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11则〕 耶律楚材

中国杰物传 〔第11则〕 耶律楚材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33:30 来源:本站原创

〔第11则〕 耶律楚材

成吉思汗就这样把草原的规则带入了他所征服的地区。耶律楚材也许是因此而燃起一股使命感,觉得自己有教导蒙古皇帝的责任。「为百姓哭」就是耶律楚材终身不变的姿态。

※※※

【美髯宏声,帝伟之】

俄语里把中国称为「Kital」。Kital是在中国北方游牧的蒙古民族,其复数词音近「契丹」,因此中国便以此而把它称为契丹。这个民族于十世纪时强大起来,在包含北京在内的北方中国建立了一个「辽」王朝,与北宋对峙,屡屡签订和约。

对中亚的人来说,中国就是契丹。这个名词传到欧洲之后,连英语里的Cathay也表示中国的意思,还被用来作为航空公司的名字。

游牧狩猎民族一旦出现卓越的领导者,就立刻形成庞大的势力。因为周边的集团为了分得一份战利品,都会投入他们的旗下。匈奴的冒顿单于、蒙古的成吉思汗(或是称帖木儿)、女真族的努尔哈赤皆是如此。

统一契丹各部族,创建王朝的是耶律阿保机(公元八七二─九二六)这位英雄。他就是辽太祖。但是臣服于辽的女真族出现了一位名为完颜阿骨打的英雄,便脱离辽而独立,建立一个「金」王朝,从沿海附近到辽东都被它纳入版图。

北宋与这个新兴的金相约,夹击辽而把它消灭了。但是金以未履行同盟的约定为由,攻打北宋。北宋的一名皇族南逃后以杭州为首都建立了政权,是在公元一一二七年,这个政权称为南宋。此后,中国便大致以淮河为界,暂时有两个政权在南北并立。

耶律氏的辽被金灭掉是在公元一二一六年。人才不足的金便任用辽的人才。辽的皇族也受到金的重用,东丹王耶律突欲的七世孙耶律履便晋升至金的尚书右丞(副宰相)。

元初有名的宰相耶律楚材,就是耶律履的儿子。他诞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公元一一九○年)。当时年仅二十四岁的铁木真正在北方的草原上与蒙古各部族征战,建立起霸权。铁木真在全蒙古族的大会盟中被推戴,名为成吉思汗,那时耶律楚材十七岁。

耶律楚材三岁丧父,由母亲杨氏传授学问。他博览群书;通天文、地理、律历、术数,兼学佛教、老庄、医卜之说。楚材字晋卿,但因为也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因而以湛然居士之名著称。他投效金时,成吉思汗已经派出军队征讨金。

公元一二一四年,金宣宗为防备蒙古军南下而由燕京(北京)迁都至汴(开封),但是命皇族完颜福兴守燕京。二十五岁的耶律楚材也被留在燕京,担任左右司员外郎的职务。员外郎为郎中(局长级)的次官,是第一线上积极工作的中坚干部。据说他已经饶有令名。

翌年,燕京降于蒙古。成吉思汗召见耶律楚材,大概他也耳闻过楚材之名。创业时期的君主都会寻求有能力的人才。

──楚材身长八尺,美髯宏声,帝(成吉思汗)伟之。

《元史》里这样记载。宋、元时期的一尺是三十多公分,八尺就是二.四公尺以上,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三国志.诸葛亮传》里说,孔明身长八尺。后汉时期的一尺约为二十三公分,八尺相当于一百八十四公分。《元史》常被人称是杜撰,所以也许是写耶律楚材传记的人念念不忘诸葛孔明的事,于是使用了与《三国志》同样的表现手法。耶律楚材的经历,的确有一部分是与诸葛孔明相似。

──辽、金世仇,朕为汝雪之。

成吉思汗说道。辽被金所灭,这不就成了世世代代的仇敌?耶律楚材是辽皇族的后裔,所以成吉思汗说要为仕于金的耶律楚材雪此「世仇」。

──臣父祖尝委质(将一身献给君主)事之,既为之臣,敢仇君耶?

