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历史 > 中国杰物传 > 〔第9则〕 冯道

中国杰物传 〔第9则〕 冯道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4-05 20:32:01 来源:本站原创

〔第9则〕 冯道

五代是一个所谓「视人命为草芥」的时代。冯道事奉五朝十君,然而果真有值得他尽忠的王朝和皇帝吗?冯道可能是以赡养人民为其职志,因而有意负起这个责任。

※※※

【若逆旅之视过客】

高祖李渊接受隋的禅让而开创的唐王朝,在维持了二百九十年后终于亡国。朱全忠接受唐昭宣帝的禅让,是在天佑四年(公元九○七年)。建国时(公元六一八年)的禅让与亡国时的禅让都像是闹剧一般。而禅让者也都立刻被杀。

禅让给李渊的隋恭帝于翌年、也就是十五岁时过世了,这应该是被杀。唐昭宣帝于禅让后第二年、也就是十七岁时被毒死。下毒手的朱全忠政权(后梁),是个仅维持了十六年的短命王朝,因此很明白地被写成毒杀。如果政权维持得更长,王朝的御用史家必然会巧妙地隐瞒杀害的事实。

冯道(公元八八二─九五四年)出身于瀛州景城县,现今北京市南约一百五十公里处有个景和村,据说就在这个附近。

──其先(祖先)为农为儒,不恒其业。

如《旧五代史》所记,他的家世是务农之家,有时则是基层官员。所以他绝非名门出身。

唐代以长安为首都。北京(当时的幽州)附近可以说接近边境。安禄山由此起兵叛乱,乱事平定后,归顺的叛军干部仍被任命为当地的节度使。节度使是唐代在边境设置的军政长官。他可以在领地随意任免官吏,抽取的赋税不必送至中央。简单地说就是军阀。

唐朝朝廷也有意中央化,但军阀以「河北旧事」──在河北的惯例──为后盾,进行抵抗。不过河北三镇(主要的三个节度使)也不一定是世袭,他们也曾被兵士拥立,后来又被废。

所谓「燕赵悲歌之士」。由河北到山西,任侠的风气很盛,因常出壮士而知名,自节度使时代以前,那里便是一块略带荒凉气息的地方。

在这样的土地上出生,冯道从事学问的研究,长大后,成为地方军阀之下的一名基层官吏。新旧五代史都从当刘守光的参军那个时候开始叙述他的经历。刘守光当上这个地方的卢龙军节度使,正好是在唐朝灭亡的那一年。

唐灭亡后,在半个世纪间,中原有五个王朝递嬗,地方上成立了十个政权。史家把这个时代称为「五代十国」。冯道正好在五代十国开始的那一年步上其官僚生涯,然后投效五个王朝、八姓、十一君。虽然被形容成一个异常的人物,但像冯道这样的人,在五代十国的时代也算不上异常。

北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叙述道:

〔冯〕道之为相,历五朝,八姓,若逆旅(旅馆)之视过客,朝为仇敌,暮为君臣,易面变辞,曾无愧怍,大节如此,虽有小善,庸足称乎

这段话是在批评冯道像旅馆的主人一样,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客人(君主),都面带微笑搓手相迎。司马光所说的「小善」,似乎就是指尽量让政权和平转移,将人民被战火波及的情况防止于最小限度内。而所谓「大节」,就是「正女(贞女)不从二夫,忠臣不事二君」。

清朝赵翼也在《二十二史札记》里攻击他:

视丧君亡国,未尝屑意,方自称长乐老,叙己所得阶勋官爵以为荣。……可谓不知人间有羞耻事者矣。

冯道晚年写了一篇文章叫〈长乐老自叙〉,文章内列记了他被各王朝所任命的官职及所授与的勋等、爵位,被批评为寡廉鲜耻。长乐是他出身地的郡名,但可能被当作「永远快乐」的意思,因而被人视为无耻。

然而冯道并非谁来都好地迎接五个王朝。如果在和平的时代里,他不是什么门阀出身,很可能一生以基层官僚告终。充其量,也是在晚年时以地方长官的身分引退。

在五十年内更替了五个王朝的时代,人应该怎样活下去呢?五个朝代的更替,不能说是冯道的责任。能在这样的时代里生存,也是他的一项过人之处。长乐尽管为地名,但不也可以说是贯彻彻底的乐观主义吗?

