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阅历 > 啼笑因缘 > 第十七回 裂券飞蚨绝交还大笑 挥鞭当药忍痛且长歌

第十七回 裂券飞蚨绝交还大笑 挥鞭当药忍痛且长歌

却说家树见着凤喜,以为她还像从前一样,很有感情,所以说要她一路同去。凤喜听到这话,不由得吓了一吓,便道:「大爷,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这样败柳残花的人,你还愿意吗?」家树也道:「你这是什么话?」凤喜道:「事到如今,什么话都不用说了。只怪我命不好,做了一个唱大鼓书的孩子,所以自己不能作主。有势力的要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像你樊大爷,还愁讨不到一头好亲事吗?把我丢了吧。可是你待我的好处,我也决不能忘了,我自然要报答你。」家树抢着道:「怎么样?你就从此和我分手了吗?我知道,你的意思说,以为让姓刘的把你抢去了,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不好意思再嫁我,其实是不要紧的。在从前,女子失身于人,无论是愿意,或者被强迫的,就像一块白布染黑了一样,不能再算白布的;可是现在的年头儿,不是那样说,只要丈夫真爱他妻子,妻子真爱他丈夫,身体上受了一点侮辱,却与彼此的爱情,一点没有关系。因为我们的爱情,都是在精神上,不是在形式上,只要精神上是一样的,──」家树这样絮絮叨叨的向下说着,凤喜却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白布鞋尖,去踢那石凳前的乱草。看那意思,这些话,似乎都没有听得清楚。

家树一见这样,很着急,伸手携着她一只胳膊,微微的摇撼了两下,因问道:「凤喜,怎么样,你心里还有什么说不出来的苦处吗?」凤喜的头,益发的低着了,半晌,说了一句道:「我对不起你。」家树放了她的手,拿了草帽子当着扇子摇了几摇道:「这样说,你是决计不能和我相合了!也罢,我也不勉强你。那姓刘的待你怎么样,能永不变心吗?」凤喜仍旧低着头,却摇了两摇。家树道:「你既然保不住他不会变心,设若将来他真变了心,他是有势力的,你是没有势力的,那怎样办?你还不如跟着我走吧。人生在世,富贵固然是要的,爱情也是要的。你是个很聪明的人,难道这一点,你还看不出来?而况且我家里虽不是十分有钱,不瞒你说,两三万块钱的家财,那是有的。我又没有三兄四弟,有了这些个钱,还不够养活我们一辈子的吗?」凤喜本来将头抬起来了,家树说上这一大串,她又把头低将下去了。家树道:「你不要不作声呀!你要知道,我望你跟着我走,虽然一半是自己的私心,一半也是救你。」

只在这时,凤喜忽然抬起头来,扬着脸问家树道:「一半是救我吗?我在姓刘的家里,料他也不会吃了我,这个你倒可以放心。」家树听到这话,不由得他的脸色不为之一变,站在一边,只管发愣。停了一会,点了一点头道:「好,这算我完全误会了。你既是决定跟姓刘的,你今天来此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和我告别,今生今世,永不见面了吧?」凤喜道:「你别生气,让我慢慢的和你说,人心都是肉做的,你樊大爷待我那一番好处,我哪里忘得了!可是我只有这个身子,我让人家强占了去了,不能分开一半来伺候你。」家树皱了眉,将脚一顿道:「你还不明白,只要你肯回来──」凤喜道:「我明白,你虽然那样说不要紧,可是我心里总过不去的!干脆一句话,我们是无缘了。我今天是偷出来的,你不见我还穿着这样一身旧衣服吗?若是让他们看见了,放了好衣服不穿,弄成这种样子,他们是要大大疑心的。我自己私下也估计了一下子,大概用你樊大爷的钱,总快到两千吧。我也没有别个法子,来报你这个恩。不瞒你说,那姓刘的一把就拨了五万块钱,让我存在银行里。这个钱,随便我怎么样用,他不过问。现在我自己,也会开支票,拿钱很方便。」说到这里,凤喜在身上掏出一个粉镜盒子来,打开盒子,却露出一张支票。她将支票递给家树道:「不敢说是谢你,反正我不敢白用大爷的钱。」

