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言情 > 我是男生 > 第十章

我是男生 第十章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20-04-12 22:00:59 来源:本站原创

第十章

「什么?你们还要上阿第伦达克山?可是--喂!等等,等等,」叫唤了好几声后,徐焕春无奈的将电话挂断,再看着眼前几个担心害怕的友人,「不是我不说,而是东蔷交代完了,然后他说他的手机没电了,这下可怎么办?」

「怎么办呢?」爱瑟儿惊惶的咬起手指甲,「你怎么不快点说那个郑丕文要来我们这艘船上,那他铁定会快点回来的。」

「才怪,他搞不好就赶紧将她带得远远的,免得那个郑丕文做出对清凉不利的事。」克里斯大口的灌了一下红酒。

「都是陈爱芊惹的祸,没事干么和郑丕文联络又扯出我们,这下可好了,那个郑丕文现在已在路上,我们该怎么办?」乔丹也快气死了。

「我们现在就怕那个郑丕文真的是只黑狐精变成的人,那我们不就玩完了?他会不会看不到清凉,一火大将我们变成石人什么的?」杉山五郎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了。

「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徐焕春其实也很害怕,尤其他又是里面读了最多古书传奇的人,这些人想不到的一些恐怖事,他脑海里可清楚了。

「那现在怎么办呢?」爱瑟儿一把拿过克里斯手上的红酒大口的喝了一杯,

「对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这个好,这个好,等东蔷回来时,我们再和那个郑丕文斗法--」乔丹的话未歇,一个冷冷的声音竟已在徐焕春的这间舱房响起!!

「可惜你们晚了一步!」

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一个西装笔挺、外貌俊美,但气质中又带了一股邪气及诱惑的美男子就站立在众人之前。

众人齐将目光投射到他身后紧闭的那道门,门没开,这个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出现了?

乔丹大叫一声,天生的黑脸一下变得苍白,他跳到床上,「我的妈呀,他肯定是那个黑狐精!」

郑丕文冷峻一笑,「太好了,你们果然如陈爱芊所说的,全都看过宫紫妩出土的碑文,这样我也不用自我介绍了。」

「这--你真的是黑狐精变成的人?」徐焕春咽下恐惧,斗胆的问。

「你想看我的原形?」郑丕文冷凝一笑。

「不不不,谁要看,焕春你别问些有的没有的,你该告诉他宋清凉不在这儿,他别找错人!」杉山五郎也缩到床上去。

郑丕文将目光镇在爱瑟儿身上,据陈爱芊告诉他的,那个琥珀色玉就在一个叫宋清凉的女人身上,而这里就只有一个女人。

他身形一旋,众人只觉得一个影子快速的闪遇身旁,下一秒|!

「啊--」爱瑟儿惊声尖叫。

大家一回神,她身上那件露出肚脐眼的高腰T恤已经被郑丕文脱下了,她上半身光溜溜的站在众人面前,而郑丕文早已回到原位,手上还拿着她的T恤。

「你这个变态,脱我衣服,」她双手掩胸破口大骂。

「哼,粗俗的女人!」他不屑的鄙视她一眼,再将衣服扔到地上,「看来你也不是陈爱芋口中所说的宋清凉。」

「你敢说我粗俗!」爱瑟儿这辈子哪曾被说上这两个字过?

「她在哪里?」他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不知道!」她咬牙低吼。

「不知道?哈!」郑丕文的眸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众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宫紫燕的碑文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陈爱芊是个爱钱的女人,所以我给了她一大笔钱堵住她的口,让碑文再度沉人长江,可是对你们这几个知道碑文内容的人,我该如何处置?」

