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科幻 > 地球编年史_第十二个天体全文完整本 > 第十四章 当诸神逃离地球

第十四章 当诸神逃离地球

这场淹没整个地球的大洪水到底是什么?

一些人解释说,这场所谓的洪水是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每年一次的泛滥。 而一次这样的泛滥,绝对是相当严重的。田野和城市,人类和野兽都被上涨的大 水冲走了;而原始时代的人类,就认为这是诸神的惩罚,于是就有了大洪水的神 话。

伦纳德伍莱爵士(Sir Leonard Woolley)在他的《乌尔的探索》 (Excavations at Ur)一书中陈述道,在1929的时候,他们在乌尔的皇家墓地 的工作快要接近尾声时,工人们在附近的一个土丘上插入了一根棒子,挖通了 一堆残破的陶器和已经破碎的砖石。3英尺之下,他们接触到了一层被压紧夯实 了的烂泥(mud) ——这是通常情况下在文明开始之地的土壤(soil)。但是难 道这上千年的城市文明只留下了3英尺深的底层吗?伦纳德爵士带领这些工人向 更深处挖去。他们挖通了另一个3英尺,另一个5英尺。他们挖起的仍是“处女 地”——不带有人类居住痕迹的土壤。但直到挖通了 11英尺,穿过淤泥和干泥, 工人们才到达了一个布满破裂的绿色陶器和打火器具的土层。也就是说,在11英 尺的泥地之下,是一个更早的文明!

伦纳德爵士跳进了坑洞里,检査着这些挖掘发现。他叫来他的顾问,征求他 们的意见。没有人拥有一个看似合理的理论。接着,伦纳德爵士的妻子很偶然随 便地说了一句:“那么,这当然就是大洪水了!”

然而,其他来到美索不达米亚的考古代表团,对这样的直觉给出的惊人结论 并不赞同。这个淤泥层并没有包含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有大洪水;但乌尔和阿鲁拜 德(Al-Ubaid)沉淀物却显示了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4000年之间的洪水遗迹。 这与后来在基什发现的、大约公元前2800年的沉淀物很是相似。被估计为相同时 间段(公元前2800年)的淤泥层也发现于以力和舒鲁帕克,后者就是苏美尔的诺 亚的城市。在尼尼微,挖掘者们在一个60英尺之下的土层中发现了不下于13次的 淤泥层与河沙的轮换,它们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前4000年。

大多数学者因此相信,伦纳德发现的是各种当地的洪灾之一——这在美索不 达米亚还是较为频繁的,那里偶尔会有超强的暴雨,两条大河也会涨水而且常常 改道,导致了这样的破坏。学者们指岀,所有变化的淤泥层并不是一次很广泛的 灾难,不能证明史前大洪水一定发生过。

《旧约》是一部简约又精确的杰作。它使用的词汇往往都是精心推敲过的, 包含了特殊的含义;经文都是简明扼要相当中肯的;它们的顺序是充满意义的; 它们的长度刚好符合它们的需要。从创世到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的整个故 事,一共是80句经文,这是很值得注意的。关于亚当及他这条族线的完整记录, 包括了该隐及他这条族线和赛特、以挪士这条族线的分裂,是用50句经文讲述 的。但是大洪水的故事至少都是87句经文。这说明,以任何编订标准来看,都是 一个“主要故事” o不仅仅是一个本地事件,它是一次影响整个地球,乃至全人 类的灾难。美索不达米亚文献清晰地记录了 “地球的四个角落”都被影响到了。

如果这样,它就是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史前时代的紧要关头了。文献中有大洪 水之前的事件和城市及其居民,也有大洪水之后的事件和城市及其居民。有大洪 水之前所有诸神的行为,以及他们从天国带到地球上的王权,也有在大洪水之 后,当王权再次降落地球时的人类和神的事情。它是一次划时代的大事件。

不仅仅是广泛的国王列表,同样还有其他文献,记录了个别国王及他们先祖 在大洪水时期的行为。例如有一个,与乌尔-尼努尔塔有关,将大洪水记录为一 次遥远古代的事件:

在那一天,在那遥远的一天,

在那个夜晚,在那个遥远的夜晚,

在那一年,在那遥远的一年 当大洪水来临。

亚述王亚述巴尼波,科学的赞助者,是他积累起了尼尼微巨大的图书馆里的 泥版,在他的一个纪念词中声称,他曾发现并能够读懂'‘大洪水之前的石头上的 文字”。一部记录名字和它们起源的阿卡德文献,解释它列出的名字是“大洪水 之后的国王的”。有一位国王被称赞为“他是从大洪水之前保存下来的种”。大 量的科学文献都标注它们的来源是“古老的纪元,来自大洪水之前”。

不,大洪水绝不是地方性的灾祸,也不是周期性的洪灾。在所有记录中它都 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极为重要的爆炸性事件,这是一次无论是人还是神都从未经历 过的大灾难。

很早就被发现的《圣经》和美索不达米亚文献给我们留下了一些尚待解答的 困扰。人类所承受的苦难是什么,为什么要为诺亚取名为"休息",让他的出生 象征着苦难的结束?诸神宣誓要保守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又是谁举报了恩 基?为什么从西巴尔发射的宇宙船是让乌特纳比西丁进入方舟并封舱的信号?当 洪水淹没最高的山脉的时候,诸神又在什么地方?而且,他们为什么就那么喜爱 诺亚/乌特纳比西丁所提供的烤肉贡品?