当凤喜打开粉镜,露出支票的时候,家树心里已是噗突噗突跳了几下;及至凤喜将支票送过来,不由得浑身的肌肉颤动,面色如土。她将支票递过来,也就不知所以的将支票接着,一句话说不出来。停了一停,醒悟过来了,将支票一看,填的是四千元正,签字的地方,印着小小的红章,那四个篆字,清清楚楚,可以看得出,乃是「刘沈凤兮」。家树镇定了自己的态度,向着凤喜微笑道:「这是你赏我的钱吗?」凤喜道:「你干吗这样说呀?我送你这一点款子,这也无非聊表寸心。」家树笑道:「这倒确是你的好心,我应该领受的。你说花了我的钱,差不多快到两千,所以现在送我四千,总算是来了个对倍了。哈哈!我这事算做得不错,有个对本对利了。」越说越觉得笑容满面,说完了笑声大作,昂着头,张着口,只管哈哈哈笑个不绝。

凤喜先还以为他真欢喜了,后来看到他的态度不同,也不知道他是发了狂,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靠了石桌站住,呆呆的向他望着。家树两手张开,向天空一伸。大笑道:「好,我发了财了!我没有见过钱,我没有见过四千块钱一张的支票,今天算我开了眼了,我怎么不笑?天哪!天哪!四千块一张的支票,我没有见过呀!」说着,两手垂了下来,又合到一处,望了那张支票笑道:「你的魔力大,能买人家的身子,也能买人家的良心;但是我不在乎呢!」两手比着,拿了支票,嗤的一声,撕成两半边。接上将支票一阵乱撅,撕成了许多碎块,然后两手握着向空中一抛,被风一吹,这四千元就变成一二十只小白蝴蝶,在日光里飞舞。家树昂着头笑道:「哈哈,这很好看哪!钱呀,钱呀,有时候你也会让人看不起吧!」

到了这时,凤喜才知道家树是恨极了这件事,特意撕了支票来出这一口气的。顷刻之间,既是羞惭,又是后悔,不知道如何是好。待要分说两句,家树是连蹦带跳,连嚷带笑,简直不让人有分说的余地。就是这样,凤喜是越羞越急,越急越说不出话,两眼眶子一热,却有两行眼泪,直流下来。

家树往日见着她流泪,一定百般安慰的:今天见着她流泪,远远的弯了身子,却是笑嘻嘻的看着她。凤喜见他如此,越是哭得厉害,索性坐在石凳上伏在石桌上哭将起来。家树站立一边,慢慢的止住了笑声,就呆望着她。见她哭着,两只肩膀只管耸动,虽然她没有大大的发出哭声,然而看见这背影,知道她哭得伤心极了。心想她究竟是个意志薄弱的青年女子,刚才那样羞辱她,未免过分。爱情是相互的,既是她贪图富贵,就让她去贪图富贵,何必强人所难!就是她拿钱出来,未尝不是好意,她哪里有那样高超的思想,知道这是侮辱人的行为。思想一变迁,就很想过去陪两句不是。这里刚一移脚,凤喜忽然站了起来,将手揩着眼泪,向家树一面哭一面说道:「你为什么这样子对待我?我的身子,是我自己的,我要嫁给谁,就嫁给谁,你有什么法子来干涉我?」说着,她一只手伸到衣袋里,掏出一个金戒指来,将脚一顿道:「我们并没有订婚,这是你留着给我做纪念的,我不要了,你拿回去吧。」说时,将戒指向家树脚下一丢。恰好这里是砖地,金戒指落在地上,叮铃铃一阵响。家树不料她一翻脸,却有此一着,弯着腰将戒指捡起,便戴在指头上,自说道:「为什么不要?我自己还留著作纪念呢。」说毕,取了帽子,和凤喜深深的一鞠躬,笑嘻嘻的道:「刘将军夫人,愿你前途幸福无量!我们再见了。」说毕,戴着草帽,掉转身子便走。一路打着哈哈,大笑而去。

