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14则〕 顺治皇帝

中国杰物传 〔第14则〕 顺治皇帝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37:05 来源:本站原创

〔第14则〕 顺治皇帝

顺治皇帝是一个热情的人。日后他在恋爱中燃放出极大的热情,而这股热情应该也曾被他投入政治中。在短暂的治理期间,他推行许多无可反顾的政策。他不怕做得太过,可以说是一种蛮勇。

※※※

【六岁君临中华帝国】

中国历代王朝中,受明君之惠最多的恐怕是清朝。所谓:

──三世之春

康熙、雍正、乾隆是清朝的全盛时代。

康熙皇帝登基于公元一六六一年,在位六十二年。其子雍正皇帝在位十四年,继任的乾隆皇帝在位六十一年。乾隆说不能超过祖父的在位年数而退位,后来当了四年「太上皇」,依然君临天下。自康熙即位至乾隆死,这一百三十八年就是清朝的黄金时代。

满洲人在中国东北建立强而有力的满洲政权,是在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时代。而第二任皇帝太宗皇太极的时代,也不过是地方性政权。清朝入主中原是在第三任皇帝、也就是努尔哈赤之孙顺治皇帝的时候。

公元一六四四年,满洲政权越过山海关,进入北京。顺治皇帝在前一年已经即位。他六岁时进入紫禁城,立刻成为君临中华帝国的大皇帝。

顺治皇帝在位十九年。当然初期是由叔父多尔衮摄政,统理一切。由于多尔衮死,顺治皇帝十三岁便「亲政」,十一年后去世,年仅二十四岁。

为什么呢?

我们面对「历史」这堵墙时,不得不这么问。

在大帝国的全盛时期,即使年幼的皇帝即位也不是什么问题。但顺治皇帝在位,正值清朝中华帝国的草创时期。

大帝国的创始,起于经验丰富的壮年领导者。秦始皇十三岁即位,但他罢黜宰相吕不韦而亲政时,已经二十多岁。至于制伏六国、统一天下,则是在三十八岁的盛年。

汉高祖刘邦的年龄众说纷纭(也许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正确的年龄),有人说他当上皇帝的时候为五十五岁,也有人说四十六岁,但无论如何都是壮年时期。唐高祖李渊篡隋即位是在五十三岁时。宋太祖赵匡胤在陈桥驿被军队推戴为皇帝,据说是三十三岁。明太祖朱元璋取得天下则已满四十岁。

历史上,大帝国创始期的领导者都不是幼童。唯独延续了二百六十多年的大清帝国,在其草创时期曾拥立幼帝。

如果要从清代的为政者中选一位「杰出人物」,那么必然是三世中的一位。想起来康熙帝尤其突出。但是因为言论箝制,我对于选择他不得不有所踌躇。雍正皇帝由于以特务治国,总觉得不可亲。而乾隆皇帝晚年时有很严重的昏庸倾向。

这三个人之外,我最欣赏康熙的父亲顺治皇帝。幼龄君主成为大帝国创始期的领导者,这个特殊情况吸引了我。虽然年纪轻轻便去世,但围绕着的各种传说故事却也为这位顺治皇帝──爱新觉罗福临增添了几许魅力。

满洲政权的创始者努尔哈赤于六十八岁过世,八子皇太极继位。这就是太宗,当时已是三十五岁的壮年。据说努尔哈赤其实是欣赏十四子多尔衮的资质,想指定他为继承人。但努尔哈赤死时,多尔衮才十五岁,考虑年龄后皇太极才被立为皇帝。

在朝鲜的记载中是这样写的:

──太宗(皇太极)夺立。

也就是说,本来应该立十五岁的多尔衮,但是三十五岁的皇太极却挤了上去。

公元一六四三年,太宗皇太极突然过世。长子豪格当然可以成为继承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推辞了。他似乎知道叔叔多尔衮才是祖父努尔哈赤中意的继承人。可能是考虑到自己如果即位,会被年过三十且有实力的多尔衮杀害,并夺取王位。由于豪格推辞,便由幼弟福临即位。也许因为才六岁,所以不知道害怕叔父。毕竟六岁还是刚懂事的年纪。

