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15则〕 左宗棠

中国杰物传 〔第15则〕 左宗棠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37:42 来源:本站原创

〔第15则〕 左宗棠

左宗棠是常胜将军。他镇压西北叛乱,使由浩罕来攻的阿古柏.帕夏溃灭,瓦解英国建立安集延国的计划,保全了新疆领土。所谓「自比诸葛亮」,看来不见得只是他的一句豪语。

※※※

【喜为壮语惊众】

十九世纪中的太平天国之乱,是对清朝政权的一项果敢的挑战。最后虽归失败,却获得很高的评价。满洲八旗军欠缺军队应有的战斗力,在鸦片战争中早已暴露无遗。汉人军团绿营也是素质极低的军队。因此镇压太平天国之乱的,是湖南及安徽的城练,亦即「湘军」、「淮军」,由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人指挥。唯物史观派的史家定位太平天国之乱为农民起义,并把镇压者当作反民族革命、反动分子。

鸦片战争的英雄林则徐奉命镇压广西民乱,自故乡福建向西急行,却在中途得病,死于潮州。因此,他并未被打下反民族革命的烙印。

左宗棠可以说是林则徐的弟子,曾在担任浙江巡抚的时代自太平军手中夺回杭州,于镇压方面有功,因此所获得的评价并不太好。尽管有人说他是民族的叛徒,但如果冷静地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左宗棠也有民族英雄的一面。

在清末的中国,以政府要员身分而极为活跃的人物,大抵都是出身于科举最后阶段──会试及格的「进士」。自林则徐以下,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胡林翼、沈葆桢等著名人士,皆出于彼。非进士出身,却晋升至最高阶的,大概只有左宗棠和袁世凯二人吧(另外还有一位靠军功起家,以政治家身分几乎晋升至高阶的刘坤一,但此人或许归类于军人较为适宜)。尽管如此,左宗棠仍是乡试及第的「举人」,具有任官的资格。袁世凯在乡试中也未能及第,是靠捐纳、即献金而取得资格。

生于湖南省湘阴县名门的左宗棠,二十岁便乡试及第,但在其后的会试时,三次挑战都归失败。会试是三年一次,左宗棠到第三次就放弃了。科举考试与「学问」不同,康有为后来也成为进士,但在此之前早已是天下知名的学者。在经学方面,他恐怕比进士及第那年的考官还更有实力。

左宗棠的学问,也许不是为了考试。他因关心而学习的是舆地(地政)、兵法、农政等实学,这些都不在会试科目之列。

放弃正式的精英官僚路径的读书人,多半走上「幕僚」之途。也就是充当精英高官的秘书。

清代地方高官在本俸之上还有庞大的「养廉银」。顾名思义,这是为保官吏清廉,以免榨取当地居民的资金。但事实上还是有不少被公认化的贿赂。在中央起码有官僚组织,但是到了地方,例如总督或巡抚调任时,幕僚团多半也会采取行动,随行至新的任地。新上任的总督必须到空无一物的官厅赴职。因此,他就得带着自己的幕僚去。

幕僚并非政府任命的人员,不算是正式的官吏,因而不需要考试合格等特别的资格。文章写得好、善于交际、点子多,总之具有各项才艺技能的人,就可以成为幕僚。大致而言,与该名正式高官有关系的人,或是靠亲戚及熟人大力推荐的人才会被选上。而且虽然说是幕僚,这其中,从跑腿的到宾客级的都包含在内。

在《清史稿》列传中,对左宗棠是这样描述的:

喜为壮语惊众……尝以诸葛亮自比,人目其狂也。

也就是说,他表示自己与诸葛亮不相上下,因此人们视之为疯子。他大概认为,像他那样了不起的人却不能成为进士,这是世界的错吧!虽然被世人嘲笑头脑有问题,但因为这种豪言壮语,他的名字广为人知。