凤喜站在那里,望着家树转入柏林,就不见了。自己呆了一阵子,只见东边的太阳,已慢慢升到临头,时候不早了,不敢多停留;又怕追上了家树,却是慢慢的走出内坛。她的母亲沈大娘,由旁边小树丛里,一个小亭上走下来,迎着她道:「怎么去这半天,把我急坏了。我看见樊大爷,一路笑着,大概他得了四千块钱,心里也就满足了。」凤喜微笑,点着头道:「他心里满足了。」沈大娘道:「哎呀,你眼睛还有些儿红,哭来着吧?傻孩子!」凤喜道:「我哭什么?我才犯不上哭呢。」说着,掏出一条潮湿的手绢,将眼睛擦了一擦。沈大娘一路陪着行走,一路问道:「樊大爷接了那四千块钱的支票,他说了些什么呢?」凤喜道:「他有什么可说的!他把支票撕了。」沈大娘道:「什么,把支票撕了?」于是就追着凤喜,问这件事的究竟。凤喜把家树的情形一说,沈大娘冷笑道:「生气?活该他生气!这倒好,一下说破了,断了他的念头,以后就不会和咱们来麻烦了。」凤喜也不作声,出了外坛雇了车子,同回母亲家里,仍然由后门进去,急急的换了衣服,坐上大门口的汽车,就向刘将军家来。

因为凤喜出去得早,这时候回来,还只有八点钟。回到房里,秀姑便不住的向她打量。凤喜怕被别人看出破绽来,对屋子里的老妈子道:「你们都出去,我起来得早了,还得睡睡呢。」大家听她如此说,都走开了。凤喜睡是不要睡,只是满腔心事,坐立不安,也就倒在床上躺下,便想着家树今日那种大笑,一定是伤心已极。虽然他的行为不对,然而他今日还痴心妄想,打算邀我一同逃走,可见他的心,的确是没有变的。但是你不要钱,也不要紧,为什么当面把支票扯碎来呢?这不是太让我下不去吗?──糊里胡涂的想着,便昏昏沉沉的睡去。及至醒来,不觉已是十一点多钟了。坐在床上一睁眼,就见秀姑在外面探头望了一望。凤喜对她招招手,让她走了进来。秀姑轻轻的问道:「你见着他没有?」凤喜只说了一声「见着了」,就听到外面老妈子叫道:「将军回来了。」秀姑赶快闪到一边站住。

那刘将军一走进门,也不管屋子里有人没人,抢着上前,走到床边,两手按了凤喜两只肩膀,轻轻拍了两下,笑道:「好家伙!我都由天津回到北京了,你还没有起来。」手捧了凤喜的脸,将头一低。凤喜微微一笑,将眼睛向秀姑站的地方一瞟,又把嘴一努。刘将军放了手掉转身来,向秀姑先打了一个哈哈,然后笑道:「你昨天就来了吗?」秀姑正着脸色,答应了一声「是。」刘将军回头向凤喜道:「这孩子模样儿有个上中等。就是太板一点儿。」又和秀姑点着头笑道:「你出去吧,有事我再来叫你。」刘将军忽然向凤喜的脸上注视着道:「你又哭了吗?我走了,准是你想着姓樊的那个小王八蛋。」两手扶了凤喜的肩膀向前一推,凤喜支持不住,便倒在床上了。凤喜一点也不生气,坐了起来,用手理着脸上的乱发,向他笑道:「你干吗总是这样多心?我干什么想他?我是起了一个早,回去看了看我妈。我妈昨晚晌几乎病得要死,你想想看,我有个不着急的吗?」刘将军笑道:「我猜你哭了不是?你妈病了,怎么不早对我说,我也好找个大夫给她瞧瞧去。小宝贝儿哪,你要什么,我总给你什么。」说着,一伸手,又将凤喜的小脸泡儿撅了一下。

