道德的问题。

高宗在皇子时代所娶的正妻是王氏,即位后,王氏被立为皇后。而后宫还有美女萧淑妃,受到高宗的专宠。武则天站在皇后的那一边,首先肃清萧淑妃,再回过刀头把王皇后也除掉。她没有强大的后台,却在后宫的权力斗争中获胜,可见其机警非比寻常。说到唐代的杰出人物,除了实际上可称为创业者的太宗以外,她应该算是第一。

不久武则天被册立为皇后,而反对的重臣褚遂良及高宗的舅父长孙无忌则遭到流放,死于当地。这大概可以视为被杀。于是率领千军万马的元勋们也畏惧了。他们现在都是儿孙围绕的好好先生,不愿再冒险违逆这个可怕的女人。高宗有病在身,什么都听比他年长的妻子武则天的话。

武则天有意削弱唐朝贵族及元勋的力量。他们一一遭到贬谪,失去实力。元勋李绩之孙李敬业忍不住举兵,在扬州悬起反武则天的旗帜,结果立刻被镇压。武则天以宰相裴炎与叛军串谋而将其处斩。

高宗崩殂时(公元六八三年),张说十七岁,皇帝的生死无关紧要,天下已在武则天的控制下。她的儿子中宗即位,又被废了,改立中宗之弟睿宗。但是,实权完全由武则天掌握。她废去李氏所建的唐王朝,建立起武氏的「周王朝」,是在高宗死去七年之后。

武则天竟然夺取亡夫所继承的王朝,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女人。不过仍有史家为她辩护。北宋司马光所编的《资治通鉴》对武则天的评论如下:

虽滥以禄位收天下人心,然不称职者,寻亦黜之,或加刑诛。挟刑赏之柄以驾御天下,政由己出,明察善断,故当时英贤亦竞为之用。……

她以俸禄或职位收揽人心,但若发现安排不得当,也会立刻将之解任,或加以处罚。政治上她有主体性,那就是「明察善断」(观察明快,决断无误)。明朝的李卓吾在其历史人物评论集《藏书》中亦有如下的评述:

──试观近古之王,知人如武氏者有乎?亦专以爱养人才为心,安民为念如武氏者有乎?

武则天之后,接着是玄宗开元、天宝的所谓「盛唐」的黄金时代,而开创这个时代的人才,《藏书》里指出,都是武则天时期培养的。的确如此,眼光犀利的史家对武则天的任用人才,一致提出赞许之辞。

所谓以安民为念,乃是根据武则天时代几乎没有农民暴动的记录而言。李敬业的叛乱之所以很快就被敉平,也是因为没有民众支持。即使有天灾,当时就采取适当的措施,不至于演酿成重大灾害。

这无疑是由于负责实务的官僚做事确实的关系。

如果没有出现武则天,天下官僚恐怕还要被第三代或第四代──从创业期算起──的贵族及门阀子弟占据。他们既不知劳苦,又没有实力,是一群不能适应实务的人,必定会扰乱政治。

排除皇族、贵族、元勋等门阀的武则天,可能是想藉此清理唐的朝风。不过,为了这个缘故她必须寻求替换这批门阀的人才。

微贱阶层出身的张说,能够升到宰相的职位,固然是由于他的才干,却也得力于武则天的人才登用之策。

【怀才者仕进无门】

中国似乎堪称为「官僚天国」。由于没有其他大的企业,男子除入仕为官外,可以说没有其他上进之路。要进入宦海,以往须依赖家世,后来则须科举及第并成为进士。

科举据说是始于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六○六年),但进士成为高级官员的绝对前提则要到十世纪的北宋以后。北宋以后,靠着父亲的功绩,其子弟也有机会不经考试而得以录用为官员。但即使是这种家庭的子弟,也有很多人放弃恩荫,接受科举考试。可见「进士」的头衔具有相当的威力。

在唐代,进士及第的人很少,而且也不是绝对性的。靠着家世而踏上仕途者依然很多。

依照《新唐书》,张说应举是在永昌年间,永昌是公元六八九年到翌年九月所使用的年号,也就是在武则天创立周朝前不久。这是武则天最需要人才的时期。张说虚岁应该是二十二、三岁,因为《旧唐书》未标示年号,只说是「弱冠」。