这不只是豪语,而是有实学作依据的。也有人看出他的能力,那就是两江总督陶澍(公元一七七八─一八三九年)及湖北巡抚胡林翼(公元一八一二─六一年)。这两人皆为湖南人,胡林翼跟左宗棠还是同年(编注:科举中同列一榜的人称同年)。

横览九州岛(全中国),更无才出其右者。

胡林翼给予左宗棠无上的赞许。

道光二十九年(公元一八四九年),云贵总督林则徐奉准引退,便护着郑夫人的灵柩回到故乡福建。船旅曾暂泊长沙,当时左宗棠前去晤见林则徐,两人整夜畅谈,竟至天明。

这是初次会面,左宗棠三十七岁,尚无官衔,但六十五岁的老总督林则徐却知道他的事。给予左宗棠极高评价的陶澍在两江总督任内,林则徐是江苏巡抚。而对左宗棠赞不绝口的胡林翼当贵州知府(府知事)时,则在云贵总督林则徐的辖下。胡林翼一直劝林则徐任用左宗棠。求才若渴的林则徐便听从胡林翼的劝告,要招聘左宗棠。不料,左宗棠因私事而无法离开湖南。原来家族里有人提出诉讼,告左宗棠侵占财产。大概是左宗棠经常与人冲突的性格所致。

林则徐与左宗棠会面的地点是在船上,登船时,左宗棠踩错了踏板,落入湘江,被人扶起来。我在《黎明前的中国》里写道,左宗棠也许是太紧张了,以致失足。然而,他是个站在任何伟人面前也不会紧张的人,竟公然说自己是诸葛孔明,希望引起大家的注目,当时还举了旗去见林则徐,旗上大大写着「湖南举人左宗棠」。我在小说《太平天国》里,写他为了给林则徐一个难忘的印象,因而故意掉入河里。左宗棠在洞庭湖边的湘阴长大;他是水乡之人,应该很习惯水才对。

林则徐与左宗棠会面后第二年便死了。虽然只见过一回,左宗棠却可以说是林则徐的弟子。

──江中燕谈达曙,无所不及。

日后,左宗棠在给朋友的信上,这样记述当天的情形。

尽管是初次见面,但林则徐必然已读过左宗棠的地政及兵法著作。由于想招聘为幕僚,理应研究过对方的底细。

两人彻夜交谈的虽为天下国家之事,但据说主要还是有关西北的问题。背负鸦片战争的责任,林则徐被左迁新疆达三年之久,因此他曾思考并研究过西北问题。可能也尽量收集了许多有关西北的资料吧!

收集与自身任务有关的所有数据,是林则徐的习惯。奉派到广州去取缔鸦片时,他也曾招聘懂英语的人为幕僚,帮忙翻译当地的英文报纸及英文地理书籍等。被流放新疆时,中途在扬州遇到魏源,便把那份资料全部交给魏源。魏源据此撰着了《海国图志》,众所周知地,这本书还传到日本,对幕府末期的志士影响很大。

在湘江彻夜的「燕谈」中,除了新疆三年的体验外,应该还传授一些数据吧!林则徐的三个儿子也都在座。长子已经及第进士。林则徐虽然跟左宗棠对谈,但他或许也希望让三个儿子听一听,因此这段话可以算是遗言。

──中国的忧患不是英国,而是俄国。

这是林则徐由新疆经验所导出的结论。打过鸦片战争的他竟有这种看法,真叫人相当意外,但这是在他也了解英国之后所得的结论。

【新疆不保,京师危矣!】

近代中国的国防论,可分为「海防派」和「塞防派」。简单说,就是主要的假想敌应该是哪一国。「海防派」把从海上而来的英国视为主要敌人,因而有亲俄的倾向。海防派的代表人物自然是李鸿章。相对地,把俄国视为主要敌人的是「塞防派」,以林则徐为始祖,他的女婿沈葆桢、湘江夜话时曾受教的左宗棠都属于这一派。

左宗棠成为湖南巡抚张亮基的幕僚,是与林则徐会面三年后的事,当时他已经满四十岁,起步算是很晚。张亮基也是林则徐底下的一名云南知府。但张不久便成为湖广总督,调任到武昌去。左宗棠最后成为张的继任者骆秉章的幕僚。

