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1则〕 范蠡

中国杰物传 〔第1则〕 范蠡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23:12 来源:本站原创

〔第1则〕 范蠡

范蠡深知自己之所以受到任用,原因在于越国要推行富国强兵的政策。振兴越国、让句践称霸的目标达成后,范蠡立刻考虑改变身分。他认为响亮的名声暂时可保,但很难长保。

※※※

【卧薪尝胆】

范蠡的事迹,同时记载于《史记》的〈越王句践世家〉及〈货殖列传〉中。这可能因为他是越国的名臣,而辞官之后又成为一名实业家,一人兼具两种角色的缘故。不过,不管是一国的名臣也好,大实业家也好,所从事的都同样是「经营」的工作,所以他绝不是一个双重人格者。

「越」据说是禹的苗裔,以会稽为根据地,疆域约在今日的浙江省。会稽就是现在的绍兴,也就是鲁迅和周恩来的出生地。事实上,当地现在仍保留着禹庙,纪念他治水的功绩。

文字的发明在北方,所以中国的记录大都偏重于中原地区(黄河中游地方)。而越之登上历史舞台,已是春秋末期的事了。

越的始祖,根据《史记》的说法是:

──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

其后,经过了二十余世,出现一个叫做「允常」的首长,当时他与吴王阖庐交战,彼此相怨伐。于是,越便在吴的历史中出现。

吴阖庐十年(公元前五○五年),因为吴王于前一年率军西攻楚,国内无人,所以越军乘机攻入空巢似的吴。

越国的允常去世,年轻的句践(或写作勾践)继任为王,吴听说这项消息,便领兵伐越。这是公元前四九六年的事。越国善战而击败了吴。在这场战争中,吴王阖庐手指受伤,临死前留给太子夫差的遗言是:

──不要忘记句践杀了你父亲。

三年之间,夫差整军经武。而越王句践趁吴出兵前先发制人,采取攻击,结果大败,在会稽被包围,不久便投降了。

有句成语叫「卧薪尝胆」,就是说睡在柴薪上,舔尝苦胆,然后告诉自己:「不要忘了会稽之耻!」《史记》上只有尝胆,《吴越春秋》中却出现卧薪。另外,《十八史略》里记载,卧薪的是吴王夫差,尝胆的是越王句践。

这意思就是说二人都历尽艰辛,矢志复仇。

辅佐越王句践的是范蠡,辅佐吴王夫差的是伍子胥。

吴越之战既是夫差与句践之战,同时也是伍子胥与范蠡之战。

根据《吴越春秋》所述,会稽战败后,越把绝世美女西施送给吴,意图使吴王堕落,这乃是出自范蠡的计谋。

西施的事迹散见于诸子百家之书中,所以司马迁也知道,但他在《史记》里并未记载西施的事。或许是因为他认为其中传说的可能性较大吧!

关于范蠡的原籍,有些书说他是南阳(黄河之北,现今的孟县附近)人,但也有说是徐(准河下游,现今的泗县附近)人。还有一种楚人说,总之他并不是越人。

句践号称是第二十余世越王,而一世平均为三十年,算起来越也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如果由句践即位那年(公元前四九六年)起回溯,越国开国的时间应该在殷末。该国虽然在当地一直维持着政权,却没有形诸记载。到句践时,因与吴国交战,才突然跃上历史舞台。

尽管未见于典籍中,但越国一直就存在于该地。如果越国的历史真的肇始于殷末,那么我们可以大胆地推论越人的生活情形。

殷代的货币是贝。表示财货的文字,几乎都是以「贝」为偏旁(如赠、赐、货、贷、购、贿、资、买、贸、贮……),由此可见一斑。这种贝是大陆沿岸所没有的子安贝,正因为它稀少,所以才有价值。子安贝的最大产地是冲绳的宫古岛,若要由大陆前去采集,「越」是最得地利的地方。

由于铜钱取代贝壳而成为流通的货币,采贝的活动自周以后就日渐衰退。但是,越并未因采贝时代的结束而改变了他们与海的亲密关系。

越人的生活形态,除了渔捞,还有海上贸易活动。

拥有「采宝(贝)」传统的越,无疑地是一个富裕的国家。虽然它远离正统文化的中心,未被纳入记载,但是可以推测,越必是一个不亚于中原诸邦的富庶国家吧!