秀姑一见这副情形,很不入眼,一低头,就避出屋外去。她心里想着,这种地方,怎样可以长住呢?但是凤喜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自己转达,却又不敢断定,总得等一个机会,和她畅谈畅谈,然后才可以知道她和家树的事情,究竟如何?因此一想,便忍耐着住下了。

刘将军在屋子里麻烦了一阵子,已到开午饭的时候,就和凤喜一路出来吃午饭去了。一会子工夫,伺候吃饭的老妈子来对秀姑说:「将军不喜欢年纪大的,还是你去吧。」秀姑走到楼下堂屋里,只见他二人,对面坐着。刘将军手上拿了一个空碗向秀姑照了一照,望着她一笑,那意思就是要秀姑盛饭。秀姑既在这里,不能不上前,只得走到他面前,接了碗过来。他左手上的空碗,先不放着,却将右手的筷子倒过来,在秀姑的脸上,轻轻的戳了一下,笑道:「你在那张总长家里也闹着玩吗?」秀姑望了他一眼,却不做声,接过碗给他盛了饭,站到一边。凤喜笑道:「人家初来,又是个姑娘,别和人家闹,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刘将军道:「有什么怪不好意思?要不好意思,就别到人家家里来。我瞧你这样子,倒是有点儿吃醋。」凤喜见他脸上并没有笑容,就不敢做声。刘将军回过头来,和秀姑笑道:「别信你太太的话。我要闹着玩,谁也拦阻不了我。你听见说过没有?北京有种老妈子,叫做──叫做──哈哈,叫做上炕的。」

这时,秀姑正在一张茶几边,茶几上有一套茶杯茶壶,手摸着茶壶,恨不得拿了起来,就向他头上劈了过去。凤喜眼睛望了她,又望了一望门外院子里。看那院子里,正有几个武装兵士,走来走去。秀姑只得默然无语,将手缩了回来。他二人吃完了饭,另一个老妈子打了手巾把过去。刘将军却向凤喜笑道:「刚才我说了你一句吃醋,大概你又生气了。这里又没有外人,我说了一句,又要什么紧呢?小宝贝儿,别生气,我来给你擦一把脸。」说着,他也不管这儿有人无人,左手一抱,将凤喜搂在怀里,右手拿了洗脸手巾,向她满脸一阵乱擦。凤喜两手将手巾拉了下来,见刘将军满脸都是笑容,便撅了嘴,向旁边一闪道:「谢谢,别这样亲热,少骂我两句就是了。」刘将军笑道:「我是有口无心的,你还有什么不知道?以后我不生你的气就是了。」凤喜也不说什么,回身自上楼去了。秀姑不敢多在他面前停留,也跟着她走上楼去,便和大家在楼廊上搭的一张桌子上吃饭。

秀姑她们吃饭吃到半中间,只见刘将军穿着短衣,袖子卷得高高的,手上拿了一根细藤的马鞭子,气势汹汹的走了上来。大家看了他这种情形,都为之一怔。他也不管,把脚步走着咚咚的响,掀开帘子,直到屋子里去。在外面就听到他大喝一声道:「我今天打死你这贱东西!」只这一句话说完,就听见鞭子刷的响了一声,接上又是一声「哎哟」,嚎啕大哭起来。顷刻之间,鞭子声,哭声,嚷声,骂声,东西撞打声,闹成了一起。秀姑和三个老妈子吃饭,先还怔怔的听着,后来凤喜只嚷:「救命哪!救命哪!」秀姑实在忍耐不住,放下碗来就跑进房去。其余三个老妈子见着这种情形,也跟了进去。只见凤喜蹲着身子,躲在桌子底下,头发蓬成一团,满面都是泪痕,口里不住的嚷,人不住左闪右避。刘将军手上拿了鞭子向着桌子腿与人,只管乱打乱抽。秀姑抢了上前,两手抱住他拿鞭子的一只手,连叫道:「将军,请你慢慢说,可别这样。」刘将军让秀姑抱住了手,鞭子就垂将下来,望着桌子底下,不住的喘气。那三个老妈子,见秀姑已是劝解下来了,便有人上前,接过了鞭子;又有人打了手巾把,给他擦脸;又有人斟上一杯热茶,送到他手上。