当我们继续寻找着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时候,我们可以发现,大洪水其实并不

是诸神按照自己意愿蓄意发动的。我们可以发现,虽然大洪水是一次可预先知道 的事件,但同时也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一场自然灾难,而诸神对它却视而不见。 我们同样可以推断出,诸神宣誓保守的秘密是一场针对人类的密谋——不打算让 人类知道这场即将到来的大洪水,这样在纳菲力姆人得以自救的时候,人类就灭 亡了。

我们关于大洪水及其之前事件的知识的极度增长,有很大部分是来自文献 《当诸神如人一般承担这工作之时》中的。在那里,大洪水中英雄的名字叫做阿 特拉-哈希斯(Atra-Hasis)。在《吉尔伽美什史诗》的大洪水部分,恩基说乌 特纳比西丁有“极高的智慧”——在阿卡德语中就是atra-hasis。

学者们将这些文献理论化,说阿特拉-哈希斯是英雄的文献,可能是更为早 期的苏美人大洪水故事的部分。最后,有足够的巴比伦、亚述、迦南,甚至原 版的苏美尔碑刻被发现是可以组建成阿特拉-哈希斯史诗的。我们可以在另一本 书中看到这些内容,那是W・G・兰伯特(W. G. Lambert)和A・R•米勒德(A. R. Millard)的杰作:《阿特拉-哈希斯:巴比伦的大洪水故事》(Atra -Hasis: The Babylonian Story of the Flood')。

在描述完阿努纳奇们的艰苦工作和他们的兵变,以及接下来的原始人工人的 创造之后,史诗述说了人类是如何(和我们从《圣经》版本中得知的一样)开始 繁衍和壮大的。最后,人类开始打扰恩利尔了。

领土扩张了,人类壮大了;

他们像野牛一样躺在土地上。

神被他们这样的结合打扰了 ;

神恩利尔听到了他们的宣告,

向伟大的诸神说:

"人类的宣言是带有压制性的;

他们的结合让我无法安睡。”

恩利尔——再一次做起了举报人类的事一一下令进行了一次惩罚。我们会猜 想接下来就是大洪水了。不过不是。令人吃惊的是,恩利尔压根没有提到过诸如 洪水等与水有关的字样。取而代之的是,他发动了一场瘟疫或疾病,在人类当中 展开了大屠杀。

阿卡德和亚述版本的史诗讲到过恩利尔的惩罚给人类和人类的家畜带来了 “疼痛(aches)、眩晕(dizziness)、发冷(chills)、发烧(fevers)”和 “疾病、瘟疫、病痛和传染病”。然而恩利尔的这个方案并没有起多大作用。 "有着极高的智慧的那人”——阿特拉-哈希斯——与神恩基极为亲近。他在一 些版本中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他说:“我是阿特拉-哈希斯;住在我的主人艾 的神庙里。” “他的想法提醒了他的主人恩基”,阿特拉-哈希斯恳求他破坏他 的兄弟恩利尔的计划:

“艾,我的主人,人类正受着折磨;

诸神之怒正毁灭着大地。

而是你创造了我们!

停止这些疼痛,

眩晕,发冷和发烧吧!”

直到发现了更多的碑刻碎片,我们才知道了恩基的建议是什么。他提到了某 种东西,"……让它出现在大地上”,无论它是什么,它确实管用了。在那之 后不久,恩利尔向诸神痛苦地抱怨道:“人类还没有被消灭;他们比从前更多 了!”

他又继续策划饿死人类。“让人类的供应被切断|在他们的肚子里,让他们 缺乏水果和蔬菜! ”饥荒通过自然现象产生作用,因没有雨水而无法灌溉。

雨神的雨水不再下落,而被扣留了;而在下方,水域也不再从它们的源头升 起。让风吹干大地;让云层变厚,但却抑制着降雨。

甚至海洋食物的来源都断绝了:恩基被命令去"关上门闩,封锁海域”,并 "守卫”着食物以防被人类取走。

很快干旱开始了它的破坏。

从上方,炎热不是

下方,水不再从它们的源头升起。

地球的子宫不再生育;

蔬菜植物不再生长……

黑土地变成了白色; 广阔的平原被盐阻塞。

随之而来的饥荒在人类之间造成了极大的破坏。随着时间的流逝,健康状况 也逐渐恶化。美索不达米亚文献提到了6个越来越多的毁灭性的莎塔姆(sha- at - tam) ——这个词有时被翻译成“年”(years),但它字面上的意思却是 “经过,逝去” (passing),而且亚述版本的故事把它说清楚了,是“阿努的 一年”:

第一个莎塔姆(sha-at-tam)他们吃着地上的草。

在第二个莎塔姆他们心生仇恨。

第三个莎塔姆到来了;

他们的外貌因饥饿而改变,

他们的脸皮包着骨……

他们行走在死亡的边缘。

当第四个莎塔姆到来之时,

他们的脸都发绿了;

他们弓着背走在街上;

他们的宽阔(broad,或许指肩部)变得狭窄。

到了第五个“经过”,人类生命变坏了。母亲向她自己挨饿的女儿关上了 门。女儿暗中监视自己的母亲,看看她们有没有隐藏食物。到了第六个“经 过”,人吃人的现象已经无法控制了。

当第六个莎塔姆到来的时候

他们将女儿准备成食物;