太平天国之战已经揭开了序幕。曾国藩组织湖南义勇军(湘军),以取代无用的正规军,就是在这个时候。曾国藩回乡服丧期间,因离官而得以自由行动。但当然也需要官府的支持。湖南巡抚骆秉章全力在财政及政治上支持曾国藩的湘军。但调整支持态度,使之顺利运作的,其实多半是幕僚左宗棠的功劳。骆秉章出身广东,对当地并没有什么感情。就左宗棠而言,这则是家乡的事。

后来左宗棠与湖南家乡的前辈曾国藩不和。在左宗棠看来,「你的湘军还不是我办的!」毕竟他一点也不是个谦虚的人,有着高高举起旗来,四处走动要大家看的性格。虽然发出豪语,却也有其内容,他的功绩是他自己和别人都承认的。

加入湘军以后,他在江西和安徽立了功,不知不觉成为正式官员,受任为三品京堂,补太常寺卿。太常寺是祭祀宗庙的小官厅,但其长官可以算是准阁僚。不久他又成为浙江巡抚、闽浙总督,与太平天国交战,夺回杭州,立下辉煌的战功。身为地政、兵法泰斗的他,与进士出身的各长官迥然不同。在平定太平天国之乱时,只有他的功绩最为醒目。

同治五年(公元一八六六年),由于闽浙总督左宗棠上奏,在福州马尾山山麓成立了船政局,除兼有造船厂和兵器厂外,还附设水军学校。这可以说是中国洋务运动、即近代化的先驱。第一位船政大臣是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

尽管毁誉褒贬参半,然而左宗棠与太平天国交战时,仍接受英法军的支持,在船政局的创设及营运上并以法国技术人员为顾问。研究「实学」的左宗棠,对于向外国借力,丝毫不会犹豫。「技术」这东西,超越国籍依然有不变的水平,其差距是显而易见的。该学的就学,这是实学派的左宗棠一贯的信念。

同年,左宗棠转任陕甘总督。船政局可以交给沈葆桢,因此他十分放心。当时在中国西北方,包括他的任地陕西、甘肃在内,回教徒的叛乱正趋扩大。属于「塞防派」的他,应该是很期盼这个新职务。

当时,帝俄已逐步吞并了中亚各汗国(酋长国),造成的连锁反应是浩罕汗国的将领阿古柏.帕夏攻打新疆。担心俄国南下的英国,支持阿古柏政权以作为缓冲势力。俄国似乎也派出军事顾问。在俄国参谋本部所派出的年轻将官中,包括日后日俄战争的败将克罗帕特金上尉。

回教将领阿古柏占领新疆,跟中国西北方的回教徒叛乱应可说是有连带关系的。

左宗棠平定陕甘叛乱是在到任第五年(公元一八七一年)。然而,乱首白彦虎却逃到新疆,投靠阿古柏。左宗棠为收复失去的新疆领土,率远征军西向而去是在公元一八七五年。

俄国根据其与清国间的〈塔城协约〉,夺去了中国领土斋桑泊以西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接着,由于阿古柏侵占新疆,俄国又以伊犁地方的安宁为由,占领该地。虽然曾表示动乱平定后将归还,但它认为清国没有这个力量。

左宗棠西征便兼具了收复伊犁的任务。然而,西征军出兵却太迟。这是因为「海防派」李鸿章的阻挠。

恰巧当时日本以琉球岛民被杀害为由,把西乡从道率领的军队送至台湾。李鸿章便让能战斗的军队南下,以防备日本出兵。西征军因而无法组编起来。

海防派主张「保护心脏部位」。而东南沿海地方就是中国的心脏部位,所以必须倾注全力于海防。新疆因是边陲地带,缺了一点也不会危及性命,这无异是一种放弃新疆论。新疆一带如有兵力及战费,可转用于海防,这种论调在政府内部相当有力。

对此,左宗棠提出辩驳:

──新疆若不保,蒙古便不保。蒙古一失,京师难保。

在北京附近的八达岭一带,早已住着蒙古人。二百多年来,清朝与蒙古人的关系非常好。因此首都附近虽有蒙古人,清廷仍能安心。然而如果没有蒙古人,会变得如何呢?想象一下俄国穿越八达岭的情景吧!