「我们不会说的,到死也不会说的。」怕死的乔丹这下可不管什么冒不冒险的,这生命太可贵了。

「是吗?可是你们现在就这么不合作,我如何信任你们?」

「这-」众人面面相觑。

郑丕文目露寒光,他身形一旋,一把将爱瑟儿拖了出来,在她身上点了几个穴道。

爱瑟儿哀叫一声,脸上血色全无,抱着身子在地板上痛苦的翻滚起来,「救命啊,好痛,全身就像是有好多东西咬我,救命,快救命!」

起了阵阵战栗的众人慌忙的跑近爱瑟儿的身边,但却不知如何减轻她的痛苦。

「我对你们已经很仁慈了,照我的作法,我会杀掉她来逼你们说出真话,只是你们的背景太显赫了,我不想为自己树立太多敌人,我只想要回神泉之灵,只不过--」郑丕文目光冰冷的看着狼狈的在地上翻滚,擦破不少细皮嫩肉,身上也渗出血丝的爱瑟儿,「我现在是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可是一旦惹怒了我,我也不惜杀死她,而我已经快没耐性了。」他边说边举高手。

「宋清凉和东蔷到阿第伦达克山的瀑布,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瀑布!」乔丹脱口说出。

「乔丹你--」众人瞪目结舌的瞠视着他。

「不说不行,他整完了爱瑟儿后一定会再整我们的,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为止。」

郑丕文冷笑一声,「不错,你很聪明,还有一句话,我要你们记在心上,只要让我知道你们泄露出宫紫妩碑文的一文一字,或者向他人聊起神泉之灵的事,就算我在地狱,我也会爬出来杀死你们,因为神泉之灵将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他必须认命的跟着我守卫一个人,永远不该听见外界对袍的祈求!」话语一歇,他以弹指之力解了爱瑟儿的痛楚后,身形一旋消失了。

众人赶忙扶起已停止了翻滚,但全身已伤痕累累、痛苦呻吟的爱瑟儿,徐焕春赶忙拿起医药箱为她上药。

「他一定会找到东蔷和清凉的,该怎么办呢?」爱瑟儿难过得直掉泪。

众人无语,因为这次面对的不是狂暴的野兽、狂啸的海浪、吃人的鲨鱼,而是一个千年妖精--

※※※

重回阿第伦达克山,宋清凉边走边看着落叶满地、树上只留光秃枝桠的凄凉冬景,她心中是五味杂陈。

当时的她也是站在这里,但是母亲及弟弟仍在,而今,他们都走了,她成了男生,就像她当初在这里高喊她要成为男生时所愿--

「就是这儿?」骆东蔷手捂着下巴,走到崖壁旁,看着湍急的瀑布水流。

「嗯,当时就是在这里,我大喊着『我要当男生--』喊了好几句,结果就在这个源头绽出一道琥珀色光。」她走了过去。

「小心,这两天有下雨,泥土还松软松软的。」他赶忙拉住她,「你若不小心又跌了下去,我可不希望是别人捞到你这条美人鱼。」

她站稳脚,点点头,「那现在呢?」

骆东蔷思付了一会儿,将她的脖子上的高领折迭下来,露出琥珀色玉,「试着叫叫看。」

「叫?」她有一会儿的迟钝。

「难不成我帮你叫『我要当女生』,到时若我真成了女人,那不就好笑了?」他开玩笑的睨她一眼。

她恍然大悟,但却也反调侃他一下,「这样吧,若是我叫了半天,没起什么变化,就换你叫,也许神泉让你变成了女生,那我们一男一女,不也正常了?」

「开什么玩笑?我很喜欢我的『小弟弟』,说什么也不想让它离开我的身体。」他捏了她娇俏的鼻子一下。

「变成女生不也是一种冒险?这不刺激吗?」

他再扯了她的长发一下,「是刺激,但怕的是我老妈老爸还有那一大群哥哥的脏会负荷不了,哈哈哈!」他突然笑了出来,猜测道,「不对,也许他们会很高兴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女儿、一个妹妹,还乐得帮我打扮呢,」

宋清凉也跟着笑出来。

「心情轻松点了吧?」

「原来你--」她微笑的看着他,「谢谢你这么贴心,那我叫了。」

「嗯。」他朝她眨眨眼。

她咳了咳,双手轻抚着琥珀色玉,喃声道︰「神泉之灵,谢谢你上回实现我的愿望,而我终于明白了上天将我生为女儿身的原因,所以请你听我的祈求将我变回女生吧。」她看着深情相对的骆东蔷,大声的喊着,「我要当女生,我要当女生--」