小孩他们准备成食物。

……一家人贪婪地吃着另一家人的。

文献中重复着阿特拉-哈希斯向他的神恩基的求情。“在他的神的房子 里……他落脚了;……每天他都在哭泣,在早上带来祭物……他呼唤着他的神的 名字”,寻求恩基的帮助来制止这场饥荒。

然而,恩基肯定屈服于诸神的决议了,因为他在一开始并没有回答。很有可 能,他甚至避开了忠诚的崇拜者,独自一人回到了他最爱的沼泽地。“当人类生 活在死亡边缘之时”,阿特拉…哈希斯“将他的床放在面朝大海的地方”,但却 没有回应。

饥饿的、崩溃的人类,父母吃着他们自己的孩子,但这最终成为了不可避免 的一场发生于恩基与恩利尔之间的另一场斗争。在第七个“经过”,当剩下来的 男人和女人都“像如死去的鬼一样”,他们接到了恩基的一条信息。“在大地上 造出大声音”,他说。他派出使者去向所有人类说:“不要崇拜你们的神,不要 向你们的女神祈祷。”现在,事情完全失控了!

以这一片混乱为掩护,恩基釆取了更为明确的行动。文献在这一段上简直就 是碎片,讲述的是他召集“元老”在他的神庙里举行了一场秘密集会。“他们进 去……他们在恩基的房子里接受了劝告。”首先恩基洗清了自己的罪过,告诉了 他们他是怎么反对其他诸神的行动的。接着他策划出了一个行动计划;它以某种 方式牵涉到了他对海洋和下层世界的指挥。

我们能从已经破损掉的经文中釆集到这个计划的秘密细节:“在那个夜 晚……在他之后……”某人不得不在某个时候待“在河岸边”,可能是等待从下 层世界回来的恩基。恩基从那里“带来了水武士”——可能是尚待在下层世界矿 井的原始人工人。在这个指定好的时刻,命令下来了: “上!……命令……”

虽然有文段丢失,我们可以从恩利尔的反应来收集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 满是愤怒。”他召来众神集会,并派出他的武装警察去逮捕恩基。然后他站了起 来,开始指控他兄弟破坏了这个即将成功的计划:

所有我们大阿努纳奇之中,

达成了一个共同的决议……

我在天国之鸟里指挥着。

阿达德应该守护上层区域;

辛和奈格尔应该守护着

地球的中间区域;

而海洋的封锁闸,

你(恩基)应该用你的火箭守护着。

但你却释放了对人类的供应!

恩利尔控告他的兄弟破坏了 “海洋封锁闩”。但恩基却否认了这是在他的批 准下发生的:

这门闩,这海的封锁闸, 我确是用我的火箭守着的。

(但是)当……逃开我……

无数的鱼……它消失了;

它们击碎了这闸门…… 他们杀掉了海的守卫。

他声称他已经抓到了罪犯并惩罚了他们,但恩利尔仍不满意。他要求恩基 “停止喂养他的人民”,不要再“提供给人们谷物供应”。恩基的反应是令人惊 骇的:

这位神厌烦了开会;

在众神会议中,笑声压住了他。

我们可以想象那样的嘈杂。恩利尔是很暴躁的。与恩基和嘈杂声有着激烈的 交流。“他手中的是诋毁之言! ”当集会最终变得有秩序的时候,恩利尔再次起 立发言。他让他的同僚和下属们回想起,这其实是他们共同的决议。他回顾了从 造原始人工人开始的所有的事件,并提出恩基多次“破坏规矩”。

然而,他说,还有一个机会可以毁灭人类。一场“致命的洪水”就要到来。 而这场即将到来的灾难要作为一个秘密,不能让人类知道。他要求大会的每个人 都要宣誓保密,最重要的是,要让“恩基王子受他誓言的束缚” o

恩利尔向会议上的诸神说道:

“来吧,我们每一个人,都发誓

保守这致命洪水的秘密!

第一个发誓的是阿努;

恩利尔也发誓;他的儿子与他一同发誓。”

一开始,恩基拒绝发誓。“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发誓? ”他问道:“我要用 我的双手来对付我自己的人类吗? ”但最终他还是被强制宣誓了。文献之一特别 陈述道:“阿努、恩利尔、恩基和宁呼尔萨格,天地众神,许下了这个誓言。” 他许下的誓言是什么呢?

如他所暗示的那样,他发誓不向人类透露大洪水的消息;可是,难道他不能 向一面墙讲述吗?他把阿特拉-哈希斯叫来了神庙,让他待在一个幕障的后面。 然后恩基假装是没有给他说,而是给一面墙说。他对这“芦苇屏”说:

注意我的指令。

一阵暴风将要清扫,

所有城市里的所有居民。

它将是人类之种的毁灭……

这是最终裁决,

众神会议的言语,

阿努、恩利尔和宁呼尔萨格说的话。

这个计谋解释了恩基在后来的对抗中,当他们发现了诺亚/乌特纳比西丁存 活的时候,他并没有打破他自己的誓言——是这名“极为睿智(阿特拉-哈希斯 之意)"的地球人自己发现了大洪水的秘密。与之有关的圆柱图章显示了,当 艾——蛇形神——向阿特拉-哈希斯透露这个秘密的时候,一名随从举着一个幕 障(见图165) 0

恩基给他忠实的仆人的建议是修建一艘不漏水的船舰;然而后者说:“我从 来没有建过船……请在地上为我画一个设计图,这样我才好看”。恩基向他提供 了精确的建船指南,它的尺寸和它的部件。在《圣经》的故事中,我们会想象这 艘“方舟” (ark)是一艘巨大的船,带有甲板和上层构造。但是《圣经》中所 用的词汇——teba——来源于"sunken",意思是下沉,也就是说,恩基让他的 诺亚建造的是一艘可以下沉的船——一艘潜水艇。