不是越人的范蠡,为什么会在越做官呢?是越王招聘而来,还是他自己赴越求官?详细情形已不可考,但既然越是一个深富魅力的国家,他自行前往的可能性或许比较大。

这股魅力,当然也包括了「富裕」这一特点。

【洗雪会稽之耻】

范蠡是越国的上将军。另外,越国还有一个大夫名叫文种。文种似乎也不是越国人。或许,范蠡是透过文种的推荐,才在越国取得官职。范蠡和文种被视为绝佳的搭档。

据说范蠡曾师事计然。计然也不是当地人,他是在旅行至越时遇到了范蠡。

越最后灭掉了吴,成为春秋末期的霸主。

春秋时代(公元前七七一─前四○三年),徒具虚名的周王室还存在。而且,各地割据的诸侯在形式上仍拥戴周王,其中最有实力的就成为霸主。霸主必须拥护周王,号令天下。春秋诸侯并不想推翻周王室,只是一心为争取霸主之位而致力于富国强兵。

这个时代出现了五位霸主,称为春秋五霸。他们是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夫差、越王句践。

越这个国家一登上历史舞台,就突然成为霸主,这不能不说是罕有的事。以吴来说,《史记》在夫差之前还列举了寿梦、诸樊、余祭、余昧、僚、阖闾(庐)等六位君王。相对于此,越却只记载句践的出现,说他是允常之子,然后就立刻成为霸主。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奇迹,只是以往越国的事并未被列入记载罢了。他们有采宝的传统,经常纵横海上,进行商业活动,自然拥有强大的财力。

但是非常有趣的是,对越国兴盛很有贡献的范蠡、文种、计然三人,竟然都来自外地。或许是越所具有的海洋性开放气质,使它能接纳众多的人才吧!

三位外来幕僚中,计然最不起眼。他虽然是范蠡的老师,但也有人说「计然」不是人名而是书名。越的富国强兵政策之所以成功,要归功于范蠡和文种的贡献,然而他们各自的角色、职务却不是很清楚。只因文种被称为大夫,负责行政,范蠡自然就被认为是军事参谋。越在会稽尝到苦果,是因为句践未用范蠡之言。战败后,当句践打算把国政交托给范蠡时,范蠡推辞说:

──兵甲之事,种不及蠡;镇抚国家,亲附百姓,蠡不及种。

意思是说请把国政交托给文种。句践就这样把范蠡送到吴国当人质。这可能是吴国前来要求人质吧!人质非得是重要人物不可,而范蠡因是句践的亲信,吴国自然会接受。

辞去宰相职位的范蠡,到吴去当人质必然是出于他自愿。毕竟要侦察吴,使吴堕落,再没有比深入当地更好的办法了。

范蠡以人质的身分在吴停留了二年,自然仔细地观察吴国内部的情况,暗中设计筹谋。

吴国的伍子胥和太宰(宰相)嚭对立。当越王句践被围困于会稽时,曾贿赂嚭,请他向吴王说情,才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二人的对立转趋激烈,吴王夫差听信嚭的谗言,终于将伍子胥赐死。表面的情形是这样,但两名重臣对立的内幕,也许是出于范蠡的计谋。

夫差起初并不相信谗言,但当他得知伍子胥担任使节访齐时,把自己的儿子托给齐国的重臣鲍氏,便加深了怀疑。或许伍子胥也对吴感到绝望。

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为器(吴王之棺)。抉吾眼置之吴东门,以观越之灭吴也。

这是伍子胥非常有名的遗言。

伍子胥既死,吴不足为惧。句践于是想对吴进行报复,但范蠡却回答说:「还不可以。」

吴王夫差为了争霸,率军北上,讨齐伐鲁,扩张版图。他的眼里并没有越,因为这个一度在会稽被他蹂躏过的对手,一直都采取非常恭顺的姿态。这时,不断警告他要小心提防越的伍子胥已死。夫差率领吴国精兵,会诸侯于北方的黄池。身为霸主,号令诸侯,真是无比地得意风光。