楚材回答道。就在九十年前,辽被金灭掉。但我的父祖仕于金,已经结下了君臣关系,又怎能以国君为仇家呢?成吉思汗似乎被这句话感动了。他把楚材放在自己的身边,不直呼其名字,而称为「吾图撒合里」。「不称名」是对底下之人的一种礼遇。「吾图撒合里」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长胡须之人」。楚材年轻时就蓄起了一把漂亮的胡须。

公元一二一八年,受成吉思汗委托携带亲笔信函的蒙古商队,在西域的花剌子模国被杀害。一场惩罚性的远征于翌年展开了。成吉思汗这趟亲征西域前后达七年之久,一路追赶花剌子模的王子而由阿富汗出印度河,出里海的一支军队还越过高加索,与南俄诸侯军交战,蹂躏中亚。耶律楚材也参加了这趟远征。

西征军旅未还家

六月攻域汗滴沙

自愧不才还有幸

午风凉处剖新瓜

这是在远征西域时所作的一首题为「西域尝新瓜」的绝句。这个新瓜就是哈密瓜。在其他的诗上也称为「马首瓜」。博学的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远征后,更加增广了见闻。

出征时,楚材的母亲剪下一撮头发给他。父母的头发叫「辟兵发」,据说把它带在身边可以避开五兵(刀矢等)。「鬓边尚结辟兵发」的句子,就是出自他那首题为「思亲」的诗。同题第二首七言律诗的结尾如下:

故园屈指八千里

老母行年六十余

何日挂冠辞富贵

少林佳处卜新居

他的心情就是希望在安静的地方建一幢简朴的房子,事奉老母,过着平稳的生活。如果看过佛教信徒湛然居士的诗集,就很了解他的愿望。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隐居。因为他相信蒙古帝王的身边不能没有他。

【皆贤于臣】

成吉思汗就这样把草原的规则带入了他所征服的世界。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耶律楚材也许是因此而燃起一股使命感,觉得自己有教导蒙古皇帝的责任。

投降者从宽处置,抵抗的城市则杀得片甲不留,这就是草原的规则。他们在撒马儿罕、布哈拉、巴格达等城市屠杀抵抗的居民,破坏城镇,掠夺财宝和美女而去。如果他们对领土有野心,也许还有其他的做法。成吉思汗的孙子就是在阿富汗被流箭射死,当地居民自然不问男女老幼一律遭到屠杀,甚至连当地生长的草木也被连根拔起。只要是能够活下来的生物,即使是一草一木,也不容许它存在。耶律楚材认为这是「野蛮」,它会破坏「文明」。

长胡须的耶律楚材,以自己为盾,想要守护着文明。他得先让对方知道这就是野蛮。因此,必须跟随在一声令下数万人便一命呜呼的帝王身边。

西夏有个叫常八斤的著名弓匠,被成吉思汗召见。这个常八斤吹嘘说:「国家正要用武,像耶律那样的儒者有何用?」耶律楚材对此答道:「治弓尚须用弓匠,为天下者岂可不用治天下匠呢?」据说成吉思汗很欣赏这番话,对他越加信任。

蒙古帝王就是认为他能治理天下而加以任用。耶律楚材以自己的政治专才为傲。

蒙古兴起之初,因远征西域,对中原完全没有什么政策,让官员自己随兴去做。有个名叫别迭的大臣说:

──虽得汉人亦无用。不若尽去,令草木畅茂,以为牧地。

结果这句话真的被实行。田地被践踏,桑树被砍伐,游牧民族带着羊群自北方南下。对此,耶律楚材劝说道:

──陛下将南伐,军需宜有所资,诚均定中原地税、商税、盐、酒、铁冶、山泽之利,岁可得银五十万两、帛八万匹、粟四十余万石,足以供给,何谓无补哉?