阿卡德文献提到恩基想要建造的是一艘“上下方都要有屋顶”的船,用“坚 韧的沥青”来密封。其上没有甲板,没有开口,“以至于阳光都照不进来。”这 艘船“就像是阿普苏的船”,是一艘苏利利(sulili);这是今天希伯来文中用 来描述潜水艇的词汇:soleleth。

恩基说:“让这艘船,成为一艘MA.GUR.GUR” ——“一艘可以旋转和翻滚的 船"。的确,只有这样一艘船才能够在如雪崩一样的超强的水灾中存活下来。

阿特拉-哈希斯版本,如其他版本一样,反复强调虽然离这场灾难的到来只 剩7天,但没有人意识到了它的接近。阿特拉-哈希斯借口说是在建造“阿普苏 船”,这样就能到恩基的住处去,且能逃避恩利尔的愤怒。这是很容易被接受 的,因为事情的确很糟。诺亚的父亲曾希望诺亚的出生是长期苦难结束的标志。 人们的问题是干旱一一缺乏雨水滋润,水量也不足。谁能想象他们竟然会在一场 极大的水灾中灭亡?

然而,虽然人类无法认出这事的征兆,纳菲力姆人却可以。对他们而言,大 洪水可不是突然发生的事件;虽然它是不可避免的,但他们预知了它的到来。毁 灭人类的计谋不是由神亲自采取行动,而恰恰是诸神的不行动。不是他们导致的 大洪水;他们仅仅是不打算让人类知道这么个灾难的到来。

然而,他们是意识到了这场即将发生的灾难的,也知道了它对全球的影响。 纳菲力姆人开始了自救。因为地球快要被水淹没了,他们能去的地方也就只剩一 个了:天上。当预示着大洪水的风暴吹来的时候,纳菲力姆人登上了他们的太空 梭,返回到了绕地轨道,直到大水开始退去。大洪水来的这一天,我们将会告诉 大家,就是诸神逃离地球的那一天。

乌特纳比西丁需要观看的标志——提醒他登上方舟并密封它——是:

当沙马氏,

在黄昏中制造出颤动,

会冲落喷发的雨

登上你的船,

将入口密封!

沙马氏,我们知道,他管辖着西巴尔的天空站。毫无疑问地,恩基是在命令 乌特纳比西丁,让他将西巴尔的第一艘飞船的升起作为逃离信号。乌特纳比西丁 居住的舒鲁帕克,在西巴尔南方,只有18贝鲁(大约180公里,也就是112英里) 的距离。因为发射是在黄昏之中进行,所以想要看见将被飞船"冲落"的''喷发 的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虽然纳菲力姆人已经做好了大洪水来时的准备,但它的到来仍然是一次惊 心动魄的体验:“大洪水的声音……让诸神发抖。”但当到了要离开地球的时 刻,诸神“退缩着,上升到了阿努的天国。”阿特拉-哈希斯的亚述版本提到了 诸神是用rukub ilani (意为“诸神的战车”)逃离的地球。'‘阿努纳奇升了上 去,”他们的火箭,就像是火炬,“让大地随着他们的炫目光彩而燃烧。”

绕地旋转着,纳菲力姆人看见了深深影响他们的毁灭场面。吉尔伽美什文献 告诉我们,随着风暴的变强,不仅仅“没人能看见他的伙伴”,而且“从天上也 认不出人”。诸神挤满了他们的太空船,紧张地看着这颗他们刚刚逃离的星球上

正发生着什么。

诸神像狗一样聚集在一起,

朝外墙方向蹲着。

伊师塔像分娩时的妇女那样尖叫:

“哎,古老的岁月都化为尘土。”

……阿努纳奇诸神与她一起哭着。

诸神,都谦卑地,坐下哭了; 他们紧咬双唇每一个。

阿特拉-哈希斯文献讲述着同一个主题。逃走的诸神,在同一时间观看着这 场毁灭。然而他们自己船舰中的情况也不见得能给人鼓舞。显然,他们被划分进 了几艘太空船;阿特拉-哈希斯史诗的碑刻in描述了其中一艘的情况,阿努纳奇 和母亲女神共用着那艘飞船。

阿努纳奇,伟大的诸神,

坐在口渴和饥饿之中 宁悌哭着发泄着她的情绪; 他哭着让她的感受变得舒缓。 诸神为这大地与她一起哭了。

悲伤征服了她,

她想喝啤酒。

她坐的地方,诸神就坐在那儿哭泣;

像食槽前的绵羊一样蹲着。

他们的嘴唇因渴而微烧,

他们因饥饿而忍受着痉挛。

母亲女神自己,宁呼尔萨格,

被这彻底的毁灭打击到了。

她哀叹着她所看到的一切;

女神看着,她哭了……

她的嘴唇被干燥所覆

“我的生物变得像是苍蝇

—们像是蜻蜓一样栽进河里, 他们的父亲被卷入起伏的海洋。”

她真的能够在她帮忙创造出的人类即将灭亡的时候救活自己吗?她能够真正 离开地球吗?她大声问道——

"我该上升到天国,住在奉献之屋(House of Offerings ), 那个阿努,我们的主,命令我们去的地方吗? ”