这里顺带一提,本来可即帝位的豪格家族,在清朝是皇族中地位最高的肃亲王家,非常受到礼遇。清末的川岛芳子就是出于这个家族。

六岁的顺治皇帝,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坐上皇座,不久便明了了许多事。如果再年长五岁,顺治必然也会推辞帝位。就像努尔哈赤所预料的,多尔衮是很优秀的将领及政治家。他在许多大小战役中,立下辉煌的功勋,对于统率联合各部落也完全发挥了力量。如果真想要,帝位是唾手可得的。不,帝位本来就是他的,不但许多满洲人这样想,他自己也这么认为。在这样可怕的人物身边,即使坐在皇座上,心情应该也不会愉快。

【握绝大权力的叔父摄政王】

由五岁即位、六岁入关来看,顺治可以说天生就是中华帝国的皇帝。他死后,康熙八岁即位,经常被人称为天生的皇帝,然而顺治却更算得上是天生的皇帝。在他的记忆里,除了当皇帝之外别无其他念头。

顺治即位时,由叔父多尔衮及堂兄济尔哈朗共同辅佐,但这两人之间相差悬殊,所以实质上是多尔衮独裁。

在中国,原则上皇帝一死,继承者便立刻登基,而那一年的年号便维持到翌年才改元。清朝也沿袭了这个原则,爱新觉罗福临即位──也就是入关成为紫禁城主人──的第二年,是顺治元年。多尔衮死于顺治七年,以后便是顺治亲政时期。因此,顺治二年攻陷南京、击溃并消灭李自成、下薙发令(强制结发辫),顺治三年平定福建、攻陷广州,顺治四年从占领长沙到远征贵州、四川,这些都是多尔衮的功绩。

我承认巩固清朝中华帝国的基础,最有贡献者是多尔衮。但基础并不能在这样短的期间内巩固。他以奉命大将军、叔父摄政王或皇父摄政王的身分行使最高实权的时间,实际上只不过七年而已。

由据称不到二百万的满洲人来统治拥有数亿人口的中国,树立长期政权,仅靠多尔衮七年的努力是不够的。其后十多年的顺治亲政,无疑是更进一步巩固了王朝的基础。把十三岁到二十四岁之间的青春,都投在确立清王朝的事业上,并且取得成功的顺治,正可以称为「杰出人物」。若没有顺治打下的基础,也就没有三世之春。

也许有人认为,顺治只是循着叔父多尔衮所铺好的路径走。但是,要正确地走上铺好的路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顺治对叔父多尔衮应该是有着很曲折的感情。多尔衮过世的二个月后,顺治削去了他的爵位,剥夺宗室(皇族)之籍。因为有人控告说多尔衮生前曾阴谋要篡夺帝位,而顺治此举是同意这个说法。

叔父摄政王为什么会成为「皇父摄政王」呢?顺治的生母、太宗的皇后,也就是皇太后,似乎曾再嫁多尔衮。这一来,他就不只是「叔父」,还是皇帝顺治的继父,因而有资格称「皇父摄政王」。事实上,纳兄弟的未亡人为妻,在满洲人看来是极其自然的事。蒙古人也有把父亲的妻妾──除自己生母以外的女性──都纳为己有的风俗。在从事游牧狩猎活动而经常移动的团体中,女性必须被置于某人的庇护之下。

在儒教的伦理中,即使已是孀妇,嫂嫂也不能跟亡夫的弟弟结婚。顺治六岁进入紫禁城,跟随汉人老师学四书五经。满洲人到努尔哈赤的时代都还没有文字。虽然借用蒙古文字(蒙古人借用维吾尔文字)来造字,但满洲人并没有古籍。皇帝可学的,只有汉人的古籍。从幼年时起,顺治皇帝便已饱受儒教熏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道德。可以教育他的满洲要人都已加入征讨明朝的远征军,不在紫禁城,这可能也是顺治皇帝浸染儒教的一个原因。