当时成吉思汗已死,是其子太宗窝阔台的时代。太宗要他试试看,说:

──卿试为朕行之。

结果真的获利。太宗问他:

──汝不去朕之左右,而能使国用充足。南国之臣,复有如卿者乎?

当时金国苟存于汴,以杭州为首都的南宋也还在。所谓南国应该是指这两个国家。

──在彼者皆贤于臣。臣不才,故留燕,为陛下用。

楚材回答道。意思是说:优秀的人在迁都时都去了汴京,留在燕京的,都是像我这样没有出息的人。

太宗赐酒嘉许他的谦虚,即日任命为中书令(宰相)。其实,成吉思汗生前就曾对太宗说:「楚材是天赐予我家的人。今后国政要完全交托给他!」

登上这个位子后,耶律楚材想要扑灭「野蛮」。当时,北京附近的长官、也就是担任燕蓟留后长官之职的石抹咸得卜,生性贪婪又残暴,恣意杀死了许多人。

──楚材闻之泣下,即入奏,请禁州郡,非奉玺书,不得擅征发,囚当大辟(死刑)者必待报,违者罪死。于是贪暴之风稍戢。

这段话见于《元史》。

北京地方频频发生强盗事件。盗匪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拉着牛车到富豪之家行抢。皇帝命中使(天子个人的使者)与楚材去调查。楚材仔细调查,而对方也几乎并不隐藏姓名身分。这些人都是前述那名留后长宫石抹咸得卜的亲戚及心腹,而且相互勾结。他们不仅不隐藏,还公然行恶。判刑后的犯人悉数被逮捕入狱,但猛烈的贿赂攻势袭向中使。楚材说服中使,要他推掉贿赂,然后将十六名凶徒公开处刑。元凶是权势之家,有可能会进行报复,但楚材却敢与野蛮挑战。

他曾上奏请颁布禁令十八条于天下,其中有一条是:「贡献礼物,为害非轻,深宜禁断。」这就是禁止送礼令。太宗对所有的禁令几乎都赞成,唯独对贡献有意见:「这是送礼者自愿馈献的,应该可以允许吧!」对此,楚材答道:「蠹害之端,必由于此。」并不撤回己见。

──凡卿所奏,无不从者。卿不能从朕一事耶?

太宗抱怨道。这件事也见于〈元史〉。然而楚材对于政治,并非一味地严格要求。建国初期,误蹈法网的人很多,对此毫无救济之策。楚材奏请下诏:

──庚寅正月一日以前之事,一切赦免。

庚寅(公元一二三○年)是太宗即位的第二年,在此之前,法律也不完备,冤案很多。他将之全部一笔勾销。

因楚材而遭受惨痛教训的留后长官石抹咸得卜,串通某亲王进言说:「中书令耶律楚材只用自己的亲属熟人,必定有二心。应该立刻杀了他!」太宗逐回其使者,然后命楚材调查与石抹咸得卜有关的疑狱事件。但是楚材没有承办这宗调查案,他说:

──此人倨傲,故易招谤。今将有事南方,他日治之未晚也。

据说太宗对身边的人说:「楚材不系念旧怨,实在是一位宽厚的长者,你们也要学习。」

【守成者必用儒臣】

蒙古军进入金的国都汴京(开封)是在公元一二三三年四月。大将速不台于进攻汴京之际,进言要「屠城」,因为汴京长期抵抗。抵抗的城市要彻底破坏、居民要屠杀是草原的规则。这就叫做「屠城」。对于这项屠城的进言,耶律楚材当然拼命反对。

──将士暴露(劳苦征战)数十年,所欲者土地人民耳。得地无民,将焉用之!