【夜耕他人田】

由于会作文章的人不多,有点学问的人便成为当地军阀的事务官,这应该是极普通的事。所谓参军,在唐代为地方政府的属官,不过是一名基层的事务文官。

他最初投靠的刘守光是什么样的人呢?

灭掉唐朝的朱全忠建「后梁」称帝,但山西晋阳节度使李克用是突厥系的沙陀族出身,拥有足以与朱全忠相抗的力量。夹在这两强之间的二流军阀,就是刘守光。

父亲刘仁恭原是卢龙节度使的一员将领,他借助晋阳李克用之力夺取了节度使的职位。据说刘守光因与父亲的爱妾罗氏私通而被放逐,后来攻打并幽禁父亲,并杀害哥哥刘守文,是一个非常坏的人。

刘守光不以节度使为满足,声称要当皇帝。他说要斩了反对者,果真把一名反对的部下孙鹤砍成八块。自称大燕皇帝的刘守光,并吞易定地方,以取得皇帝般的权力。这时反对出兵易定的,就是冯道。

在孙鹤被砍为八块之后还反对刘守光,是不要命的行为。这不像司马光所形容的,搓手带笑地迎接任何客人的旅店老板。也许参军的地位很低,冯道只是被关入狱中。

被刘守光攻击的易定节度使王处直向晋王求救。李克用死后,年轻的李存勖继任为晋王。李存勖立刻派出援军,刘守光大败,一家人全部被杀光。刘守光虽然自称大燕皇帝,但没有人承认这个燕王朝,因此也不能算是冯道投效的王朝。如果这个燕朝也算下去的话,那就是六朝了。刘守光的干部们大概也受到处罚,但冯道因为关在狱中,没有被追究责任。这不只是幸运而已。

冯道接着成了李存勖幕下的人。看重他的,是老宦官张承业。朱全忠灭唐之前,曾杀光宦官,但也有一些宦官因为被派遣到地方上,得以幸免于难。唐朝为了监督地方节度使的军队,派遣宦官担任监军使。张承业被送到李克用这里,由于他诚实能干,因而深受信赖。尽管中央曾下令诛杀宦官,但李克用却把他藏进寺庙里。

唐朝亡后,张承业再度成为监军使,李克用死后,他拥立嗣子李存勖。由于李存勖只有十七岁,所以也曾一度商议要立克用的弟弟。被拥立的李存勖很信任张承业,自然对他礼遇非常。冯道被认为是一个难得的人物。这可以说是幸运,但也可以说是张承业具有识人的慧眼。

河东节度掌书记就是冯道在张承业的推举下所担任的最初职务。这个职务要处理文书,但有时也要把晋王李存勖的口头指令写成文字,总之就是一名秘书长。

李存勖喜欢与军队干部一起进食,被招待的将官数目也就逐渐增加。因此有个叫郭崇韬的人便进言请李存勖把人数减少一些。李存勖大怒说:吃饭的方式都不能自由吗?接着便说要引退到太原,下令写成文字发布下去。被叫来的掌书记冯道只管握着笔,并不起草。在李存勖的催促下,他才站起来说:

──郭崇韬进谏之事,不能算是大过,大王拒绝就可以了,何必要公布给大家知道?万一被敌人获悉,他们会以为我方君臣不和。请再三思。

劝谏盛怒中的君主是很危险的。照着命令把君主的话写成文章并不是难事,但冯道这时却选择了冒险。前述的进谏者郭崇韬不久便道歉,事情至此结束。

后梁的朱全忠于公元九一二年被他的亲生儿子朱友珪杀死。当时的军阀与宦官一样有很多「义子」,也称为「假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期待他们是义理之子而一片忠诚。宦官由于不能生子,所以膝下自然都是义子,但军阀就不是这样。朱全忠宠爱义子朱友文之妻,有意让朱友文继承他的位子,因而被亲生的儿子所杀。但是友珪也被自己的亲弟弟友贞所杀,后梁皇帝就是友贞(改名为瑱)。这是后梁最末一位皇帝,他与李存勖之间展开一场激战。

李存勖也不再能满足于晋王的称谓了,他计划即位称帝。拼命谏止他这项计划的,就是张承业。但这位老宦官于公元九二二年过世,享年七十七。第二年,李存勖即帝位,以「唐」为国号,后世史家称之为后唐。李存勖就是后唐庄宗。