对纳菲力姆人的命令变得清楚了:抛弃地球,“上升到天国”。这时正好是 第十二个天体靠近地球的时候,位于小行星带里面。因为阿努可以在大洪水来临 前不久出席紧急会议。

恩利尔和尼努尔塔——多半是由操作着尼普尔的阿努纳奇精英分子陪伴 的——在同一个飞船上,无疑是在计划着重返母舰。可是其他神祗可没有这么坚 决。被强迫放弃地球,他们突然意识到,他们已经依附在了这颗星球及其居民身 上。在一艘飞船里,宁呼尔萨格和她那一组的阿努纳奇讨论着阿努发布的命令。 在另一艘上,伊师塔喊道:“哎,古老的岁月都化为尘土。”在她那艘飞船上的 阿努纳奇们“和她一起哭了”。

恩基很显然是在另一艘飞船上,否则他已经向其他神祗透露了他拯救了人类 之种。无疑他有理由不感到过分沮丧,因为有证据显示,他已经安排好了在亚拉 腊山的相聚。

古代文献似乎暗示我们,这方舟仅仅是因为水波才被带到亚拉腊山区的;还 有一阵“南风暴”的确可以让船向北方航行。然而美索不达米亚文献重申着,阿 特拉-哈希斯/乌特纳比西丁随身带着一名名叫普祖尔-阿木里(意思是“知道秘 密的西方人”)的“船夫”。美索不达米亚的诺亚在风暴开始的时候,“将这个 建筑物,和着它的部件”交给了他。为什么需要这样一名经验丰富的驾驶员,除 非是需要将这艘方舟带去一个特定的地点?

这些纳菲力姆人,如我们所说的那样,在最开始的时候,把亚拉腊山的山峰 作为地标。作为世界那一部分最高的山脉,它能在洪水退去的时候第一个重现天 日。所以'‘英明的,全知的”恩基,肯定会想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推测,他命令 他的仆人,领导这艘方舟向亚拉腊山驶去,并计划着重逢。

贝罗苏斯所说的大洪水,由希腊史学家阿比德纳斯(Abydenus)记录下 来,他陈述道:“时间与永恒之神、大地女神盖亚的儿子克洛诺斯(Kronos) 向斯斯特洛斯(Sisithros, 一个类似阿特拉-哈希斯的角色)透露,在雏菊月 (Daisies,第二个月)的第十五天将有一场大洪水,并命令他隐藏西巴尔—— 这沙马氏的城市——所有能找到的书或著作。斯斯特洛斯做完了所有这些事,马 上航行到了亚美尼亚(Armenia),而后神所宣告的事发生了” 。

贝罗苏斯再一次提到了放鸟儿这个细节。当斯斯特洛斯被诸神带到了他们的 住所时,他向在方舟中的其他人解释道,他们是“在亚美尼亚”,并带领他们 (走)回巴比伦。我们发现,这个版本不仅与西巴尔这个太空站有关系,同时还 发现了斯斯特洛斯被命令“航行到了亚美尼亚”——亚拉腊之地。

当阿特拉-哈希斯着陆的时候,他屠宰了一些动物,并用火烤了它们。难怪 这些精疲力竭、忍受着饥饿的诸神会“如同苍蝇一样聚拢到贡品这儿来”。突然 间,他们认识到了人类和他们种植的食物、驯养的牲畜是必不可少的。“当最后 恩利尔到来了,他看见这方舟,被激怒了”。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有的新的想 法,以及恩基的劝告,都占了上风;恩利尔与这些人类的残余分子言和了,并将 阿特拉-哈希斯/乌特纳比西丁带进了他的飞船,飞去诸神的永恒住所。

另一个导致他快速决定与人类言和的因素,可能是大洪水的逐渐消退,以及

干地和植物的出现。我们已经指出过,纳菲力姆人在灾难来临之前就已经意识到 了它将到来;但在他们的经验中,这绝对是很独特的一种体验一一害怕地球将永 远变为不可生存之地。当他们降落到亚拉腊山上的时候,他们看见的其实不是这 样的。地球仍是可居的,是可以在其上生活的,他们需要人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灾难——可以预知却不能改变?解密大洪水的一把重要钥 匙,就是承认它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偶然事件,而是一系列事件链中的高潮点。

影响着人类和野兽的不寻常的瘟疫,和严重的旱灾——按照美索不达米亚原 版的说法,它持续了7个“经过”,或者说7个SAR,So这种现象只能通过大范围 气候变化来解释。这样的变化,在地球的过去是跟冰河时期与间冰期的循环有关 的。水域急剧缩减、海平面和湖面水位降低,以及地下水源的干涸,是即将到来 的冰河时代的标志。自从大洪水结束了这样的局面之后,出现的是苏美尔文明和 我们自己的文明。这是冰河期以后的时代,这种考虑之中的冰河作用只可能是最 后一次。我们的结论是,大洪水事件代表着地球上最后一个冰河时代和大型灾难 的终结。

科学家在钻开的北极和南极冰层下发现了残留在各土层中的氧元素,由此可 以判断出千年之前的主要气候。海底,如墨西哥湾(the Gulf of Mexico)的矿 样,测量出海底生物的繁衍或缩减,同样让他们能够估测出很久以前的温度。基 于这些发现,科学家们现在可以肯定,最后一个冰河期开始于大约75000年前, 在大约40000年前经历了一次小型的升温。大约38000年前,一个更为严峻、寒冷 和干旱的时期到来了。在那之后,大约13000年前,冰河期突然结束了,然后我 们现在的这个温和的气候到来了。