他试着劝说。但身为蒙古皇帝的太宗也固执于草原规则。最后似乎允许依照往例进行屠城。

──奇巧之工,厚藏之家,皆萃于此,若尽杀之,将无所获。

由于耶律楚材的这项进言,太宗终于决定罪刑止于完颜氏(金皇室一族),其余不问。

奇巧之工就是技术,厚藏之家就是财富。这并非一时性的富有,而是不断累积家庭财力,也许又是一种技术。这是蒙古所欠缺的,太宗应该也很清楚。要选择草原时代的蒙古规则呢?还是南下汉地经略之,使蒙古发展呢?太宗在两者中选择了后者。汴京有一百四十七万人,他们的性命因而获救。

汴京一陷落,楚材立刻派人寻访孔子的后裔。找出第五十一世孙孔元措,授与他衍圣公的爵位,给予其林庙之地。礼仪及音律的专家,或是著名的儒者梁陟、王万庆、赵着等人都被征召,在东宫进讲。

另外,当时汴京有一位金的一代大诗人元好问。他也因为蒙古的野蛮而担心文明遭到破坏,于是送信给耶律楚材请他保护文化人。这篇文章就是著名的〈寄中书耶律公书〉。

屠城虽然免了,人命获救,但他们都沦为奴隶,被送给官兵。元好问在几首诗里咏叹当时的情景。

道傍僵卧满累囚

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鹘马

为谁一步一回头

被绳子系住的俘虏满满倒卧在路边,有篷顶的马车像水流一样地通过,女人们边哭边跟着维吾尔人的马走,究竟是为了谁这样每走一步就回过头来呢?

太平婚嫁不离乡

楚楚儿郎小小娘

三百年来涵养出

却将沙漠换牛羊

在太平的时代,婚嫁不出于村外,柔弱的男孩和女孩三百年来造就了文明,然而如今却被带到沙漠去换取牛和羊。

这悲惨的命运,连读书人也不例外。汴京陷落时,耶律楚材辛辛苦苦救出的,只是国家典礼所需的礼乐专家,其他的仍沦为战争奴隶。

汴京陷落的翌年,哀帝自杀,金王朝灭亡。三年后的太宗九年(公元一二三七年)丁酉年,《元史.耶律楚材传》上有如下的记载:

丁酉,楚材奏曰:「制器者必用良工,守成者必用儒臣。儒臣之事业,非积数十年,殆未易成也。」帝曰:「果尔,可官其人。」楚材曰:「请校试之。」乃命宣德州宣课使刘中随郡考试,以经义、词赋、论分为三科,儒人被俘为奴者亦令就试,其主匿弗遣者死。得士凡四千三十人,免为奴者四之一。

这里他把儒臣比喻为制造器物的技术人员。要说服蒙古权贵,这可能是最有效的办法。考试在第二年举行,称为「戊戌选试」。

获得行政技术人员是借口,拯救沦为战争奴隶的知识分子似乎才是耶律楚材真正的目的。以知识分子为奴,把他藏起来,不让其参加考试的主人将判死刑,可见这背后是极大的强权在发动。由于不愿意被杀,即使是仅识得一点字的奴隶,奴隶主们必然也会赶他去考试。

戊戌选试并非科举。科举是定期举行的,而考试只有这一回。元朝举办科举是在最了解中国文化的仁宗时期,那是八十年后的事。

耶律楚材可能没有把这场考试当作定期性的科举,这必然是因为穷兵黩武的蒙古保守派强力抵抗。进入中原之后,蒙古族的内部应该也有人倾向于文化主义。身为契丹王朝辽的皇族末裔、又曾经仕于金的耶律楚材,比起没有地位的汉人,或许较有立场去提倡文化主义。主持戊戌选试的刘中,就是耶律楚材推举的。

楚材死后,壬子(公元一二五二年)时曾有户籍登记,在这场选试中及第的人家被编为「儒户」。因为技术人员靠着父子相传可以琢磨技术,所以被当成世袭的职业。

杀伐性的游牧气氛一笼罩中原,人们立刻变得流离失所。为了营建一个农民能够安心居住的国家,上层的风气势必要和缓下来。耶律楚材紧跟着蒙古皇帝,是出于冯道在二百年前对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说「此时百姓,佛再出救不得,惟皇帝救得」的爱民之心。楚材似乎想要在他与皇帝的友情上,建筑起自己的理想。