左宗棠的塞防论,不愧是地政学者,果然条理井然,而他的个性又很强烈。台湾问题以五十万两赔偿金解决之后,左宗棠的西征军便由兰州出发了。

【超越「器」的「大不器」】

一九八四年,我曾再度前往睽违九年的敦煌,中途并顺道去了酒泉。在酒泉公园里,有一个九年前没有的石质标示。

──左公柳

上面镌着这几个字。这无疑是左宗棠所植的柳树。

西征军的先锋部队抵达乌鲁木齐时,殿后的军队还未从兰州出发。左宗棠已事先调查过途中额尔济斯河的水量及粮食的调度能力。这一点也带有地政学者的风格。这么做是避免因大队人马一时驻屯而使水干涸。由于他们会穿过沙漠或沙漠附近的地方,左宗棠便让先遣部队沿道种植柳树。当时的西征军也许来不及享受,却可以提供日后的旅客作为休憩之用。据说他选的是成长较快的品种,世人称之为「左公柳」。

文革时代,镇压太平天国的左宗棠成了民族的叛徒,不可能有人去纪念他。现在似乎部分地恢复了名声。

西征军击退了阿古柏军。攻陷乌鲁木齐的时候,钦差大臣左宗棠还在酒泉。白彦虎逃进阿古柏所建的托克逊城。清军收复吐鲁番,并攻进托克逊城。公元一八七七年四月,阿古柏.帕夏自裁身亡。有人说是遭到暗杀,也有人说是病死,总而言之,浩罕政权溃灭了。白彦虎逃入俄境。

左宗棠镇压西北叛乱的活动正炽(公元一八七一年),曾国藩过世了。左宗棠所率的军队,就是曾国藩组织的湘军。然而就算由曾国藩指挥,恐怕也不会有这样辉煌的战果。

曾国藩是进士出身的大官员,率领湘军后被称为「儒将」。与太平军交战时,曾因局部战役失败而企图自杀。

他与通晓地政、兵法且富决断力的左宗棠比起来,在「将器」方面不能不说有相当的差距。

──君子不器。

《论语》里有这么一句话,意思是说:文人政治家是不能「器」的。「器」是专家的意思。专家会拘于小局面而漏失掉大局。因此怀抱均衡的教养、不特别具有专业风格的人,才能照顾全局。某个领域里被称为「活字典」的人,由于在其工作岗位上不可或缺,反而无法出人头地。现今的日本精英官僚也是每隔一、二年就更换部门。他们没有时间变成专家,因此也不会变成「专业傻瓜」。实际的工作最好是交给各别的专家去做。

清代也是如此。进士出身的高级官员是「不器」,要指挥称为幕僚的「器」去做事。进士未及第的左宗棠不得不成为幕僚。地政、典政或兵法专家的他是「器」。但是,他却因为在很多领域上是「器」,而能够与「不器」站在同样的立场展望大局。这是很奇妙的,他或许可以称为「大不器」,但身为一个人或是一名政治家,他并不能称为「大器」。

曾国藩不过比左宗棠大一岁,然而官历上却有很大的差距。左宗棠无官的时候,曾国藩已是礼部侍郎(教育部次长)。一介幕僚的左宗棠被任命为巡抚(省长),算是特例拔擢,而这是由于曾国藩的推举。左宗棠也知道这事,不过他认为:

──曾国藩的湘军是我组成的。

因而对曾国藩不是很感谢。左、曾两家虽有姻亲关系,但同治三年(公元一八六四年)。左宗棠却主动对这位大前辈丢出绝交书。

左宗棠要前去镇压西北回乱时,曾国藩正任职两江总督。两江是天下之谷仓,兵粮输送的决定权就在总督手上。

由于丢出绝交书,左宗棠自忖可能会收不到两江的兵粮。如果是左宗棠,他就可能会利用兵粮让吵架的对手受困扰。但曾国藩并非心胸狭窄之人,他不是「大不器」,而算得上是「大器」。曾国藩为了赴任西北的左宗棠,竟把湘军最强的军团与刘松山这员猛将配置于其麾下。尽管如此,左宗棠在曾国藩派给他的将官面前,仍经常数落曾国藩。将官们忍不住对他说:

──大师(左宗棠)若嫌曾公,尽可嫌之。为什么要一再对我们提起呢?道理既不正,说得又不圆融,东一句西一句,耳朵里都要长茧了。

这是说他人格不甚圆融。

曾国藩是一位热中反省的人。看他的日记就知道,下棋下得太过了,或是白天行房,都要反省。一直作梦而不能入睡时,他反省是「心中有愧」,五十岁以后不再作梦,他又反省这是「体力衰弱」了。相对于此,左宗棠却是一个与反省无缘的人。曾国藩在咸丰十年(公元一八六○年)所写的文章里有这样的句子:

──盛世创业垂统之英雄,以襟怀豁达为第一义,末世扶危救难之英雄,以心力劳苦为第一义。

曾国藩规定自己要做一个末世中扶危救难的人。而左宗棠因为天性襟怀豁达,本属于盛世创业期的人物。

正当左宗棠率领的清军击败阿古柏.帕夏、迫近喀什噶尔时,英国有意牵制。深受期待的缓冲势力英国,对阿古柏的溃灭非常焦急,频频进行外交工作。当时的英国驻清公使威妥玛(Thomas F. Wade)在北京进行相当露骨的游说工作。

──浩罕被俄国吞并,安集延人没有地方安顿。我们想在喀什噶尔建立一个安集延人的国家。……

这是一个相当自私的要求。他们要求清朝放弃收复被阿古柏侵夺的土地,在那里建立一个新国家。对英国来说,这当然是它防备俄国对该地区发生影响的一项策略。

接获北京方面对于此事的垂问时,左宗棠说:

──英国如果想要缓冲地带,不是可以在广阔的印度割一处地方,建一个安集延人的国家吗?大可不必来染指我国肥沃的土地。喀什噶尔是古代疏勒之地,收复我国固有领土是理所当然的。……

他主张摆出强硬态度,并补充一句话:如果英国言语蛮横无理,就让本司令部派使节去,我倒想跟他们折冲一番。

【若生于盛世创业的时代】

随阿古柏败退而期待落空的,还有俄国。他们利用动乱占领伊犁地区,动乱平定之后就不得不归还。俄国一直以为阿古柏不会输给清军。岂料,左宗棠竟然漂亮地粉碎了阿古柏的势力。俄国只得归还伊犁。

清朝政府于是派遣崇厚到俄国,负责交涉归还伊犁的事宜。崇厚这个人实在是糟糕透了。曾经有个深受信任的术士对他说:「某月某日前你若没有回国,就死定了。」结果他根本没有交涉,只想早点回国,一切都依俄国的要求。这就是〈里发第亚条约〉(Treaty of Livadia),不仅把伊犁以西及以南的广大领土割给了俄国,还要支付俄国伊犁驻军费五百万卢布。

舆论激昂自不待言。清朝政府也拒绝批准这项条约,逮捕回国的崇厚,把他判处死刑。然后委托英法调停,派遣曾国藩的儿子驻英公使曾纪泽到俄国再度交涉。俄国自不可能吐出一旦入手的领土,然而当时这实在是一项过于厚颜无耻的条约,且俄已脱离三国(德、俄、奥)同盟而与法国结盟,看在法国的情面上才同意修改条约。