将《圣经》和苏美尔的信息汇总,我们发现这些严峻的时期,“地球所承受 的”,开始于诺亚之父拉麦的时代。他寄托在诺亚身上的希望——希望诺亚(意 思是“休息”)的出生能标志着苦难的结束——的结果,却是一条通往灾难性的 大洪水的意外之路。

许多学者相信,大洪水之前的10位族长(从亚当到诺亚)以某种方式对应 着苏美尔国王列表上大洪水之前的10位统治者。这份列表上的后两位国王并 没有使用丁基尔(DIN.GIR)或恩(EN)这样的神圣称号,并将吉尔乌苏德拉 (Ziusudra) /乌特纳比西丁和他的父亲乌巴-图图(Ubar-Tutu)记录为人类。

这后来的两位对应着诺亚和他的父亲拉麦;按照苏美尔列表的说法,他们两人一 共统治了64800年,一直到大洪水的到来。最后一个冰河时代,从75000年前一直 到13000年前,总共持续了62000年。当乌巴-图图(Ubar-Tutu)记录为人类。这 后来的两位对应着诺亚和他的父亲拉麦;按图图/拉麦当政的时候,这苦难已经 开始,这62000年刚好到这64800年里。

不仅如此,极为苛刻的环境继续着,在阿拉塔-哈希斯史诗中,是7个 SHAR,S,也就是25200年。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些证据,证明从大约公元前38000 年开始到13000年前,有一段极为严酷的时期——跨度为25000年。又一次,美索 不达米亚的信息和现代科学发现互相支持了对方。

我们要解开大洪水的疑惑的努力,聚焦在了地球的气候变化上,尤其是 13000年前的冰河期的突然消退。.

是什么导致了一次如此巨大且突然的气候变化?

科学家们提出的许多理论中,我们对一个最感兴趣,那是由缅因州大学的约 翰・T•荷林(John T. Hollin)博士提出的。他主张南极冰层周期性的破裂并滑 入大海,制造出了突然而又巨大的潮汐波(tidal wave) !

这种假设——其他人同意且将之完善一提出,当冰层变得越来越厚,它不 仅仅釆集到了更多冰层之下的地球热量,同时还在它的底部创造出(通过压力和 摩擦力)一个泥泞的、光滑的土层。它在厚厚的冰层和结实的土地之间充当着润 滑剂的作用,这样的泥泞土层迟早会导致冰层滑入围绕它的海洋。

荷林估算出,如果仅仅是现在南极洲(平均厚度要厚上一英里)一半的冰层 滑入了南部的海域,接下来立刻出现的潮汐波会将全球的海平面上涨60英尺,将 淹没海岸线附近的城市和低地。

在1964年,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的A・T •威尔逊(A. T. Wilson)提供了一 种理论,说冰河时代是在这样的冰层松动中突然结束的,而这种冰层松动不仅出 现在南极,同样还出现在北极。我们感觉到,被我们放在一起的各个文献和事实 证明了一种结论,大洪水是这种数十亿吨冰松动并滑入南极附近水域的结果,由 此它突然地结束了最后一个冰河期o

这个突然的事件引发了一个巨大的潮汐波。从南极水域开始,它向北传递到 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这种温度上的巨变肯定造成了伴随着暴雨的巨大风 暴。风暴、云朵和黑暗的天空跑在水波的前面,预示着这场巨型“水崩”。

的确,这样的现象在古代文献中有过描述。

在恩基的指挥下,阿特拉-哈希斯让所有人都上了方舟,而他自己当时却在 下面等着启航和封舱的信号。其中有一段充满“人情味”的小细节,讲述了阿特 拉-哈希斯,虽然被命令要待在船的外面,他却“进进出出,他坐立不安……他 的心碎了;他呕吐岀胆汁”。然而接下来的是:

……月亮消失了……

天气也改变了;

雨水在云朵中咆哮着……

风变得凶残

……大洪水发动了,

它的强力将人卷进了一场成斗;

—个人看不见另一个,

在这场毁灭中他们都无法识别对方。

大洪水像一头公牛咆哮着;

狂风像一头野驴一样嘶叫着。

黑暗越来越重;

不能看见太阳。

《吉尔伽美什史诗》特别指出了风暴来临的方向:它来自南方。云朵、风、 雨和黑暗实际上是潮汐波的前兆,它是第一个撕裂下层世界中“奈格尔的柱子” 的:

在黎明的光辉中

一朵黑云从地平线升起;

风暴神在里面打着雷……

所有曾明亮的事物

都变得黑暗起来……

南方来的风暴吹了 一天,

在吹的时候加速,掩盖了群山……

这风吹了六天六夜

这南方来的风暴清扫着大地。

当第七天到来的时候,

这南风的大洪水退去了。

对“南方来的风暴”或“南风”的认识,很清楚地指出了大洪水到来的方 向,它的云朵和风,“风暴的使者”,经过“山丘和平原”到达了美索不达米 亚。的确,发源于南极的风暴和“水暴”会在首先淹没阿拉伯半岛的群山之后, 经过印度洋到达美索不达米亚,接着淹没两河平原。《吉尔伽美什史诗》同时还 告诉我们,在人们和他们的土地被淹没之前,“干旱大地的高坝”和它的堤坝被 “撕掉” 了:大陆海岸线被淹没了。