秀姑看看他不会打了,闪开一边,只见屋里的东西,七零八乱,满地是衣袜瓷器碎玻璃。就是这一刻儿工夫,倒不料屋子里闹得如此的厉害!再看桌子底下的凤喜,一只脚穿了鞋,一只脚是光穿了丝袜,身上一件蓝绸缎衫,撕着垂下来好几块,一大半都染了黑灰,她简直不像人样子。秀姑走上前,向桌子下道:「太太,你起来洗洗脸吧。」刘将军听到这一声「太太」,将手上的茶杯,连着一满杯茶,当一声,摔在楼板上,突然站了起来喝着道:「什么太太?她配吗?他妈的臭窑姐儿,好不识抬举!我这样的待她,你会送一顶绿帽子给我戴。」说着,他又捡起了楼板上那根鞭子。秀姑便抢住他拿鞭的手,向他微笑道:「将军,你怎么啦?她有什么不对,尽管慢慢的问她。动手就打,你把她打死了,也是分不出青红皂白的!你瞧我吧。」说着,又向他作了一个长时间的微笑。他手上的鞭子,自然的落在地下。秀姑将一张椅子,移了一移,因道:「你坐下,等她起来,你有什么话再和她说,反正她也飞不了。你瞧,你气得这个样儿!」说着,又斟了一杯茶,送到刘将军手里,笑道:「你喝一点儿,先解解渴。」刘将军看看秀姑道:「你这话倒也有理,让她起来,等我来慢慢的审问她。我也不怕她飞上天去。」接过那一杯茶一仰脖子喝了。秀姑接过空杯子,由桌子底下,将凤喜拉出来。暗暗向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把她拉到隔壁的屋子里去,给她洗脸梳头。别的老妈子要来,秀姑故意将嘴向外面一努,教她们伺候男主人。老妈子信以为真,就不曾进来了。

这里秀姑细看凤喜身上,左一条红痕,右一条红痕,身上犹如画的红网一样。秀姑轻轻的道:「我的天,怎么下这样的毒手!」凤喜本来止住了哭,不过是不断的叹着冷气。秀姑这一惊讶,她又哭将起来,紧紧的拉住了秀姑的手,好像有无限的心事,都由这一拉手之中,要传说出来。秀姑也很了解她的意思,因道:「这或者是他一时的误会,你从从容容的对他说破也就是了。不过你要想法子,把我的事遮掩过去。我倒不要紧,别为了这不相干的事,又连累着我的父亲。」凤喜道:「你放心,我不能那样不知好歹。你为了我们的事这样的失身分,我还能把你拉下水来吗?」秀姑安顿了她,不敢多说话,怕刘将军疑心,就先闪到外边屋子里来。

刘将军见秀姑出来,就向她一笑,笑得他那双麻黄眼睛,合成了一条小缝,用一个小萝卜似的食指指着她道:「你别害怕,我就是这个脾气,受不得委屈。可是人家要待我好呢,把我这脑袋割了给他,我也乐意。你若是像今天这样做事,我就会一天一天的更加喜欢你的。」刘将军说着话,一手伸了过来,将秀姑的胳膊一捞,就把她拉到怀里。秀姑心中如火烧一般,恨不得回手一拳,就把他打倒,只得轻轻的道:「这些个人在这儿,别这样呀。你不是还生着气吗?」刘将军听她如此说,才放了手,笑道:「我就依着你,回头我们再说吧。」