在新的王朝中,冯道以户部侍郎的资格被任命为翰林学士。翰林学士是起草诏敕的顾问官,极为重要,但这是在正式官制以外的「令外官」,因此才给他户部侍郎的头衔。

后唐建国的那一年,庄宗灭了后梁,迁都洛阳。在对后梁的战役中,冯道也跟着从军,他跟一般兵士一样,住在简陋的房子里,睡在稻草上。在战争中,强夺妇女的行为一向受到认同。冯道虽曾获得将军们所赠送的被俘妇女,但他接受之后,都问明她们的本家而送回去。

战胜后不久,冯道失怙,服满三年之丧,其间自然辞去所有的官职。这是他四十二到四十四岁的时候。他在家乡服丧期间,拿着铁锹,背着材薪,在田间劳作。只要有人将田地置之不顾,他便在夜间帮他耕作。这是诚心诚意、彻底奉献的精神。

冯道服丧期间,庄宗摆脱了批评。如果由晋王即帝位,应该依往例将国号定为晋。但庄宗醉心于唐,他模仿唐制,把宦官派至各地军司令官下作监军,结果勇猛的沙陀族将军大为不满。讨伐四川获胜的大功臣,就是早年进言要削减陪食人员而触怒龙颜的郭崇韬,然而庄宗却听信宦官的谗言把他杀了。另外庄宗也许是模仿唐玄宗,善于音律,优礼戏子及歌人。在玄宗那样的盛唐时代也许可以,但后唐常常连兵士的军饷都延迟发放。

各地叛乱纷起,前去镇压魏州叛乱的李嗣源被军队簇拥着进攻洛阳。在此之前,庄宗已被一名戏子出身而受提拔为将军的男子所杀。

李嗣源是李克用的义子,有资格成为后唐皇帝。由于他已经六十岁了,因此颇为犹豫,后来受女婿石敬瑭的催促才下定决心。这就是五代中为数极少的明君──唐明宗。

【事当务实】

为善不伐,有能不矜,守廉贫则罔耻缊袍(穷人的衣服。《论语》里记载,子路不耻缊袍)。……

明宗拔擢冯道为宰相时的制(皇帝的令书)是这样写的。据说明宗不好与人争,而他也很信任和自己相似的冯道。宰相有很多位,冯道不过是其中之一,但明宗对冯道却是另眼相看。

沙陀族平民出身的明宗并不识字。为他把各种艰难的文章浅显地解释出来的,就是冯道。

明宗把庄宗留下的唐式制度完全改革,简化机构,肃清宦官。并且还斩了苛敛诛求使人民疲敝的宰相孔谦,废止严法。孔谦课征重税,严格催收,是为了维持庄宗奢侈的生活。这是宰相的工作。如果冯道没有服丧,担任宰相的话,或许他也不得不做同样的事情。

明宗即位之时,年龄已经很大,他在位八年,病死于公元九三三年。

次子李从荣在宫中听到哭声,以为父亲过世了,便准备率兵即位,但明宗当时还没死。由于长子已亡故,依顺序来说,次子从荣要即位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他太过急躁,在皇帝在世时把军队带入宫中,因此视同叛徒而被杀。明宗死后,即位的是三子从厚。从荣看起来太过急躁,但在那个时代,继承权是可以凭实力取得的。

即位的李从厚就是闵帝,在后唐他的信誉和声望最薄弱。而明宗的义子李从珂、女婿石敬瑭是后唐两大强人,前者在凤翔、后者在河东分别担任当地的节度使。闵帝把这两人的藩镇做调动,想要削弱他们的力量。

李从珂在凤翔举旗叛变,前去讨伐的军队全部都投靠了李从珂。闵帝好不容易才一个人脱身而出。

闵帝逃出的日期是三月二十八日。

三月二十九日,冯道命中书舍人卢导作「劝进」文。所谓劝进文,就是称扬对方的美德、恳求他即位的文章。篡位者接受之后不得不即位,这是一种形式。制作重要文件是中书舍人的工作。卢导以应待太后的命令为由而反对。当时冯道说了一句名言:

──事当务实。

意思是说应该要实际一点。

卢导反驳说,如果李从珂守节,只是要面圣的话,怎么办?