考试结果,张说位居榜首。但武则天空下甲等的位置,把他列为乙等。把甲等空下来,也许可以表明武则天盼望人才的殷切。期待古今未曾有的大天才出现,因而预留着甲等席位。据说她经常把甲等的位置空出来。

无论如何,张说在众目期待下出任太子校书郎,晋升为左补阙。补阙是对太子提供建议的人,位阶虽低,但因为是天子的亲信,所以被视为是步向高官的一条必经之道。

接着,张说成为《三教珠英》的编辑成员之一。这是一种百科全书式的文化事业,由武则天的宠臣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担任总编,宫廷的主要文人参与编务。

以咏物诗方面颇负盛名的李峤为首,二十六位文人共同编辑《三教珠英》,不过一开始的状况是:

──日夕谈论,赋诗聚会。

结果工作毫无进展。因为大家各说各话。只有年轻的张说和徐坚二人具体举出可作为依据的文献及项目,提供整体架构的试行方式,才终于开始动工。为编辑《三教珠英》而群集的文臣中,多为谈论赋诗的文词之徒,张说在这些人之中,是具有实务能力的宝贵人才。

多达一千三百卷的《三教珠英》完成于大足元年(公元七○一年),当时张说三十五岁。

两年后,张说遭逢灾厄。

宠臣张氏兄弟最怕高龄的武则天撒手人寰。如果武则天死了,铁骨宰相魏元忠掌握实权,张氏兄弟一定会立刻遭到肃清。兄弟俩先发制人,想要肃清魏元忠及其亲信司礼丞高戬,乃向武则天告状说:「他们两人意图谋反。」

张氏兄弟与魏元忠遂在宫中的大殿上展开对质。此时张氏兄弟方面提出的证人就是张说。

因为被提为证人,有人推测张说与张易之兄弟有特别的关系。不过,如果关系过于亲密,恐怕证辞的可信度就小了,所以人们认为他们的关系应该是若即若离。

微贱出身的张说,在宫中并没有势力背景,因此照理说他要留心与任何人都保持适度交往,尽量避免树敌。在张易之兄弟看来,张说至少还不像是敌人,相信他不可能会提出对自己不利的证辞。

但是在这场对质中,张说表明:

──魏元忠没有谋反的意图,宰相是被冤枉的。

结果魏元忠、高戬,以及证人张说三人都被流放到岭南。张说如果作不实的证辞,魏元忠必然会被杀。

岭南就是大庚岭以南,不外是广东、广西一带。当时岭南为瘴疠之地,是重刑犯被流放的地区。张说流放到了岭南的钦州(现今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巿)。

两年后,张说得以回到长安。

武则天卧病在床,反对张氏兄弟的派系发动政变,斩了张易之、张昌宗。指挥这场政变的人,是八十岁的老宰相张柬之,他迫使病榻上的武则天退位,让中宗复位,重兴唐祚。当时是神龙元年(公元七○五年)正月,迁至上阳宫的武则天死于十一月。关于她的享年,众说不一,从七十七岁到八十三岁不等。

因张氏兄弟而被流放的张说回到中宗的朝廷,升为工部侍郎。从岭南返回长安的路上,他曾在一个叫做端州的地方作了一首五言律诗,题为「还至端州驿前与高六别处」。高六就是原先触怒武则天而被流放到岭南的高戬。张说有幸得以回到长安,而高戬却已死于流放地。这首悲伤的诗被收录于《唐诗选》中。

旧馆分江口

凄然望落晖

相逢传旅食

临别换征衣

昔记山川是

今伤人代非

往来皆此路

生死不同归

这趟流放岭南的收获,是结识了张九龄。张九龄是广东韶州曲江人,比张说小六岁,后来成为宰相。张说的墓志铭就是张九龄撰写的。

张说深切感受到像自己这种没有门阀背景,只是凭实力升官的人,在毫无后盾的情况下好不容易取得地位,也很不稳定。因为他觉得向来独占所有位子的贵族华阀,一直憎恨着靠实力升官的人。

──寒门(微贱出身者)屡被夺职。

他们都有这种危机意识。

张说认为要与贵族门阀对抗,寒门就必须团结。要团结,他必须独自召集许多同志。

培育了张九龄等多位后进。──这是张说的事迹,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不是不能把它视作「纠集党徒」。对张说而言,这不只是自己,也是与自己状况类似者的一种自卫之道。