这时,凤喜已是换了一件衣服走了出来。刘将军立刻将脸一板,用手指着她道:「你说,你今天早上,为什么打你妈家里后门溜出去了,我可有人跟着呢。你不是到先农坛去了吗?你说那是为什么?你还瞒着我,说瞧你妈的病吗?那老帮子就不是好东西!她带着你为非作歹,可和你巡风,你以为我到了天津去了,你就可以胡来了。可是我有耳报神,我全知道呢。你好好的说,说明白了,我不难为你。要不然,你这条小八字儿,就在我手掌心里。」说着,将左手的五指一伸,咬着牙捏成了拳头,翻了两个大眼睛望着她。

凤喜一想,这事大概瞒不了,不如实说了吧。因道:「你不问青红皂白,动手就打,叫我说什么?现在你已经打了我一顿,也出了气,可以让我说了。我现在不是决计跟着你过吗?可是我从前也得过姓樊的好处不少,叫我就这样把他扔了,我心里也过不去。我听到我妈说,他常去找我妈。我想我是姓刘的人啦,常要他到我家里去走着,那算怎么一回事呢?所以我就对妈说,趁你上天津,约他会一面。一来呢,绝了他的念头,不再找我家了。二来呢,我也报他一点儿恩。所以我开了一张四千块钱的支票给他。他一听说我跟定了你,把支票就撕了,一句话不说,就走了。你想,我要是还和他来往,我约着他在家里会面,那多方便。我不肯让他到我家里去,就是为了不让他沾着。你信不信,可以再打听去。」

刘将军听了她这话,不觉得气先消了一半,因道:「果然是这样吗?好,我把人叫你妈去了,回头一对口供,对得相符,我就饶了你;要不然,你别想活着。」说到这里,恰好听差进来说:「外老太太来了。」刘将军喝道:「什么外老太太,她配吗?叫她在楼下等着。」秀姑就笑着向他道:「你要打算问她的话,最好别生气,慢慢的和她商量着。我先去安顿着她,你再消消气,慢慢的下来。看好不好呢?」刘将军点头道:「行!你是为着我的,就依着你。」

秀姑连忙下楼,到外面将沈大娘引进楼下,匆匆的对她道:「你只别提我,说是姓樊的常到你家,你和姑娘约着到先农坛见面。其余说实话,就没事了。」沈大娘也猜着今天突然的派人去叫来,而且不让在家里片刻停留,料着今日就有事,马上到了刘家。及至一听秀姑的话,心里不住的慌乱。秀姑只引她到屋子里来就走开了,又不敢多问。

不多一会,刘将军已换了一件长衣,一面扣纽扣,一面走进屋来。沈大娘因他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就老远的迎着他,请了个双腿安。刘将军点了点头道:「你姑娘太欺负我了。对不住,我教训了她一顿,你知道吗?」沈大娘笑道:「她年轻,什么不懂,全靠你指教。怎么说是对不住啊!」刘将军道:「你坐下,我有话要和你慢慢说。」就正中的紫檀方桌上,指着旁边的椅子,沈大娘坐下了。刘将军道:「你娘儿俩今天早晌做的事,我早知道了。你说出来,怎么回事?若是和你姑娘口供对了,那算我错了;若是不对,我老刘是不好惹的!」沈大娘一听,果然有事,料着秀姑招呼的话没有错,就照着她的意思把话说了。刘将军听着口供相同,伸手抓了抓耳朵,笑道:「他妈的,我真糟糕!这可错怪了好人。其实这样办,我也很赞成,明的告诉我,我也许可的,反正你姑娘是一死心儿跟着我啊。你上楼给我劝劝她去,我还有事呢。」