但是,冯道要求他即使如此也要写。因为凤翔节度使李从珂举旗叛变,把政府军纳入麾下,向洛阳而来。这应该不只是要参内。「看看现实吧!」冯道说。

四月三日进行劝进,六日李从珂即位,九日亡命的闵帝被杀。

可以说是亡命,因为四月九日前皇帝都还活着。尽管如此,臣下却「劝进」他人即帝位,这臣下岂不是大逆不道?──在后世史家之中,有人非常重视这个日期而攻击冯道。

不能维持社稷的皇帝,就不必奉为皇帝。

实事求是的冯道如此说道。

由于他历任五朝八姓的宰相,不免被人视为「投机主义」者。但是由冯道与卢导的行为来看,心存观望的是卢导,而冯道则正视现实,表明态度。

抛弃社稷的皇帝已经不是皇帝。──面对现实,就是这样。如果他采取观望态度,就不能历仕五朝八姓。可以说正因为他着眼于现实,才能如此。

即位的李从珂就是后唐的末帝。

两大强人之一的石敬瑭并未保持沉默。李从珂是明宗的义子,没有血缘关系;但石敬瑭是明宗的女婿,他认为自己比李从珂更算是明宗的近亲。

末帝想要削弱这名实力人物的力量,于是命他由河东调任至天平。石敬瑭听从部将刘知远的建议,拒绝了这道命令。要发动叛变,石敬瑭力有不逮,因此他便借助契丹族之力。契丹是蒙古系的民族,一向臣服于唐,首长耶律阿保机在唐灭亡后独立,自称皇帝,使用「神册」作为年号。契丹虽是游牧民族,但其领地内有汉族农民,政治机构也分为二元。

对于发动叛变的石敬瑭,后唐末帝派遣将军张敬达,将之围困于晋阳。接受石敬瑭要求的契丹派出五万骑援军,结果后唐军杀了将军张敬达,向契丹军投降。

契丹军收编后唐降兵,由晋阳汹汹南下攻入洛阳,石敬瑭追随在后。后唐末帝在洛阳玄武楼放火自焚而死,皇后、皇太后也殉死。皇后想要烧掉宫殿,但被皇子李重美制止。如果烧掉宫殿,新天子可能要盖新的宫殿,人民将因此而受苦。死后不该留下怨恨。皇后听从了他的话。末帝李从珂五十一岁,后唐享国十四年而亡。

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即帝位,国号晋,就是史家所称的「后晋」。翌年(公元九二七年)由开封迁都至洛阳。

石敬瑭将推动削藩政策的张延朗等人除掉后,百官之罪一概不论。由后唐改仕后晋的,并非冯道一人,百官大抵都留任原职。

【惟皇帝救得】

后晋迁都那年,契丹把国号定为带有中国风味的「辽」。

后晋是靠着契丹「辽」的援助才好不容易得以建国的弱质政权。为取得援助,它割让了燕云十六州,约定每年赠辽三十万匹的帛,然后称臣。

后晋建国后三年(公元九三八年),冯道被任命为契丹太后册礼使。因为契丹要册立太后,首席宰相冯道便成为使者。这是一项危险的任务。

契丹族建「辽」,是在太祖耶律阿保机死后,太宗耶律德光的时代。本来游牧民族由契丹官吏统治,农民由汉族官吏统治,但取得燕云十六州之后,有能力的汉族官吏已然不足。冯道出使的危险之一,就是被强制留下。

果然辽太宗要求冯道留在该国。一开始拒绝了,但唯恐破坏辽与后晋间的国交,冯道陷入左右为难的局面。

辽太宗厚待名满天下的冯道,赐下许多金器。冯道把这些金器悉数卖掉,买进薪炭堆积如山。因为严冬即将到来。冯道摆出长期滞留的姿态。太宗终于察觉冯道的心情,准许他回国。尽管如此,冯道仍屡次上书,表示希望留下。在辽太宗坚决要他回国之后,他假装勉强地离开辽国。归途中,他又慢吞吞地拖了两个月才离开国境。同行的人问:

──我们都恨不得赶快飞回去,你为什么这样慢条斯理的?