【建请玄宗发动政变】

景龙元年(公元七○七年),张说因母亲过世而辞官服丧。这是当时的一种习俗,称为「丁忧」。但如果是高官,服丧期间被起用也是惯例,这叫「起复」。一般习惯是将「起复」的命令视为一种荣誉,并立刻复职。但张说坚拒「起复」,服丧期间完全不任官职。

──张说没有野心。

必须让别人这么想。没有后台的他,连世人的评价也必须去博取。

丁忧的服丧期,父亲为三年、母亲为一年,但武则天时将父母都改为三年。是女皇帝武则天把女性的地位提高了。同样为双亲,在父亲与母亲之间有所差别,确实是很奇怪的事。

篡唐的武则天在唐朝复兴后就成了篡夺者,其政治照说应该会被描述为暴虐无道,然而事实却非如此。毕竟武则天之后,复兴唐朝而即位的中宗、睿宗都是武则天的亲生儿子,随之继位的玄宗也是流着她的血脉的孙子。将武则天与高宗合葬于高宗之墓──干陵一事,有朝臣提出反对,但中宗仍决定合葬。事实上,反对合葬的朝臣所举的理由也是说干陵已熔铁封好,很难再打开。皇帝之母是不能称她作篡夺者的。

张说依照武则天的规定,服丧三年。母亲死时,他已四十一岁。身为高级官员,而且正逢胜负攸关的时期,三年的空白经历不能不说令人痛恨。也许「起复制度」是因应这个现象的一条救济之道。关于严守三年丧,《旧唐书》上说:

──大为识者所称。

他早就觉悟到自己没有后台,但至少也要尽量不树敌。三年的服丧期证明他并非「出世亡者」,三年的空白经历或许有很大的好处。

甫一除丧,他便恢复原先的工部侍郎职位,不久又被任命为兵部侍郎(国防次官)。在他重返官场之际,正好遇上一个非比寻常的时期。

高宗崩后,武则天曾让中宗即位,但立刻又将其废去,改立弟弟睿宗。两人都是她的亲生儿子,这场废立系起因于中宗之妻韦氏。丈夫才刚登基,韦氏马上命自己的父亲担任要职。此举触怒了武则天。武则天自己也重用多位娘家武氏的人,但那是因为他们有才干。她是任用人才的权威。韦氏的父亲不但无能,而且也不曾与摄政的武则天谈过话。于是,中宗突然丧失了皇位。代之而起的睿宗则甘于做母亲的傀儡。后来武则天开创「周朝」,成为中国第一位女皇帝,睿宗也被赶下他名义上坐了十年的皇帝宝座。

复兴后的唐朝,中宗再度成为皇帝。被立为皇后的韦氏并未记取十年前失败的教训,而想成为武则天第二。要开创韦氏王朝,中宗就成了一个障碍,结果她竟然毒死中宗。根据预定的计划,她要暂时立皇族少年李重茂为皇太子,然后再废去嗣君,建立新王朝。她只有一个女儿安乐公主。在新王朝中,安乐公主将成为「皇太女」,女皇帝会持续二代。

张说的前任──兵部侍郎崔日用从韦氏那儿得知这项计划,他假装愿意提供协助,然后将一切通报睿宗的三子李隆基(日后的玄宗)。中宗死后第十九日,李隆基发动政变,斩除了韦氏与安乐公主。不用说睿宗又再度即位,而三子李隆基自然被立为太子。

复职的张说兼任太子的「侍读」,成为二十五岁太子的学友。

唐朝的政情一点也不安定。从睿宗上次即位的十年间完全遵行母命,就知道他其实是一个老实的皇帝。他的妹妹太平公主则是一名才女,曾担任过武则天的秘书。诛杀张易之兄弟时,她似乎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后来诛杀韦氏时,太平公主也有相当的贡献。唐朝的政情分为太平公主派与皇太子派,彼此争权夺势。睿宗只剩太平公主一个手足。太平公主一直冒称睿宗的旨意,随意任免官员。

当时有人做了一个奇怪的预言,说五日内宫中将有变异,并且上奏。睿宗垂问张说,张说回答:

──这不过是要使我们动摇罢了。如果立皇太子为监国(摄政),君臣之分定,灾难也就不会发生。

由于张说的进言,李隆基成为监国,第二年(公元七一二年)睿宗退位,皇太子登基,是为玄宗。

但即使玄宗即位,政情也还是不能算安定。太平公主依然冒称太上皇睿宗的旨意,左右人事调度。

唐朝称为「宰相」的重臣有七名,其中太平公主派的萧至忠、崔湜等就占了五名,皇帝派只不过两名而已。太平公主的魔掌甚至伸向张说。因为张说是玄宗在皇太子时代的侍读,所以算是地道的皇帝派。

──令往东都留司。

这样一道命令,就把他派到东都、也就是洛阳去,远离政治中心的长安城。

竟然能够派任皇帝的亲信,可见太平公主的权势甚大,因此年轻的侄子玄宗坦白说只是徒具皇帝之名。

被派往洛阳的张说并非就此逍遥自在。他开始思考对策,要让玄宗成为名实相符的皇帝。

《旧唐书.张说传》里记载:

〔张〕说既知太平等阴怀异计,乃因使献佩刀于玄宗,请先事讨之。玄宗深嘉纳焉。

献佩刀是迫其下决断。无疑地,他可能已透过密使向玄宗提出了具体的方略。

开元元年(公元七一三年)七月,玄宗终于对太平公主派加以攻击,诛杀了萧至忠等人。太平公主逃到寺庙,三日后离开,在家中被赐死。《太上皇实录》里则记载她被终身监禁。

太平公主既然曾为几度撤换皇帝的武则天担任秘书,那么把侄子赶离皇帝的宝座,可能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由获胜的玄宗来写历史,太平公主昔日的功绩,在唐朝的记录上几乎都已被抹消殆尽。

我们读历史,必会对太平公主拥有这样的实力、玄宗像是被迫似地起兵一事产生疑问。但事实上,在消灭张氏兄弟及韦氏时,太平公主都取得强力的领导权。诛杀张氏兄弟后的论功行赏,太平公主与哥哥睿宗同样加封了五千户。

针对太平公主发起政变,即使以皇帝之尊,都是一件极危险的事。

张说因建议政变而有大功,自然可以从洛阳再回到长安来。

【门阀之诬至死未休】

张说升任中书令。

唐代政治机构的主干是三省六部。

三省就是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中书起草诏敕,由门下审议,再由尚书执行。政治是依皇帝的旨意推行的,而传达这项旨意的「诏敕」就成了政治的根本。中书省一完成诏敕的草稿,便把它交给门下省。门下省从各个角度来检讨草案是否讹误、遗漏,有无更好的策略,时机恰不恰当等等,然后作成定案。这项定案再被送到尚书省去执行。

中书省立案,门下省审议,尚书省执行。中书省的长官是中书令,门下省的长官是门下侍中。尚书省的长官本来是尚书令,但因太宗即位前曾担任过这个职位,臣下基于避讳之意,在唐代这个位子便被空下来。尚书省之下有兵、刑、工、吏、户、礼六部,也就是行政机关。

张说就任的中书令自然是相职。但他七月履新,同年十二月就被解职,贬为相州(河南之北)刺史。

据说是遭到曾三度为相的姚崇(公元六五○─七二一年)排挤。张说似乎过于接近玄宗的弟弟岐王,而给了姚崇放逐他的口实。

张说从相州再被迁至岳州(湖南)后,成为幽州都督。幽州在现今的北京附近。后来他又成为并州(山西)大都督府长史兼天兵军大使,这是一项军职。

在并州任内,他认识了王翰,也就是「葡萄美酒夜光杯」这首有名的〈凉州词〉的作者。这人也是一名非门阀出身的才子。

开元八年(公元七二○年),朔方军大使王晙以一度投降的突厥酋首长再度叛变为由,杀了一千多名突厥人,太原以北的突厥九姓因而动摇。张说仅以二十骑,徧访突厥九姓,慰抚他们。