沈大娘不料这大一个问题,随便几句话就说开了,身上先干了一把汗。到了楼上,只见凤喜眼睛红红的,靠了桌子,手指上夹了一支烟卷,放在嘴里抽着。就在她抬着胳膊的当儿,远远看见她手脉以下,有三条手指粗细的红痕。凤喜看见母亲只叫了一声妈,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秀姑在旁看到,倒替她们着急,因道:「这祸事刚过去,你又哭?」沈大娘一看这样子,就知道她受了不小的委屈,连忙上前,拉着她的胳膊,问道:「这都是打的吗?」凤喜道:「你瞧瞧我身上吧。」说着,掉过背去,对了她的妈。沈大娘将衣襟一掀,倒退两步,拖着声音道:「我的娘呀,这都是什么打的,打得这个样子厉害!我的──儿──」只这一个「儿」字,她也哭了。凤喜转过身,握着她母亲的手,便道:「你别哭,哭着让他听到了,他一生气,那藤鞭子我可受不了!」秀姑道:「这话对。只要说明白了,把这事对付过去了,大家乐得省点事。干吗还闹不休?」沈大娘道:「大姑娘,你哪里知道,我这丫头,长这么大,重巴掌也没有上过她的头。不料她现在跟着将军做太太,一呼百诺的,倒会打的她满身是伤。你瞧,我有个不心痛的呀!」这几句话说着,正兜动了凤喜一腔苦水,也哽哽咽咽,哭了起来。

秀姑正待劝止她们不要哭,那刘将军却放开大步,走将进来。秀姑吓了一跳。她母女两人正哭得厉害,他一不高兴,恐怕要打在一处。心里一横,他果然那样做,今天我要拚他一下,非让他受一番教训不可。不料那刘将军进来,却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对沈大娘笑道:「刚才你说的话,我听到了。你说你舍不得你姑娘,我哪里又舍得打她。可是你要知道,咱们这样有面子的人,什么也不怕,就怕戴绿帽子!无论怎么说,你们瞒着我去瞧个小爷们,总是真的。就这一点,我就可以拿起枪来打死了她。」刘将军说到这里,右手捏了拳头,在左掌心里,击了一下,又将脚一顿。同时这屋子里三个女人,都不由得吃了一惊。刘将军又接着道:「这话可又说回来了,她虽然是瞒着我作的事,心眼儿里可是为着我。我抽了她一顿鞭子,算是教训她以后不要冒失。我都不生气,你们还生气吗?」

沈氏母女本就有三分怕他,加上又叮嘱不许生气,娘儿俩只好掏出手绢,揩了一揩眼睛,将泪容收了。刘将军对沈大娘道:「现在没事,你可以回去了。你在这里,又要引着她伤心起来的。」沈大娘见女儿受了这样的委屈,正要仔仔细细和她谈一谈,现在刘将军要她回家,心里未免有点不以为然,因笑道:「我不惹她伤心就是了。你瞧,这屋子里弄得乱七八糟,我给她收拾收拾吧。」刘将军道:「我这里有的是伺候她的人,这个用不着担心,你回去吧。你若不回去,那就是存心和我捣乱了。」凤喜道:「妈!你回去吧,我不生气就是了。」沈大娘看了看刘将军的颜色,不敢多说,只得低着头回去了。

当下刘将军叫人来收拾屋子,却带凤喜到楼下卧室里去烧鸦片烟,并吩咐秀姑跟着。到了卧室里,铜床上的烟具是整日整夜摆着,并不收拾的,凤喜点了烟灯,和刘将军隔着烟盘子,横躺在床上。刘将军歪了头,高枕在白缎子软枕上,含着微笑,看看凤喜,又看看秀姑,一只手先抚弄着烟扦子,然后向她点了一点,笑道:「烧烟非要你们这种人陪着,不能有趣味。」又指着秀姑道:「有了你,那些老帮子我就看不惯了。你好好的巴结差使,将来有你的好处。我只要痛快,花钱是不在乎的。」秀姑不作声,扬了头只看壁上镜框中的西洋画。凤喜只把烟扦子拈着烟膏子烧烟,却当不知道。