冯道回答:

──纵使你再怎么快,对方如果不放心,一天就可以追到。慢慢走才安全。

完成了重要任务,冯道获得后晋高祖石敬瑭莫大的信任。

公元九四二年,石敬瑭死,嗣子还年幼。但是皇帝留下一封召回拥有军队的河东节度使刘知远,打算让他辅佐幼帝的遗书。不过,天平节度使景延广以在这个乱世很难辅佐幼帝为由,把这封信撕掉了。然后他拥立石敬瑭的侄子石重贵。这就是后晋第二代皇帝出帝。

冯道也赞成拥立出帝,但景延广掌握了主导权。他对辽主张采强硬立场,在让出帝即位的文书上也不再称「臣」,所以辽派出使者来质问。在强硬派当道的后晋,反对遵守屈辱约定的这一派意见成为主流,与辽的关系因而决裂。

主战派与主和派在后晋庙堂激烈辩论的时候,冯道所持的态度就是在做军事决定上,文官应该置身局外。结果遭受主战论者排挤,冯道便被中央驱逐,贬为同州节度使,后来又被踢到邓州去。

后晋在武力上不是辽的对手。虽然善战,但国土日渐被蚕食。原来是后晋最大军团──晋阳的河东按兵不动。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已经知道石敬塘曾立遗诏托他辅佐幼帝,而开封那帮人却把它撕碎的消息,因此他不肯合作。

辽太宗耶律德光亲自进入开封,俘虏出帝石重贵,辽军在河南各地掠夺,竭尽所能地逞凶施暴。于是,后晋建国十一年而亡。

后晋一灭亡,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在晋阳即位,立国号为汉,史家称之为「后汉」。但从光武帝(在位期间公元二五年─五七年)开始,历时约二百年的王朝也叫「后汉」,很容易混淆。这个为期较长的前汉与后汉,依照其首都的所在地(长安及洛阳)分别被称为西汉和东汉,这也是为了与五代的这个「后汉」有所区别。

契丹军一占领开封,冯道便从任职地邓州回来,谒见太宗耶律德光。距冯道出使辽国,已经过了八年的岁月。太宗任命他为太傅,这是宰相级的要职。

占领开封后,耶律德光有意以此为根据地,支配中原。不过,他违背了契丹政权的二元统治政策。本来的原则是汉族由汉族官吏治理,但他却让契丹人管理。在刚刚远征后不久的军政情况下,这种作法招致汉人的反抗,游击活动因而兴盛。游击队若有反抗,契丹军便施以报复性的屠杀。但恐怖政策并不能压制反抗。就在即将陷入地狱景象的时候,冯道上前对耶律德光说:

──此时百姓,佛再出救不得。惟皇帝救得。

后世史家有人批评冯道这句话,说他阿谀异族领袖。但冯道这句话一点也没错。能够阻止大屠杀的,此时确实惟有耶律德光。只要皇帝一声令下,契丹兵便停止杀戮。

对于耶律德光进入开封一事,其母太后原就不赞成,再加上冬季的进攻之后夏季转眼来临,契丹兵不堪暑溽,士气低落。汉人激烈的反抗也颇为棘手,耶律德光终于决定退回临潢府。临潢府是辽的首都,位于现今的内蒙自治区与辽宁省的省境附近。

退回北方的途中,耶律德光死于栾城,军中的侄子耶律兀欲被士兵拥立即位,这就是辽世宗。首都临潢府中还有耶律德光的皇子及皇弟,世宗决定先打倒他们,再为先帝举行葬礼。

耶律德光的堂弟耶律麻荅正在恒州(河北省正定县)担任中京留守。冯道等人也被带到该地。

契丹军撤退后,后汉皇帝刘知远便进入开封,后晋时代的官僚、军人们都前来投靠。冯道等人大概也热切希望回到开封,但是他们终究还是留在辽的恒州。返回首都的辽世宗为了先帝的葬礼,派人催促冯道等人入京。

在恒州的中京留守耶律麻荅因暴虐无道而失人心,引起叛变,冯道终于得以回到开封。后汉皇帝刘知远授与他「守大师」之位,这是一个比宰相还高的职位,但近似于荣衔。据说为了冯道漠视遗诏被撕碎一事,刘知远一直把他记在心里,因此也就不期待六十七岁的老宰相处理实务。