她柔亮的声音在崖涧间迥响,只是柔情相对的两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柔美的沂许之音竟将郑丕文唤了上来。

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俊美的男人就站立在他们的眼前。

骆东蔷心里泛起一股不安,他将宋清凉拉到自己的身后,「你是谁?你如何能这样凭空出现在我们眼前?」

郑丕文冷笑一声,「怎么你看起来挺聪明的,为什么没有你船上的同伴来得机灵?」

「同伴?」骆东蔷浓眉拧紧,「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逼他们说出你和你身后!!想必就是宋清凉的行踪而已。」

「你到底是谁?」

「郑丕文,这个名字现在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广告这个现代玩意儿实在太神奇了,虽然因此做了许多白工,不过还是有代价的,我还是找到了神泉之灵。」他突然将犀利的目光紧扣在宋清凉脖子上的那块琥珀色玉上。

「你到底想怎样?」看见他黑眸中突然显现的奇异光彩,骆东蔷没来由得起了一身寒颤,只能瞪视着他,「难道你真的是宫紫赚所指的黑狐精。」

郑丕文笑笑的拍拍手,「太好了,这样我也不必自我介绍,而我一向最讨厌这种虚伪的举止,而我的爱人已在千年的冰棺里等待神泉之灵良久了,我们双方就不必再浪费唇舌了。」

看着他欺身而来,骆东蔷赶忙护住身后的宋清凉,然而,一回头时,他也注意到他的脚已经站上松软的土石襄。他们已经不能再往后了。

「你们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还是乖乖的走向前来。」郑丕文双手环胸。

「你要如何取走那块琥珀玉?」宋清凉的安危是骆东蔷目前最在乎的,而那块玉就像嵌在她的皮肤似的,若是郑丕文能不伤她一丝一毫的取走它,那他也只能让他带走神泉之灵了。

郑丕文轻蔑的呸了一声,「还能怎么拿吗?神泉之灵只会寄居在活人身上或不死的涌动活水,所以杀死了她,神泉自然就会离开,在她离开时,我就能让袍寄居在我身上,当然--」他阴冷一笑,二刚提是你也不能是活人,而这个瀑布的源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瓶浓缩硝酸,打开瓶盖就往他们身后扔,骆东蔷赶忙拉着宋清凉滚到另一旁。

「东蔷,怎么办?我还不想死,还有你,我也不要你死。」吓得脸色苍白的宋清凉这会儿是涕零如雨。

「别怕,我们不会死的,不是有一句话说『邪不胜正』,这只黑狐精双手染满了鲜血,他绝对无法取走神泉之灵的。」骆东蔷低声安抚,但眼睛却始终定在郑丕文的脸上。

郑丕文邪魅的扯着嘴角笑,「精采、精采!只可惜你忘了一句话,道高一尺,魔道一丈,你们已经求救无门了。」

就上回宫紫妩的经验得知,只要神泉之灵在此,他将无法顺利的施展仙术,因此他以掌风将两人推离崖壁,左手揪起跌倒在地的宋清凉,右手掌风再起,浑厚的掌力狂怒的击向骆东蔷。

骆东蔷只觉得胸口一阵翻搅,一股热气就冲了上来,在吐出口的剎那,他虚弱的跌坐地上瞪着他吐出口的那一摊鲜血。

「不!」冷汗直流的宋清凉面色如死灰,她心惊胆战的大叫着,「求求你,神泉之灵,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突然一道琥珀色光璀璨耀眼的划遇山头,宋清凉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推挤着直往瀑布的源头而去,可是刚刚郑丕文倒了一瓶味道像极了硝酸的东西--顿时,冰意窜进脊骨,她打了一个哆嗦,惊惧的看着骆东蔷,「救我、救我!」