《圣经》版本的大洪水故事,记录了在“天国闸门开启”之前,“伟大深处 (Great Deep)的根基的爆破”。首先,“伟大深处(对最南边的、冰冻的南极 海域的多么形象的称呼)”的水从它们的寒冰禁锢中松脱了出来;接着就是雨水 开始从天空降下。我们对大洪水的理解的证据在文献中是被不断重申的,与之相 反的是,当大洪水退去的时候,先是“深处的基础被构筑好了”,然后才是雨水 “被拘留在了空中”。

在第一波巨大的潮汐波之后,它的巨浪继续“来回流动”。然后水开始了 “回流”,在150天之后“它们少了些”,当时方舟正准备停靠在亚拉腊山的山 峰之间。这次“水崩”,来自南部海域,又回到了南部海域。

纳菲力姆人是如何推算大洪水会在什么时候冲出南极的?

我们知道,美索不达米亚文献将大洪水和气候巨变放在了7个“经过”之 前——无疑是代表第十二个天体周期性地经过地球范围的。我们知道哪怕是月亮 这颗地球最小的卫星,都有足够的引力来导致潮汐。无论是美索不达米亚文献还 是《圣经》中的记载,都描述了当这位天体上帝经过地球范围的时候,地球是怎

么样的。会不会是纳菲力姆人观测到了气候变化和南极冰层的不稳定,发现了下 一次,也就是第七次第十二个天体的“经过”将促发这场巨大的灾难?古代文献 中说,是的。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部文献,是一个短于1英寸的泥板,两侧都写着字,共 30行。它是在亚述被发现的,但这部亚述文献上的苏美人文字告诉我们,这无疑 又是另一个苏美尔版本的拷贝。埃里克•艾柏林(Erich Ebeling)博士确定了它 是一首在死亡之屋(the House of the Dead)里诵读的赞美诗,因此他将它收 录到了他的大师级巨著《死亡与生命》【Tod und Leben)中,这本书探讨的是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观念中的死亡和复活。

然而,经过进一步的检验,我们发现这“呼唤"出的天主"的名字”,是第 十二个天体。通过将它们联系到这颗行星经过与提亚马特战斗的遗址——这次经 过导致了大洪水——文献详细地解释了各个词汇的意思。文献开始时就宣称,因 为它整个的力量和大小,这颗行星(“这位英雄")仍然绕日运行着。大洪水是 这颗行星的“武器”。

他的武器是大洪水;

是终结邪恶的神的武器。

至高,无上,救世主

他就像是太阳,穿过大地;

太阳,他的神,他的敬畏。

叫出了这颗行星的“第一个名字”——而很不幸地,它已经无法辨认了—— 文献描述了它靠近木星,直面与提亚马特战斗的遗址:

第一个名字:……

他将这圆环敲打在了 一起;

他将她裂成了两半,击碎了她。

主,他在阿基提(Akit)时间

在提亚马特之战的地方休息

他的种是巴比伦的儿子们;

他在木星不能分散注意力; 他在他的火焰中将创造。

靠得更近了,第十二个天体被叫做SHILIG. LU. DIG (意为'‘快乐的行星们的 强大领导者”)。现在它靠近火星了: “神阿努、神拉赫姆(火星)的光辉靠近 了”。

然后它就释放了地球上的大洪水:

这是主的名字

他从第二个月一直到阿达尔月(month Addar )

水被召集前来。

文献对这两个名字的解释,提供了引人注意的历法信息。第十二个天体经过 木星并靠近地球是在“阿基提时间”,那时是美索不达米亚新年的开始。到了第 二个月它离火星最近。“从第二个月一直到阿达尔月(第十二个月)”,它释放 了地球上的大洪水。

这与《圣经》中的记载是完美匹配的,《圣经》中陈述道:"伟大深处的根 基裂开"是在第二个月的第十七天。方舟停靠在亚拉腊山是在第七个月;其他干 地露出来是在第十个月;而大洪水结束是在第十二个月——因为是在来年的“第 一个月的第一天",诺亚打开了方舟的舱口。

到了大洪水的第二阶段,当洪水开始退去的时候,文献将这颗行星称作 SHUL. PA. KUN.E:

英雄,监管的主,

他将水积聚在一起;

他用喷涌的水

净化了正义与邪恶;

他在有着双峰的山

停靠了……

鱼,河流,河流;洪水止住了。

在山区,一棵树上,休息着一只鸟。 那天……说。

虽然有些文字已经被毁坏了,但它与《圣经》和其他美索不达米亚的大洪水 故事的对应还是显而易见的:洪水停住了,方舟“停靠”在一座有着两个山峰的 山上;河流从山顶上开始再次流出并将水带回海洋;可以看见鱼了; 一只鸟从方 舟中放了出去。这场严峻的考验结束了。第十二个天体完成了它的“经过”。它 靠近过地球,在它卫星的陪伴下,•开始了返航:

当学士们喊道:“洪水!”

是神尼比鲁(“十字行星”);

是这英雄,有着四个头的行星。

这位神的武器是洪水风暴,

他将返程了;

在他的栖息地他将放低自己。

文献声称,这颗渐行渐远的行星,在乌鲁鲁(UIulu)月——一年中的第六 个月——再次穿过了土星轨道。

《旧约》中常常提到,有一段时期,上帝让地球被深处的水覆盖着。第 二十九首《赞美诗》形容这种"召唤”如同是上帝的"大水"(great waters)

的“返回":

对主而言,为诸神的儿子,

荣光,和强大……

主的声音浮在水上;

荣耀之神,主,

在大水上隆隆作响

主的声音是强大的,

主的声音是雄伟的;

主的声音撕裂了雪松……

他让黎巴嫩(山)如牛犊般起舞,

让希瑞恩(Sirion)山如小公牛般跳跃。

主的声音点燃喷火的火焰;

主的声音震撼着沙漠……

主对大洪水(说):“回去!”