【社稷为重,君为轻】

刘知远即位一年便死了,其子刘承佑十八岁即位。这就是后汉隐帝,仍以冯道担任守大师的职位。

冯道写〈长乐老自叙〉,正是担任这项闲职的时期。

后汉隐帝忌惮拥兵的武将,据说他有心消灭这些人。平定节度使之乱的郭威,一获知皇帝的意图,便朝开封挥兵而进。在郭威闯入开封之前,隐帝已被家臣杀掉。

进入开封的郭威要立刘知远在徐州的侄子刘赟,便派冯道前去迎接。

当时契丹军南下的消息已经传来,郭威率军至澶州(河南省濮阳),被部下拥立,回到开封即位。

这就是后周太祖。冯道好不容易将刘赟迎至徐州,皇座已然被据。刘赟身边的人认为冯道欺骗君主,想要杀他。但冯道悠然自适,毫无惧色。刘赟也为他解围:

──这件事跟冯公无关。

冯道这才拾回一条命。

刘赟不久被杀,这可以说是乱世中常有的事。

后周太祖郭威对冯道非常礼遇。郭威即位那年(公元九五一年),冯道已经七十岁。灭亡的后汉在五代中也是最短命的王朝。

后周太祖即位三年后亡,皇后柴氏的哥哥有个儿子叫做柴荣,以太祖义子的身分继位。这就是被誉为五代明君的后周世宗。世宗也致力于内政,只可惜在公元九五九年,以三十九岁之龄崩殂。后来,被军队拥立的节度使赵匡胤创建宋朝,开启了南北宋一共三百年之久的长期政权。

冯道最后的工作,就是担任后周太祖郭威的山陵使,他在接受这项任命的公元九五四年,以七十三岁的年纪与世长辞。

冯道的功绩,最不能忘的就是他首先提倡九经木版本印刷,耗费二十一年的岁月,在他死前一年完成。印刷是中国的发明,而印刷开始发挥力量,就是起于冯道的这项事业,此后的文化兴盛多赖于此。

冯道就这样历经了后唐、后晋、辽、后汉、后周五朝,各王朝的平均寿命是十年,还有像后周一般仅仅维持四年的政权。在那个时代,历经的王朝在一个以上的高官恐怕不算少。

五代是一个所谓「视人命如草芥」的滥刑时代,而担任最高宰辅、又活下来保全天寿的冯道,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记录五代之事的正史有《旧五代史》及《新五代史》两种。《旧五代史》主要是选用五代的实录,在叙述中反映当时的气氛。《新五代史》为欧阳修所编,以宋代儒教伦理为编辑方针,对冯道的评价也极为严厉:

其可谓无廉耻者矣

而薛居正所编的《旧五代史》则说:

〔冯〕道之履行,郁有古人之风。〔冯〕道之宇量,深得大臣之体。然而事四朝,相六帝,可得为忠乎?

他这段话在激赏冯道的履行与宇量之后,补充说:只是从「忠」的道德观点来看,也许稍有问题。该书将他所出仕的朝代扣除契丹的辽而算作四朝,同时将他以实际的宰相职位──并非宰相级职位──所事奉的皇帝算作六位。这种算法也可视为是对冯道的一种善意。

最热烈为冯道辩护的是明末的异端思想家李卓吾。他所著的人物评论集《藏书》六十八卷,以冯道为终卷。里面有段文字是这样写的:

孟子曰:社稷为重,君为轻,信斯言也。〔冯〕道知之矣。夫社者,所以安民也,稷者,所以养民也。民得赡养,而后君臣之责始塞。君不能赡养斯民,而后臣独为之赡养斯民。……

君主不能赡养人民,臣子就必须赡养人民。为什么呢?就像孟子说的,社稷──也就是赡养人民是最高的使命。比起对君主尽忠,赡养人民更是宰相的责任。

冯道事奉五朝十君,然而果真有值得他尽忠的王朝和皇帝吗?冯道可能是以赡养人民为其职志,因而有意负起这个责任。契丹人占领开封时,身在邓州的冯道并未逃出。驱使他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已经预感到会发生大屠杀,并相信自己的任务就是要制止它。

司马光把这个事情贬为「小善」,以「大节」为重;而冯道则是把拯救人民视为「大善」,把对君主的忠节看成「小节」。

李卓吾说,五代的政权交替是在枱面下进行,虽然有战争,但并没有争夺一城的悲惨牺牲。旧王朝的家臣如果守「大节」,人民便会被卷入战火中。因此旧王朝的宰相便尽礼以「劝进」新皇帝,才能避免混乱。

──而百姓卒免锋镝(刀矢)之苦者,〔冯〕道务赡养之之力也。

李卓吾说道。但他附带声明,这个做法仅限于像五代那种乱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