「现在正是时机!」

范蠡终于赞成句践出兵了。

精兵北上,吴国境内只剩留守的部队,于是越军涌进吴国,杀了吴太子。吴王夫差在黄池听到国内有变的消息,因为正值与诸侯会合之际,担心天下都知道这件事,便私下于诸侯会议结束后要求与越国和谈。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参谋,或许会乘胜拒绝和谈。太子被杀,远征的吴军此刻应已动摇。但是,他们都是当初为了会见诸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军。他们的家人还留在吴,如今为了解救被敌军占领的故国,可能会拚死一战,这是很可怕的对手。范蠡在作人质的时候观察过,了解吴的实力。以越之力,目前仍极难一举压制吴。因此范蠡立刻接受和谈,把越军撤出吴。

平安回到国内的吴军,由当初的紧张状态中松懈下来,军纪也跟着散漫。由于几度北征,精壮的官兵丧失殆尽,再加上军资需索无度,使得吴逐渐疲敝。

范蠡守候着时机的到来,一等就是四年,其间当然一直在整顿军备。四年后,当越军攻吴时,范蠡已胜算在握,但他并不着急。吴都──苏州被包围达三年之久。吴王夫差据守姑苏山,最后终于力竭。

吴追击越至会稽时,曾允许句践乞命。这次被追逼到姑苏山的吴王夫差,也请求能像当年一样,饶恕他一命。

句践曾受过夫差的恩惠,因而想答应其请求,但范蠡反对说:

──会稽之事,天以越赐吴,吴不取。今天以吴赐越,越其可逆天乎?

于是吴便灭亡了。如果句践当初允许吴保留一点实力,日后越可能就要经常感到不安吧!

吴在姑苏山灭亡的时间是公元前四七三年。为洗雪会稽之耻,越花了二十一年的岁月。

【狡兔死,走狗烹】

越国重用外国人,是因为它经济上虽然富裕,文化水平却没有那么高。再加上外国人的人脉关系不多,君主可以放心。那个时代中国实行大家族主义,如果任用一名大臣,他的满门家眷取得权力,只要一不留神,君主的宝座就可能不保。

范蠡深知自己之所以受到任用,原因在于越国要推行富国强兵的政策。吴一灭亡,越便挥兵北进,也像吴王夫差一样成为霸主。渡淮水、会齐晋诸侯于徐州、对周室纳贡,并把吴自宋夺得的土地归还宋,展示了霸主的威信,中原诸侯也都承认句践是霸主。

范蠡以上将军的身分凯旋归越。但是,振兴越国、让句践称霸的目标达成后,范蠡立刻考虑改变地位。

──大名之下,难以久居。

他认为响亮的名声暂时可保,但很难长保。与其说很难,不如说至难或不可能还要更恰当。

范蠡在「大名」之下想要离开。他写了一封诀别书给句践。

──人说主辱则臣死。二十多年前,君王受辱于会稽之时,臣未死,是希望雪耻。如今耻已洗雪,请以会稽不死之罪诛臣。

句践的回答是:

──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不然,孤将加诛于子。

范蠡答道:

──君行令,臣行意。

这是表示决裂的意思。如果你想杀,那请便;我还是要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

这有点相互叫骂的味道,也许在范蠡看来,他必须表明这不是趁夜逃跑。句践对范蠡的书信应该是很激动的。为什么我成功地当上霸主之后,你竟要舍弃我!

在范蠡看来,成功之后,句践对他来说就成了一个可怕的人物。在对吴进行复仇战时,乃至成为霸主以前,句践都少不了范蠡。如今范蠡如果到别处去,恐怕会对越造成威胁。

由于这个原因,范蠡对越来说就是一名危险人物,恐怕会受到严格的监视,很可能还有性命之忧。

若是这样,那就应该事先离开越国。在这个关口能够看得开,正是范蠡了不起的地方。

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

收拾些不太占空间的宝石、真珠、玉等细软,带着家人手下,乘舟离开越,前往齐国。

这大概是一出千钧一发的逃亡剧。书面交锋似乎激起了火花,他留下不便携带的财物,拾着珠玉宝石脱逃而去。

逃到齐国之后,范蠡没有看到以前的同僚文种。留在成了霸主的句践身边,在范蠡看来是极其危险的事,然而文种却好像没有察觉到这个危险。于是,范蠡写信给文种,劝他快逃:

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

收到这封信后,文种称病辞官。他可能也在思考脱逃的方法,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范蠡逃亡之后,对于文种的监视大概变得更加严密吧!