对于拥有绝大权力的叔父摄政王,幼小的顺治皇帝并不能忤逆,多尔衮是依照满洲人的惯例成为极荣耀的满洲贵族。于是,顺治塞了满肚子儒教伦理,只有暗地里反抗。

入主中华帝国后,清朝的史官似乎细心地把皇太后再婚的事自文献上删去。但「太后下嫁」的故事广泛流传于民间。在汉族文化中长大的顺治皇帝,深深被母亲再婚的事伤了心,这是不难想象的。

摄政的多尔衮是一名独裁者。郑亲王济尔哈朗原本跟多尔衮共同辅政,但不久便被解职。问题在于太宗死时,他曾想推戴肃亲王豪格。豪格是太宗的长子,因此济尔哈朗的行动不能算是谋叛,然而由于他的解职,多尔衮便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裁者。

多尔衮之死,也就是济尔哈朗的复活。济尔哈朗把让他解职的多尔衮派的人一一肃清,而已亲政的顺治帝默认了这件事。

虽然才十三岁,但在拥有绝对权力的少年皇帝之前,即使是郑亲王济尔哈朗,如果没有确定皇帝的意向,恐怕也不能进行这样大规模的整肃活动吧!济尔哈朗或许确实很憎恨多尔衮一党,但我们应该也可以想成是顺治皇帝借着这份憎恶而积极支持整肃活动。

我不认为视母亲再婚为不伦的少年皇帝,其伦理观是整肃的唯一动机。顺治皇帝可能也想实行自己的政治,因此希望完全撤换政府里的要员。我认为他是利用济尔哈朗的憎恶心,让他进行报复,以便为新政权做大扫除。

自己的政治是什么呢?就是以儒教为基础的政治,亦即说他想把重点放在排除多尔衮所实行的马基维利主义。

多尔衮巧妙地使用笼络和高压手段。正当打算废除加诸肉体的刑罚时,却严格下令不辫发者杀无赦。他处心积虑想着要如何压制汉人,但顺治皇帝认为这只是为功利而实行的政策,并没有支撑它的理念,因此心生不满。在多尔衮的眼中,仅有维持满洲人的政权这件事,而顺治皇帝却具有「政者正也」、「民无信不立」的儒家政治理念。

顺治皇帝是一个热情的人。日后他在恋爱中燃放出极大的热情,而这股热情应该也曾被他投入政治中。

【均知官民之苦】

摄政王多尔衮死于顺治七年十二月,顺治皇帝实际亲政是从翌年开始的。

──罢汉中岁贡柑及江南橘、河南石榴。

这是亲政后他在政治上的第一道诏书。所列都是各地的名产,为了运送,沿路的居民被征召而饱尝辛苦。为了保持鲜度,往往强迫居民做一些不合理的事。因此他便停止了这些进贡活动。

接着是停止「织造差催」。

在江宁(南京)、苏州、杭州三处地方,有专为朝廷供应衣服及其他纺织品的工厂。为了督促当地织造缴纳给朝廷的纺织品而出差的官员就是「织造差催」。因为政府任命的官员已经驻在这三处地方监督业务,所以并不需要特别去督促。这是重复性的官职,且也造成地盘之争,因此顺治皇帝把它停掉。另外,在陕西以羊毛制造各种龙凤图样的纺织品,但这种东西并无用处,便废止了。

接着他决定整理「榷关官员」。「榷」就是交易所,榷关官员不外是交易所及税关的官员,也就是经济方面的官员。这是油水很多的职务,许多人想去那里任职。被任命的官员通常在履新时便会买下数十头马,招募数十名书记。

诏书中是这样写的:

绍兴棍徒(恶棍),谋充书吏,争竞钻营,未出都门,先行纳贿,户部又填给粮单(粮食收据),沿途骚扰。……

浙江绍兴以出产头脑优秀的人而知名。绍兴棍徒就是智能型的恶棍,也称为「绍兴爷」。他们不愿担任正规官员,而宁愿成为官员的幕僚,吸取甜头。以代为贿赂的立场,承担正规官员很难进行的肮脏事,他们恶劣的做法使人民非常痛苦。