骆东蔷虽身受重伤,但看到她被那道琥珀光芒直往崖边吸去时,他挣扎着爬向她,「清凉、清凉!!」

蓦地,他的耳畔传来一个柔美的女声,「我会将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他愣住了,因为四周并没有另一个女人,可是就在他怔忡的那一秒,宋清凉的尖叫声陡起,他错愕的看着她落下瀑布.跟着飞溅的水花消失在他的视线。

「不!」他从心坎深处发出一声痛彻心肺的雷霆怒吼。

郑丕文全身僵立的伫立在瀑布旁,在琥珀色光绽放的那一剎那,他就发觉自己全身都动不了,然而,在宋清凉跌落瀑布的剎那,他却清楚的看到她脖子上的琥珀玉快速的出现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眸后再消失不见,而那双眼睛是似曾相识的--

突然,一切归于乎静了,琥珀色光也不见了,只是骆东蔷知道这不是梦,因为郑丕文还僵直的站立崖边,而自己再也忍受不了那全身被撕裂的痛楚而晕厥过去

郑丕文表情凄冷,他死气沉沉的瞅着瀑布,「夸父逐日吗?不,不会的,我一定找得到你的,神泉之灵。」语毕,他跟着纵身一跳、跃下万丈瀑布--

※※※

七个月后南极

湛蓝如镜的海面上,几座晶莹剔透的淡蓝、深蓝色玻璃般的冰山勾勒出一幅人间美景,而「贵族颓废号」就停泊在冰山一隅,另一边则是一个几乎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一群群昂首阔步的企鹅正好奇的采视着这艘巨大的轮船。

爱瑟儿将自己的皮衣拉得更紧些,再将目光放在站立在船首的骆东蔷,一来到目的地了,他还是这样闷闷不乐。」

「怎么说呢?当他在山上被游客发现送到医院后︰他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被震碎了,要不是利用各个最先进的医学仪器及药物治疗他近三个月,到鬼门板走了一趟的他早死了,」徐焕春无限欷吁的摇摇头,「算算时间,清凉跌入瀑布也有七个多月了,还有那个郑--」

「你不要命了,还提那个名字!」乔丹担忧的看看四周、。

众人只听到姓氏而已;脸色全部丕变。

徐焕春将到口的「丕文」咽下去,只是他仍好奇的想知道那只黑狐精究竟跑到哪襄去了?

那则千万酬劳的广告在郑丕文消失不见后,仍然沸腾了好一阵子,不过,由于郑丕文一直没有跟那些谎称有琥珀玉的人接触,因此久而久之,这波狂潮也终究平息无波了,至于道歉频频的陈爱芊已被他们列为拒绝往来户。

杉山五郎摇摇头,「真没想到东蔷会是个痴心漠子,自己在臀院被救醒时,部剩不到半条命了,他还是直嚷着要去救清凉。」

「那是你还没有真心爱上一个人,不然的话你也会像他一样即使是在治疗中,也会一直询问救难队搜索的进度。」爱瑟儿语重心长的道。

克里斯大大的叹了一声,「逞能怎样呢?别说公家的救难人员,骆家、我们各自私下请托的救难人员,浩浩荡荡都敷不清有多少人,我敢说这一定是太平洋有始以来最热闹的一次,那些人员只差没将海水给抽上岸来搜寻而已。」

「是啊,在东蔷治疗的三个月期间,救难人员进入水中都不下敷千回,东蔷身体一痊愈,又亲自上阵在海里搜寻近两个月,前前后后共花了五个月时间,他才放弃。」乔丹心中也是酸酸的,「其实清凉这个女孩也是挺苦命的,家里那样了,好不容易碰上个至爱,她又没变回女生,这下子恐怕早已成了大鱼小鱼的晚餐,啃得尸骨无存了。」