原来凤喜本不会烧烟,因为到了刘家来,刘将军非逼着她烧烟不可,她只得勉强从事。好在这也并非什么难事,自然一学自会。刘将军因她不作声,便问道:「干吗不言语,还恨我吗?」凤喜道:「说都说明白了,我还恨你做什么呢?况且我做的事,本也不对,你教训我,是应该的。」说着,拿起烟枪,在烟斗上装好了烟泡,便递了过来,在刘将军嘴上碰了一碰,同时笑着向他道:「你先抽一口。」刘将军笑着捧了烟枪抽起来,因笑道:「你现在不恨我了吗?」凤喜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你教训我也是应该的,怎么你还说这话呢?」刘将军笑道:「你嘴里虽然这样说,可是你究竟恨我不恨,是藏在你心里,我哪里会知道!」凤喜道:「这可难了。你若是不相信,自然我嘴里怎么说也不成。我又没有那样的本领,可以把心掏给你看。」刘将军笑道:「我自然不能那样不讲理,要你掏出心来。可是要看出你的心来,也不算什么,只要你好好儿的唱上一段给我听,我就会看出你的心来了。你果然不恨我,你就会唱得像平常一样;若是你心里不乐意,你就唱不好的。你唱不唱?」凤喜笑道:「我为什么不唱?你要唱什么,我就唱什么。」刘将军喷着烟突然坐了起来,将大腿一拍道:「若是这样,我就一点不疑心了。你随便唱吧,越唱得多,我越是不疑心。你别烧烟,我自己会来。」说着又倒在床上,斜着眼睛,望了凤喜道:「你唱你唱。」

凤喜看那样子,大概是不唱不行。自己只轻轻将身子一转,坐了起来。只在这一转身之间,身上的皮肤,和衣裤互相磨擦,痛入肺腑,两行眼泪,几乎要由眼睛眶子里抢了出来。但是这眼泪真要流出来,又是祸事,连忙低了头咳嗽不住,笑道:「烟呛了嗓子,找一杯茶喝吧。」于是将手绢擦了眼睛,自己起身倒了一杯茶喝。刘将军道:「这两天你老是咳嗽,大概伤了风了。可是我这一顿鞭子,当了一剂良药,一定给你出了不少的汗。伤风的毛病,只要多出一点儿汗,那就自然会好的。」凤喜笑道:「这样的药,好是好,可是吃药的人,有些受不了呢!」她说时,用眼睛斜看着刘将军微笑。刘将军笑道:「你这小东西,倒会说俏皮话。你就唱吧,这个时候,我心里乐着呢。」

凤喜将一杯茶喝完了就端了一张方凳子,斜对床前坐着,问道:「唱大鼓书,还是唱戏呢?」刘将军道:「大鼓书我都听得腻了,戏是清唱没有味,你给我唱个小调儿听听吧。」凤喜没有法子,只得从从容容的唱起来。唱完了一支,刘将军点头道:「唱得不错。」因见秀姑贴近房门口一张茶几站着,便笑问道:「这曲子唱得很好听吗?你会不会?」秀姑用冷眼看着他,牙齿对咬着,几乎都要碎开。这时他问起来了,也不好说什么,只微笑了一笑。刘将军对凤喜道:「唱得好,你再唱一个吧。」凤喜不敢违拗,又唱了一个。刘将军听出味来了,只管要她唱,一直唱了四个,刘将军还要听。凤喜肚子里的小调,向来有限,现在就只剩一个《四季相思》了。这个老曲子,是家树教了唱的,一唱起来就会想着他,因之踌躇了一会,才淡淡一笑道:「有是还有一支曲子,很难唱。怕唱不好呢。」刘将军道:「越是难唱的,越是好听,更要唱,非唱不行。」说着,一头坐了起来,望着凤喜。

凤喜看了看刘将军,又回头看了看秀姑,便唱起来。但是口里在唱,脑筋里人就彷佛在腾云驾雾一般,眼面前的东西,都觉有点转动。唱到一半,头重过几十斤,身子向旁边一歪,便连着方凳。一起倒了下来。刘将军连忙喝问道:「怎么了?」要知他生气也无,下回交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