太宗窝阔台非常喜欢喝酒,每日与大臣们酣饮,耶律楚材屡谏不听。楚材便持着酒槽的铁盖说:「连铁都会被酒腐蚀成这样,何况五脏!」太宗这才好不容易把酒量限制在每日三钟。钟是盛酒的容器,三钟大概就是三杯。不过,据说一钟是相当大的容量。

有一次,楚材与皇族参加宴会,结果喝醉,倒卧在车上。太宗看见,便靠近车旁摇他。楚材正熟睡,神智还未清醒,说了一句「真吵!」张开眼睛一看,皇帝就在那里。

──有酒独醉,不与朕同乐耶?……

太宗说着便离去。

楚材慌慌张张戴上帽子去亲见时,太宗已经备好酒等着,于是君臣尽欢而饮。这个故事亦见于史书。耶律楚材以前就曾陪皇帝喝酒,从此以后楚材更加深了与皇帝间的友情。

【无罪杀臣也】

蒙古具有军事优先的体质,军官的能力很强。他们不仅在军事方面,任何领域都想介入。耶律楚材便努力在民政方面建立起军官不能介入的体制。对百姓而言,以武器胁迫人的军官是很可怕的,而军官的要求又多半不合理。「为百姓哭」就是耶律楚材终身不变的姿态。

在安定的政权下,百姓才会幸福,这是楚材的想法。而最安定的政权,就是所有权力集中于皇帝的体制。楚材反对将新占领地送给王公将军,正是这个原因。

河北有所谓汉人世侯。在金末的动乱时期,地方豪族及任侠之徒便成立自卫团体以防止盗贼,守卫乡土。知道当地安全后,很多人移居迁入,于是领导者俨然成为领主。蒙古军南下时,他们率当地居民臣服,领导者被授与官职,这就是汉人世侯。当时河北有数十名这样的世侯。没有他们的合作,蒙古也很难恢复地方秩序,因此准许他们拥有征税及官吏任命权,作为归顺的报酬,而呈现出小独立国的风貌。

主张中央集权的耶律楚材,当然会努力限制汉人世侯的权力。依照他的意见而设置的「十路课税所」,就是从汉人世族手里取回征税权的机构。课税所的长官与次官,以汉人知识分子担任,其属僚则被编入「课税户」。就像戊戌选试及第者被编入「儒户」一样,这个职位是世袭的,与一般人有所区别,以免他们被外在的权力利用。

对于太宗分割州郡给皇族、贵族作为领地的构想,耶律楚材坚决反对。从蒙古人的性格来看,可以看得出这项作法将招致封建性分裂。「最好给王公金帛(黄金、绢)。」楚材终于成功地说服了太宗。

耶律楚材的功绩,最重要的就是税制的修改,称为「系纳科差法」。除了税粮之外,每两户要出丝一斤给政府,每五户要出丝一斤给王公诸侯。王公诸侯均给予「五户系」以取代领地。全国统计起来,数量极多,但人民的负担却很轻。一斤是十六两,一户的负担是八两加三.二两,总共十一两多一点,加上地税、商税、盐价等也是极轻的税率。因此在朝廷会议中,当然有人提出意见说「太轻了」。对此,楚材说:

──作法于凉,其弊犹贪。后将有以利进者,则今已重矣。

蒙古及西域的征税观念是认为若有不足,可随时征收。事实上在楚材的时代似乎也有这种想法。轻得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个堪称为「基本税率」的数字。楚材可能是想要把轻徭薄赋的信念深深融入系纳科差法里。

蒙古不善于经济政策,在这方面,他们有委托给精明的西域商人的倾向。在元代,这些商人被称为「色目人」,有伊朗人也有维吾尔人。他们继承以前粟特(编注:居住在中亚的波斯民族,自古以来即精通贸易,对东西文化的交流贡献良多)商人的传统,天生就擅长积蓄钱财。