「咦?」徐焕春突然注意到前方一群以腹部滑落在庞大的圆石上嬉戏玩闹的企鹅突然大声呱呱呱的鼓噪起来。

众人将目光全聚集在那里,连陷入沉思的骆东蔷也将目光移向那,他习惯性的拿起望远镜,注意到那群企鹅好像围着一团黑黑的东西--

他将望逮镜的倍数放大,看到的是一头流泻的丝绸乌丝,他的心猛地一震,可能吗?他找了她五个多月却始终没有她的下落,而这里离纽约何其远,她怎么可能漂流到这里来?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那声柔美的女声也仿--不再犹豫,他火速的脱下身上厚重的衣服,在众人还搞不清楚他要做什么时,他纵身一跳,跃入冰冷的水中。

爱瑟儿尖叫一声,「快下去救他,他想不开了。」

徐焕春眉心拢聚,「要跳海也没必要多此一举的脱掉衣服,再说,东蔷也不是那种会自杀的人。」

虽然这么说,但众人的心还是吊在半空中,在看见他直往那群吵闹的企鹅游过去时,众人互看一眼,全不知所以。

骆东蔷奋力的游,虽然寒彻透骨的海水刺痛了他的身体,但在看见宋清凉那日跌入瀑布的黑色套装时,他不由得笑了。

他终于游近她了,他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再轻柔的拨开她的黑发,而宋清凉那张美丽的容颜再度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几乎无法抑制那奔腾而出的澎湃喜悦,紧紧的将她拥在胸口,感觉她的心跳还有她温暖的呼吸。

「谢谢、谢谢,不管你是哪方的神灵或是你就是神泉之灵,谢谢你再度将她带回我的身边,谢谢!」他感激的热泪滑落眼眶,滴落在宋清凉白皙的脸蛋上,她呻吟一声,幽然的苏转过来。

「清凉、清凉。」他喜上眉梢的看着她略颢困惑的绝色脸孔。

「东、东蔷。」她柳眉紧皱,突然感受到四周冰冷的海水,「好冷。」

「我先带你上船。」他拥着她往回游。

「这是怎一回事?我怎么会在这?冰山、企鹅?这是南极?」她讶异的看着周围再看向他。

「没错,我们分开七个多月了,我一直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结果你竟然在这里,难怪搜索队几乎将整个太平洋翻过来了还是找不到你。」

「七个多月?我知道我一直沉睡着,但没想到竟睡了这么久,那郑丕文呢?」

「他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神泉之灵呢?」宋清凉脚下继续踢水,但低头摸了摸脖子,「那块琥珀色玉不见了!一她继续往胸口摸去,突地一怔,再不可思议的揉了揉那一对久违不见的浑圆胸脯,「东、东蔷,我--」

「怎么了?」骆东蔷好奇的贴进她的手感受到她颇为可观的胸脯,他眼睛一亮,「你变回女生了?」

「应该是,呃!!我再检查一个地方,不过那里你可不能乱摸。」她羞红着脸将手移向短裙,在抚摸到那儿平顺没有凸出物后,她高兴的拥住他,大叫着,「我变回来了,我变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他紧紧回拥着她,低下头给她深情的一吻。

站在甲板上的众人在惊见宋清凉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时,讶异的嘴巴大张到几乎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不过,一想到黑狐精、再想起神泉之灵将宋清凉女变男的神力后,她会毫发未伤的出现在这儿,似乎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过,他们两人的嘴巴好像黏住了,这吻也历时太久了,因为众人实在很想去、检查检查宋清凉是否变回女生了?但左等右等,他们两人还在吻--

「这海水不冰吗?吻这么久不会没呼吸吗?」乔丹等得都不耐烦了。

爱瑟儿嗤之以鼻的瞪他一吻,「你懂什么?还叫世纪之吻。又叫生离死别后的重逢之吻。」

徐焕春、乔丹、杉山五郎和克里斯全交换了一下目光,耸耸肩,心想罢了,就让他们将这七个多月的相思之情全化为热吻吧,这热吻及热情铁定能将他们身下的冰水化为温水,再说,一旁有万年冰山,另一旁还有一大群可爱的企鹅观众,只要他们喜欢,就让他们继续吻下去吧!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