这就是〈伊犁条约〉(以双方签约地点为名,也叫做佩特鲁布鲁格条约),双方以霍尔果斯河为国境,好不容易才只收回伊犁东半地区,条件是驻军费增加到九百万卢布,取消崇厚的死刑。崇厚是满洲的高官,曾经担任过盛京将军、北洋通商大臣等。由于〈里发第亚条约〉责任的关系,他虽然免除死罪,但被解除官职,后来又活了十四年。

知道〈里发第亚条约〉的内容后,左宗棠的盛怒可想而知。他奏呈北京要包围伊犁,并以武力夺回伊犁,然后由酒泉出发,朝哈密进兵。时为公元一八八○年六月,左宗棠六十九岁。

对于左宗棠的行动,俄国也在伊犁齐集大军,采取邀击的姿态。清朝方面固然对〈里发第亚条约〉非常激愤,而俄国对崇厚被宣判死刑,也同样非常激昂。

清俄两国之间就此风云告急。

列强──英、法、德、美的军舰慢慢聚集于上海。他们正在讨论战后如何瓜分清国。

海防派的李鸿章当然深有危机感,他挽留曾协助平定太平天国之乱而欲回国的戈登(Charles George Gordon),请他代为与英法调停。

当时,英法正与德国对立。英法两国希望俄国在德国的背后施以无言的牵制,他们想让俄国把眼光转向欧洲。因为一旦俄国在亚洲与清国开战,德国就会毫无后顾之忧地对英法施压。

如前所述,俄国也想卖个面子给法国,因此调停工作竟意外迅速地进行。取消崇厚死刑一事,也让俄国比较容易坐上修改条约的会议桌前。其实,俄国境内虚无党活动逐渐扩大,与清国开战,在治安上势将出现问题。果然第二年亚历山大二世被虚无党人暗杀。

海防派(即亲俄派)李鸿章所担心的,是进驻哈密的塞防派(即反俄派)左宗棠贸然开战,收复伊犁。万一突然发生意外事件,好不容易筹备好的修约交涉将遭受破坏。于是,李鸿章召回了左宗棠。

左宗棠是常胜将军。他镇压西北叛乱,使由浩罕来攻的阿古柏.帕夏溃灭,瓦解英国建立安集延国的计划,保全了新疆领土。他一点也没有可以责难的地方。同样是召还,但朝廷必须尽礼与尽理。

──京备顾问

这就是左宗棠的新官职。

在条约修改的交涉期间,为防备决裂,清廷以京城为中心,进行地方防卫并动员军队。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由山西巡抚而奉命驻屯山海关,李鸿章以直隶总督身分总括天津海防。这些都是防备俄国的举动,左宗棠也不能反对。朝廷把近卫军送到张家口,让他们以仪仗欢迎左宗棠。

不久条约修改了,清俄间的紧张状态解除。俄国答应修改条约有很多原因,而左宗棠毅然准备作战也可以算是其中之一。

左宗棠当上军机大臣,成为公认的国家元老。翌年(公元一八八二年),他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这时已七十一岁,不久便称病辞官。在他因病休职期间,发生了中法战争。

由于中法战争,左宗棠建议兴建的福州船政局的造船厂被破坏。然而,法国舰队的提督孤拔(A. A. P. Courbet)也战死。

左宗棠以钦差大臣的身分被派遣至福建,在和约签订后便病死了。他大概是抱病赴职的吧!

中国之所以能够保全新疆,收复伊犁及其以东的土地,可以说完全是左宗棠的功劳。他除了镇压太平天国的罪名外,应该也有保全国土的功劳吧!我想酒泉公园的「左公柳」纪念碑,可以视为当今中国承认左宗棠功绩的一种表现。

左宗棠很可惜地没有生在盛世创业的时代。他进入朝廷担任军机大臣的时间是光绪七年(公元一八八一年)二月二十七日(阳历)到十月二十八日,只满八个月。对他来说,这可能是让人不太愉快的位子。他一生中最为荣耀的时期,是他在酒泉指挥西征军,力挫英国树立缓冲国的野心,然后进兵哈密,迫使俄国修改条约的那几年。

所谓「自比诸葛孔明」,看来不见得只是他的一句豪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