有一个名叫奥都剌合蛮的色目人,当时还取得太宗皇后秃剌乞纳的信任,担任提领诸路课税所官,相当于国税局长官。其实他是所谓的「扑买」,也就是征税承包业者。他说自己能够把河南的税收银一百一十万两增加为二百二十万两,于是刘忽笃马、涉猎发丁、刘廷玉等人建请扑买天下之课税。楚材反对说:「此贪利之徒,罔上虐下,为害甚大。」但却被驳回。

奥都剌合蛮说愿意以两倍承办。把一百一十万变为二百二十万,而他实际征收的恐怕在三百万以上,上缴约定的金额后,剩下的大概都纳入私囊。这种苛敛诛求,人民怎么受得了。耶律楚材一再拼命反对。但是人称「宽平仁恕」的太宗,也被加倍的税收约定打动了心。今后不但必须南伐,而且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他有意让这个色目人做做看,遂嘲弄大力反对的楚材说:「怎么?你想打架吗?」楚材当时可能已流下眼泪。太宗说:

──尔欲为百姓哭耶?姑令试行之!

这件事见于《元史》。

奥都剌合蛮的诀窍是在系纳制上再征收每户七两银,称为「七两包银制」。这种不合理的作法,不只楚材反对,河北的汉人世侯也大加反对,于是计划便被搁置下来。

太宗即位十三年而死,接着便是皇后秃剌乞纳摄政的时代。取得皇后信任的奥都剌合蛮权势极大,但每逢有事,楚材便当廷争论。「楚材很危险哪!」人人都这么说,但他并不怕死。

当皇后说出有意把盖上御玺的空白诏书交给奥都剌合蛮,以便让他随时填写时,楚材说:

──天下者,先帝之天下。朝廷自有宪章,今欲紊之,臣不敢奉诏。

由于楚材严加反对,白纸诏书才作罢。随后摄政皇后下令:

──凡奥都剌合蛮所建白,令史不为书者,断其手。

耶律楚材对此辩论不已:

──国之典故,先帝悉委老臣,令史何与焉。事若合理,自当奉行。如不可行,死且不避,况截手乎!

并且大声说:

──老臣事太祖、太宗三十余年,无负于国。皇后亦岂能无罪杀臣也。

皇后虽然不悦,但因他是先朝旧勋,深为敬惮。

从投效成吉思汗的青年时代起,耶律楚材必已看开了生死,志愿成为保卫文化、防御野蛮的后盾。他诘问秃剌乞纳的话有着一股威力。

太宗过世三年后的甲辰(公元一二四四年)夏五月,耶律楚材死于任内,享年五十五。据说皇后哀悼而赙赠(奠仪)甚厚。

世上总是有阿谀权势的小人。知道摄政皇后其实对楚材感到不悦,据说有人控告说:「宰相在任内曾将天下贡赋之半据为己有。」皇后于是让身边的麻里扎去调查这件事。

不论怎样谄媚皇后的人,也不能把无说成有。若说有,就必须拿出证据来。耶律家有的,全部就是雅好音乐的他所爱弹的琴及阮咸等乐器十多把,一点古今书画、金石等文物数十卷,这些东西根本抵不上天下贡赋的一半。

耶律楚材死后两年,定宗即位,奥都剌合蛮失势被杀。私吞公产的才是他。

耶律楚材死后被追封为太师、上柱国、广宁王,谥文正。

──使中原百姓不至践刈于戎狄,皆夫人之力也。传所谓自贬损以行权者,楚材其庶几欤?

这是《新元史》对楚材的评语。《春秋公羊传》里有「行权有道,自贬损以行权」的句子,是陈述行使权力者的理想形象。这段话评价耶律楚材已接近这个理想的形象。

明代所编的《元史》以杜撰著名,清末进士柯劭忞于本世纪初撰写《新元史》补充之。东京帝国大学因这部著作而赠予柯氏文学博士的学位。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