传闻是因为有人进谗言说文种意图谋反,句践赐剑给文种,意思叫他自杀。是不是谗言,没有人知道,总之文种已毫无利用的价值。越不再需要文种,而如果让他逃到其他国家,那就危险了。

──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

句践说道。先王就是他的父亲允常,人当然已经不在世了。

随先王试一试剩下的四术,就是表示要文种也死。

【陶朱、猗顿之富】

范蠡是个深富智谋的人,文种则是一个能力很强的行政官。前者长于应付紧迫的状况,后者善于长期性的经营。在战场上需要电光石火的决断,行政则需要仔细斟酌。范蠡逃得快,而文种逃得迟。两人性格不同,命运也迥异。

亡命到齐国的范蠡改名换姓,叫做鸱夷子皮。

鸱夷就是装酒的马皮袋。鸱就是猫头鹰,皮袋的形状就像猫头鹰鼓着肚子一般,故得其名。

由于范蠡等人的谋略奏功,伍子胥被吴王夫差杀害,他的遗骸被装进鸱夷内,投入长江。范蠡就像他的好对手伍子胥得罪于主君一样,自己也得罪主君句践,本来命该被装进鸱夷中的,因此便取了这个名字。另外一个说法,是说鸱夷伸缩自如,象征自由之身。也有人说它有别的意思,就是鸱夷随着内装物的不同,可大可小。

范蠡一家人在齐国海岸地方耕作,勤勉努力的结果,父子积聚财产,成为数十万金的资产家。齐国人听说他很贤明,便来请他做宰相。

──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庶民)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

范蠡说着便推辞了,同时把好不容易积存的财产一一分给亲友乡党,然后只怀着高价的宝石离去。

「久受尊名不祥」,跟他逃离越时所说的「大名之下,难以久居」这句话很相似,这可以说是范蠡的处世信条。也就是说,如果获得很大的名声,不要执着于此,最好尽量撒手抛开。

但是并非放弃一切财物。离开越国时,把轻软的珠玉宝石装在小船上;离开齐国的海滨时,也带着高价的财宝。因为努力工作,积贮财产,所以拥有丰厚的资本。范蠡可以说是一个务实的人。

范蠡接下来选择的地方是陶,亦即现在山东省邻近河南省境的定陶县一带。春秋时代,这个地方有鲁、宋、卫、曹、郑等国接邻于此,非常复杂,而且这里距齐、晋、楚等大国的前哨也不很远。

──陶天下之中(心),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

《史记》里指出了其地理条件之优厚。

在齐国的海岸地方,以开垦事业而置产;移居陶之后,则以商业活动为主。范蠡似乎早已预见开垦的时代将转变为商业的时代,而预先移居。搬到陶以后,又改姓名鸱夷子皮为朱公。

陶朱公简称「陶朱」,直到今日,它在中国仍是富豪的代名词。

鲁国有个名叫顿的穷人,听说陶朱公很富有,便前去请教致富之道。依照陶朱公所传授的方法,他在猗氏之地的南边饲养牛羊,十年之后富比王公,人人称其为「猗顿」,两人并以「陶朱、猗顿之富」齐名于世。当然,陶朱公范蠡是属于师级辈的。

据说范蠡有三个儿子。长子是他在齐国海岸边从事耕作、生活比较艰苦的时候所生的。幼子是在移居到陶、生活富裕后所生的。次子可能是误入歧途,杀人之后被逮捕。

范蠡也很疼爱儿子,多次奔走营救,希望能够让他获释。因此将黄金千镒(一镒等于二十四两)交给幼子,要他带到次子被拘禁的楚都去,以便进行营救的活动。

长子对此感到愤然。父亲范蠡年纪已大,家里的大小事情一向都是一家之主的长子在处理。关于这回次弟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当然也应该由一家之主的他来进行营救;然而,父亲竟然派小弟去。难道父亲不信任他?一想到这里,便非常懊恼沮丧。他要求父亲务必让他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就是不答应。长子非常绝望,表示既然这么不信任他,他不如死掉算了。

范蠡的妻子哭着对范蠡说:「老二会不会获释,还不知道,眼前老大却要死了。二个儿子会一个接一个的死掉呀!」范蠡不得已只好派长子去。

楚都郊外的一间破屋里,住着一个名叫庄生的人,与范蠡是至交。庄生虽家贫,但为人清廉正直,在楚国,楚王以下的政府要员们都以他为师,崇敬有加。范蠡送长子出门时曾交代他:

──你到了楚国之后,把这千镒黄金交给庄生,拜托他帮忙。其他的你别管。

长子遵照父亲的话把千金交给庄生,但他另外却偷偷藏了数百金。

庄生收下千金后说:

「请尽快离开此地,千万不要留下来。就算令弟获释,也不要打听原委。」

但是范蠡的长子并未听从他的劝告,反而进入楚都,以数百金为资金,跟楚国有权有势的人接触,进行营救的工作。

庄生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虽受王公们尊仰为师,却仍住在简陋的屋子里。他接受范蠡长子所带来的千金,只是「接受委托的表示」,打算等完成所托后,再归还千金。他还考虑到自己突然有什么不测,便对妻子说:「这是陶朱公的金子,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一定要把金子还给他。」

庄生算准楚王有空的时候去谒见,谈起了天象。──「最近某颗星出现在某个地方,这对楚非常不好。王若修德,则可除去此害。」

王修德就是颁布大赦令。楚王闻言立即下令封锁府库,这似乎是大赦时的一道手续。据说这是为了防止人趁着大赦,进行偷盗。

接受范蠡长子赠金的贵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长子一听说弟弟将因大赦获释,便后悔把千金交给庄生。于是他到庄生家,说弟弟将因大赦出狱,故来拜访。

庄生见他未依劝告立即离去,反而留在此地,心中非常不满,并察觉他来访的目的是想取回金子,便说:

──金子还原封不动地放在房间里,你可以自行取出。

范蠡的长子拿出金子,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庄生被这个黄毛小子侮辱,深以为耻,再度进谒楚王,禀告说:

──现在路上有人传说,是因为王身边的人收受陶朱公的贿赂,为了释放陶朱公的次子才发布大赦令的。

楚王当然很生气,说:

──我虽不德,也不致沦于为陶朱公之子而发布大赦。

他判决了陶朱公次子的罪刑,在处死后第二天发布大赦令。

范蠡的长子带着弟弟的遗骸回到故乡。母亲与附近的邻人们都不禁悲叹,而范蠡却说:「我早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

长子曾与父亲一起吃苦,赚钱积蓄,知道千镒黄金是流血流汗换来的,当然会觉得不舍。

幼子是在家境富裕之后才生下的,不懂蓄积钱财之苦,所以花这笔钱不会觉得可惜。这场营救活动是不能吝啬的,所以范蠡才派幼子而不派长子去。

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司马迁仔细地把它记载在《史记.越王句践世家》中。可见这个故事相当有根据。

汉代《越绝书》里曾记载,吴国灭亡之后,原先献给夫差的绝世美女西施,归于范蠡,与范蠡一同泛五湖而去。但司马迁并未将之记载于《史记》中。任何传说色彩较浓的事件都尽量排除,这是司马迁写史的态度。所以,有关范蠡次子被处以死刑的事,在司马迁的史观过滤下,应该是可信的。

吴灭亡于姑苏山,是在司马迁诞生前三百多年。

由当时史实记载的技术及讯息传达的能力来看,在司马迁的时代,吴越兴亡史被传说化的部分应该是不少。

有的文献(《国语》)记载,吴灭亡后,范蠡乘轻舟、浮五湖,「不知其所终极」。越之名臣范蠡就此消失,而与齐的鸱夷子皮和陶朱公完全没有关系。

成功地完成富国强兵计划的名臣、勤俭力行的开垦者、占通商之利的实业家,这些众所钦羡的人物,竟然是同一个人,这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也许事情是在不知不觉间被渲染成这样趣味盎然。真相究竟如何,探讨起来恐怕没完没了;不过我认为《史记》所载即使并非事实,也在各种意义上反映出事实,并依据事实而记录。

即使史实中混合了传说,范蠡终究不是传说中的人物。铸着「句践所用」铭文的名剑自各地出土。这些出土的兵器在二千五百年后仍然锐利得可以削断东西,令人大感惊奇。根据专家们的看法,以现代的技术,做不出如此好的剑。可见当时技术水准之高,远超过我们所想象。

范蠡生在那样的时代里,恐怕是被人们理想化了。然后,其他的理想人物也就被吸收,变成他的分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