──朕均知今日官民之苦。……

这句话是继前述的诏书之后。意思说我很清楚大家的苦。非常地有自信。

顺治皇帝不承认经济官僚的书吏们,要求单身赴职。

他更命人对「驿递差官」(驿站取缔官)进行调查。当时各地已发生战斗。运输兵员、武器、军需品是各地驿站的责任,他们为取得成绩,便强制当地居民劳动。他要严格监视以免发生这种事。

此外还免除僧侣及道士纳银。他们必须得到所谓「度牒」的许可证,才能成为正式的僧侣或道士。那时,依惯例是要纳银的。这个做法就等于以金钱购买僧侣及道士的资格。因为这是「非体」(不合道理),所以以后永久免除纳银。

从国家的财政来看,度牒的纳银应该是一笔相当的财源。在创业时期,无论如何确保财源是很重要的事,但在违背道理的情况下他不求取财源。如果换成现实主义者多尔衮,恐怕就不会免除这项措施。顺治展示了要以理想主义为政治架构的姿态。

「诸路贡献」就是上贡各地特产的一种惯例,诸如四川的扇柄、湖广(湖北、湖南)的鱼鲊(腌鱼)等等。这也经由下诏而被罢除。同时,景德镇的碗也停止进贡。

亲政的第二年,顺治皇帝逮捕了北京黑社会角头李应试,把别名李三的他处刑。这是一项果断的举措。李应试多年来蟠踞于北京,是一名被称为「大豪」的大头目,拥有众多手下,与官府也相互勾结。各地的党徒们争相献上巨额的规费。因为万一有什么状况发生,他可以为他们关说。不管什么样的坏事,只要拜托李三,就不会受罚。因此,大家高高兴兴地送上规费,李三则以这些钱豢养更多的部下。

李三,也就是李应试,与京城内的文武官员都有交际,经常一起饮酒。即使一般人不能靠近的场所,他也能从容走过去,没有人会盘问。他的侄子李天凤杀人,死者的家属不愿提出告诉,害怕遭到报复。连兵科给事中(负责进谏的官职)李运长这样的大官,也跟李天凤结拜为兄弟,把天凤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让他担任某官府里的官员。

由于别的案子被发现,朝廷想要调查李应试。顺治皇帝命郑亲王济尔哈朗让学士宁完我、尚书陈之遴共同审讯。当被询及有关处分的意见时,宁完我和陈之遴都默然不语。济尔哈朗再三诘问,陈之遴才好不容易开口说:

──李三这个巨恶,除诛杀外别无他法。但若不迅速处刑,我的身家就危险了。

连国政上首屈一指的阁僚也害怕遭李三党徒的报复。

年轻的顺治皇帝勃然大怒说:「他这样爱惜性命吗?」一时陈之遴也被处分。

黑社会势力之可怕,顺治皇帝也很明白。但祸根不能不除。除首领李应试、其侄李天凤外,该组织里的大干部马贩潘文学、与之勾结的李运长等一伙人都被处以斩刑枭首。京城必然暂时处于戒严状态,以备恶党徒众报复性的蠢动。顺治皇帝振起蛮勇,大力整顿之后,无赖们一筹莫展。不良分子一扫而尽,百姓对清朝的信赖度应该是有所提高。栖居于北京的地痞集团,自明代起就已出现,明朝对此一直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

与前代相比,顺治皇帝应该可以获得高分。

这个事件之后不久,顺治皇帝下诏「要求直言」。虽有给事中等言官(谏议人员),他们在职务上似乎也常进言,但顺治皇帝仍觉得不满:

──多系细务,未有规切朕躬。

言官们似乎只是上奏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在这份诏书中,顺治皇帝说他欣慕「古之帝王」能接纳直言,这段话极具儒教色彩。

朕躬如有过失,诸臣须直谏无隐。……

年轻的皇帝很诚恳地说道。这里不见率领狩猎民族奔驰原野,像努尔哈赤那种军事集团首长的身影。所看到的,是「如有天灾,乃上天忠告我身之不德,应专意慎身」的中华帝国天子的形象。