──于是九姓感义,其心乃安。

就像《旧唐书》上所载,突厥人是被他的人品所折服,而相信他的话。

接着翌年,突厥与党项联合进攻银城及连谷,张说率领一万步骑于合河关破之。

张说一直不能回到中央,可能还是因为他微贱的出身。姚崇这名门阀宰相当时位于政治中枢,而张说一直不得他的好感。

在合河关建立军功的那年,姚崇死了。他一向是张说回到中央的一大阻碍。姚崇死后第十七日,一道人事令发布,要张说任兵部尚书(国防部长)兼同中书门下三品(丞相职)。这项调动感觉好像是玄宗等待姚崇的死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开元十年(公元七二二年),张说以朔方郡节度使的身分出巡鄂尔多斯地区,回京之后立刻再被任命为中书令。

开元十三年(公元七二五年),由于张说的提议,「封禅」仪式在泰山举行。这场在泰山山顶祭天、在山麓拂地祭祀地祇的秘密仪式,只有为天下带来太平的圣天子才有资格举行。

这场仪式上的扈从人员,由张说挑选主要的低层官员担任。当时,在广东认识、已成为张说心腹的中书舍人张九龄劝谏说:

──像这种重要的仪式,还是应该让家世好、人品清高的人参加。

但张说充耳不闻。家世寒微的他,经常被那些清流高品的人冷眼相待。「没关系!」他的态度很强硬。封禅之后,果然张说遭弹劾而失势。

他是一个很豪气的人,一如《旧唐书》所形容的「喜延纳后进」,有领导者的风范,身边经常聚集出身微贱的人。然而这些人之中,不乏品德低劣的人,因而使他失势。

引术士夜解(在夜里进行奇怪的祈祷)及受赃。

有人这样弹劾。确实张观及范尧臣等他身边的人曾接受贿赂,而道士王庆则出入占卜吉凶。

弹劾者是恨张说反对其献策的御史中丞宇文融、李林甫、御史大夫崔隐甫,以及在背后反对封禅的左丞相源干曜。这些人都是门阀出身,连李林甫这种准皇族也包括在内。他们都很讨厌崛起于寒门的人。

张说因而身处险境。这时,为他向玄宗关说的,就是宦官高力士。于是,张说只解除了中书令一职,兼任的史书编纂工作仍在他自己的宅邸里继续进行。

即使在这次禁闭期间,国家如有重大事件,玄宗仍派遣敕使垂询张说的意见。

开元十七年(公元七二九年),张说恢复尚书右丞相的职位,翌年十二月,走完了六十四岁的一生。当他卧病在床时,玄宗每天派宦官前去探问病况,据说还亲笔写处方赐之。

依照惯例,如果重臣死了,朝廷会颁赐谥号。太常寺讨论颁给他什么谥号,结果决定为「文贞」。然而,当时有个叫阳伯城的左司郎中提出异议说:「这对他实在太荣耀了!」看来张说连死后都还被门阀派的人所憎恶。就在众议纷纭的当儿,玄宗作了神道碑(立于墓前的石碑)的碑文赐给张说,上面写着「文贞」,这才没有人敢反对。

有关门阀与寒门的对立,玄宗似乎对寒门颇有好感。因为一个王朝通常都是被门阀篡夺。唐本身也是隋朝的大门阀,而隋也是北周所谓八柱国的门阀,后来篡了北周。由此可见,皇帝不得不将门阀视为一种危险。

但是,历史多半以清流高品的门阀派的观点来记录。例如北宋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论张说曰:

有才智而好贿,百官白事有不合者,好面折之,至于叱骂。

此外还附记了未确认的事实,说张说进行猎官运动。

首当其冲地遭受门阀的嫉视与反感,并数度失势而复职的张说,可以说是日后官僚至上的中国社会之先驱。

张说以寒门代表的身分,孤军奋斗。他故世后,官场仍然由门阀主导,但寒门的势力已日益抬头。

由寒门出身而经科举及第的进士,其略具与门阀官僚相抗衡的实力是在中唐以后。

公元九世纪上半期发生了「牛李党争」,由于派阀相争,唐朝渐渐丧失活力,终至灭亡。牛党或李党的党魁都是贵族出身,但牛僧孺是拒绝依靠恩荫而经由科举及第的进士,李德裕则从未接受过科举考试。寒门出身的进士自然大部分属于牛党。

党争虽然亡国,但官僚──特别是寒门派──不得不纠合徒党的情况,由张说的再三失势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