主,是君王,将永保王位。

在壮丽的《赞美诗》77——“我向主大声哭诉”——中,赞颂者回忆着在很 久以前主的出现和消失:

我估算过古老的岁月,

永恒的年岁

我将回想起主的行为,

记住古老时候你的奇迹

主,你的路线是已定的; 没有神与主一样伟大…… 水见了你都要发抖,哦主。

你的剧烈的闪光前进着。

你的雷声隆隆作响; 闪电点亮了世界; 大地摇动和震颤着。

在水里是你的路线, 你的轨道在深水里; 你的脚步离去了,不知道了 •

《赞美诗》104,是天主的行为,回忆的是海洋超过了陆地并回流的事:

你让大地变得稳定, 永远永远的不变。

你用海洋,如衣服一样盖住它;

水在群山之上。

在你的指责之下,水逃走了;

在你的雷声之下,它们逃离了。

它们走在群山之上,他们下降到了峡谷中

去了你放置它们的地方。

那是你定下的界限,不得逾越;

它们不再回来覆盖大地。

先知阿摩斯的话更为明确:

主之日,你的灾难;

对你而言什么是结束?

主之日会是黑暗无光的……

将清晨变为死亡的阴影,

让白昼变得如夜晚一样; 引发了海洋中的水 将它们倾倒在大地的表面。

这些,就是“在古老的年代中”所发生的事情。“主之日”就是大洪水这一 天。

我们已经说过,在登陆地球之后,纳菲力姆人把对第一批城市的第一批统治 与黄道时代联系了起来——给黄道各宫以各位神祗的名字。我们现在发现,艾柏 林所发现的文献提供的历法信息不仅仅是人类的,同样还包括了纳菲力姆的。大 洪水,它告诉我们,是发生在“狮子座年代”的:

至高,无上,救世主;

主的闪亮皇冠满载着(人们的)恐惧。

至高无上的行星:他安置的座位

面朝红色星球(火星)的封闭轨道。

狮子里的主,他燃烧着;

他的光他的光亮王权向大地宣判。

现在我们同样可以理解新年礼仪中的神秘经文了,它陈述的是“狮子星座测 量着深处的水”。这些陈述将大洪水的时间放在了一个明确的框架里,虽然现在 的天文学家,不能明确指出苏美尔人的黄道宫是在哪里开始的,但接下来的时代 表精确地指出了这些。 

公元前60年到公元2100年——双鱼宫时代

公元前2 2 20年到公元前60年——白羊宫时代

公元前4380年到公元前2220——金牛座时代

公元前6 5 4 0年到公元前4 38 0年——双子宫时代

公元前8700年到公元前6540年——巨蟹座时代

公元前10860年到公元前8700年——狮子座时代

如果大洪水是发生在狮子座时代,也就是公元前10860年到公元前8700年期 间的某个时段,那么大洪水的发生日期就能很好地对应到我们的时代表中:按照 现代科学家的说法,最后一个冰河时代在南半球的突然结束,是在大约12000年 或13000年以前,而在北半球的结束是在大概又过了一两千年之后的事。

黄道带的岁差现象给了我们的结论更为广泛的支持。我们在之前就指出,纳 菲力姆人登陆地球是在大洪水之前432000年(12OSHAR' S),那时还是双鱼座时 代。因为岁差循环,432000年包括了 16个完整的循环(也就是大年),和另一个 循环的一大半,进入了狮子座时代。

现在,我们可以重现一个包含了我们的发现的完整时间表了。

距离现在的时间 事件

445000年前纳菲力姆人在恩基带领下,从第十二个夭体上来 到地球。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修建了埃利都-地球站。

430000年前大冰层开始倾斜。近东有着宜人的气候。

415000年前 恩基向内陆移动,建立了拉尔萨。

400000年前 间冰期在全球范围内出现•,恩利尔来到地球,建 立尼普尔,作为太空航行地面指挥中心。恩基建立了通往非洲南部 的水路,组织金矿工程。

360000年前纳菲力姆人建立了巴地比拉,作为他们的冶金中 心,进行熔炼和精炼。建立西巴尔,作为太空站。诸神的其他城市 也修建了起来。

300000年前 阿努纳奇的兵变。人类——“原始人工人”—— 被恩基和宁呼尔萨格创造了出来。

250000年前

200000年前

100000年前

77000年前

呼尔萨格的支持下取得了舒鲁帕克的统治权。

75000年前“地球所承受的” 个新冰河时代开始了。漫

步于地球上的人种急剧缩减。

49000年前 吉尔苏德拉(“诺亚”)——恩基的“忠实仆人” 的统治开始了 O

38000年前 “第七个经过”的严酷气候开始毁灭人类。欧洲的 尼安德特人彻底消失;只有近东的克罗马农人幸存了下来。恩利尔,对 人类不抱希望了,想要毁灭他们。

13000年前 纳菲力姆人意识到了因第十二个天体的靠近而即 将到来的巨大的潮汐波,起誓要毁灭人类。

大洪水淹没了地球,突然地结束了这个冰河时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