【立「三世之春」雏型】

顺治皇帝的这个形象,被他的儿子康熙、孙子雍正、曾孙乾隆继承下来。三世之春的主角,如愿博得明君之名的这三位皇帝,都是以顺治帝为榜样。

在顺治皇帝的时代,值得特别记录的,是达赖喇嘛五世曾入朝北京谒见顺治皇帝。明正德年间(公元一五○六─二一年),明曾给予达赖喇嘛极大的布施,并派出邀请使。但达赖喇嘛二世(其转生系谱其实是始于三世,因此二世以前应可视为「活佛」。但是在西藏,一般都把这位名声很高的根敦嘉措活佛当作达赖喇嘛二世)始终未到过北京。然而,达赖喇嘛五世却进入北京。

达赖喇嘛其实一直到四世时,都仅仅是宗教的指导者,不具有政权。到五世时,则除了教权之外,还获得政权,成为西藏的主人。他在顺治四年(公元一六四七年)派使节到北京,献上礼品。稳定与清朝间的关系,正是确立西藏政权所不可缺的条件。清朝给他「金刚大士」的称号,并在顺治九年(公元一六五二年)他入朝时敕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领导天下释教(佛教)。达赖喇嘛当然收到庞大的布施,不久便营造了布达拉宫。由于达赖喇嘛入朝,使得清朝考虑要将西藏置于保护之下。

达赖喇嘛入朝那年,顺治皇帝严禁寺人(宦官)干预政治。鉴于明灭亡的一大原因就是宦官跋扈,所以确立了这项原则。他还规定寺人官不得超过四品以上。四品就是省以下的行政区「道」的长官,在中央则相当于小的行政机构──如管理马政的太仆寺──的次官,都是接触不到高层政治行政的职位。

顺治十二年(公元一六五五年),郑亲王济尔哈朗死。他并未另行摄政,却是朝廷的元老重臣,连顺治皇帝也得敬他三分。虽然已经亲政,但是此后年轻的皇帝得到了更大的自由。

济尔哈朗死后不久,在宦官衙门竖起了一块铁牌,上面写着要宦官不得干涉政治。明太祖也曾这样做,但永乐帝夺取政权时为了取得宦官的支持,便把铁牌撤掉了。

顺治十五年(公元一六五八年),宦官吴良辅因与内外官员往来而被处刑。宦官固然不能与政府官员交际,就连只是批评哪个官吏能干、哪个官员无能,也要被「凌迟处死」,这实在是很严厉的惩罚。

此后二百数十年,宦官不曾登上清朝的政治舞台。清末的西太后时代,李莲英以宠臣的身分出现,但他也不过是西太后个人的一名事业伙伴。

顺治皇帝视白莲教等为邪教而加以严禁。除了因为他们经常引诱无知小民、结党、扰乱秩序、成为阴谋的温床等政治上的理由外,顺治皇帝的儒教至上立场可能也与这项严禁措施有关。但他看出仅凭一道禁令,是不足以消灭这些邪教的,便于顺治十七年(公元一六六○年)正月,严禁结社订盟。

同年六月,命除去从祀于帝王庙的宋臣潘美与张浚二人。形式上是依从顾如华的进言,但这无疑应是顺治皇帝的意思。

从祀于帝王庙的必须是忠臣。潘美是北宋初期的武人,平定江南时立了功,但北伐时却败北。这是因为他不能制止部下擅离守备地,使得杨业父子孤立无援而死。可以说他是造成宋不能继续与契丹交战的罪魁祸首。所以没有理由让他从祀于帝王庙。张浚陷害岳飞,更没有理由从祀。

顺治十年(公元一六五三年),他给予明末殉难的明朝诸臣谥号。当时干戈相交的对手、自称明臣的郑成功在南方还保持着政权。这项作法或许有着怀柔的意味,应该也是出于顺治皇帝儒教性的历史意识。他想给予郑成功「靖海将军」的称号,但被拒绝了。

顺治皇帝晚期,贵州、云南已被平定,四川也大致纳入清的势力范围。郑成功攻略南京失败,退至福建。大帝国的轮廓终于显现出来。

重用洪承畴、吴三桂、孔有德等汉人,可以看得出是继承多尔衮的政策。他虽然追惩多尔衮,但却不会贸然更改这个政策。

【顺治出家之说的真伪】

顺治十八年(公元一六六一年)正月五日,顺治皇帝逝于紫禁城的养心殿,享年二十四。遗诏中说:

且渐习汉俗,于淳朴旧制,日有更张。

这是反省因过于浸染汉俗,而由满洲人固有的淳朴旧制,一日一日更张(改弦、变更的意思)的情形。在重视汉人、儒教至上的政治姿态中,也许可以感觉到满洲贵族的抵抗日渐增强。他的遗诏在寻求修正这种姿态。

顺治皇帝与舅舅──生母庄妃之弟──的女儿,也就是表妹结婚。因为当时只有十四岁,这场「大婚之仪」并未反映他的意思。然而大内多的是女人,他似乎早已爱上后宫的其他女子。大婚二年后,他便说要废后。

──淑善难期,不足仰承宗庙之重。

举出了这类不知所云的理由,总而言之,就是不喜欢这位皇后。

皇后便在保留了皇后的位号与册宝(编注:册书和宝壐。清代册封皇太后、皇后、贵妃等,都用金册和金壐)下黜退,改立新皇后。然而,这位也不是顺治皇帝的意中人。

顺治皇帝所热爱的后宫女子,并没有足以册立为后的家世。新皇后是废后之叔的孙女,亦即顺治皇帝之母那边的家族,当然算得上系出名门,适合当皇后。

他迎娶了母亲娘家的女子为后,交换条件就是要母亲以下的皇族们承认意中人为「皇贵妃」。顺治十三年,册封内大臣鄂硕之女董氏为皇贵妃,然而虽说是女儿,实是养女。由于家世不足,才一度让她进入内大臣家再成为皇贵妃。

不过,皇贵妃董氏于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七日病死。

顺治皇帝则死于四个多月后。

感情激烈的顺治皇帝,据说因过度哀悼董氏之死而出家,这个传言从当时起便广流于民间。皇帝出家是一件异常的事,所以对外宣称「崩御」,由八岁的皇太子即位。这就是康熙皇帝。

据说出家的顺治皇帝成为五台山清凉寺的和尚。

在清代,顺治皇帝出家的传言只是私下低语,当然未记载于文献。也许就像多尔衮与皇太后的婚姻一样,被史官仔细地删去了。

清史泰斗、同时在战前曾担任北京大学教授的孟森,否定了顺治皇帝出家的说法,称他死于天花。对此,唯物史观派的史家陈垣检视了曾任北京钦天监(天文台长)的德国人亚当.夏鲁(中文名字汤若望)的回忆录等其他文献,说他可以证明顺治皇帝出家的事实。

倾心于朱子学而对佛教不太关心的康熙皇帝,曾经五度行幸五台山,这不能不说是件奇怪的事。且康熙访五台山,五次都是在他治世的前半段,从某个时期以后就突然不再去了。

也有人推测,康熙皇帝去五台山的目的,是会晤在五台山的父亲,然而父亲真的过世之后,他就不曾再去。

清初大诗人吴梅村有一首长诗叫〈清凉寺赞佛诗〉,里面有两句是:

可怜千里草

萎落无颜色

「千里」缩成一字就是「重」,上面再加个草,就成了「董」字。吴梅村可能是歌咏董贵妃之死。

《红楼梦》的主角贾宝玉,失去了爱人林黛玉便出家遁世,据说这故事便是以顺治皇帝与董氏的爱情故事为蓝本。

我十有八分相信顺治皇帝出家的说法。然而,顺治皇帝是否在五台山清凉寺遥控政治,那就不得而知了。他必然相信自己已经铺好了路。在短暂的治理期间,他推行许多无可反顾的政策。他不怕做得太过,可以说是一种蛮勇。做得太过,事后还可以调整。前面提到对过度浸染汉俗而失去民族固有之淳朴的反省,不过是长篇「遗诏」中的一小部分而已。遗诏也许是为了指导年幼的儿子。

──好好读这个!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五台山,我会慢慢教你。

悄悄逃离紫禁城的时候,顺治皇帝也许曾抚着儿子的头这样说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