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武侠 > 圆月弯刀 > 第二十五章 追 索

圆月弯刀 第二十五章 追 索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4-06 00:17:20 来源:本站原创

丁鹏又坐在车上,小香仍然蟋缩在他的膝上,阿古赶着车子,却漫无目的。

因为丁鹏上车的时候只告诉阿古一声:"随便走。""随便走"是随便到哪儿去都可以,却不是回去。

固然,随便也可以回家的,但是丁鹏如果要回家,就会直接他说回家了。

所以阿古随便地驾着车子,却没有回去。

阿古不会说话,却能听懂别人说话,正因为他不会说话,他还能听出别人还没有说出口的话。

所以阿古驾着车子,只是在附近转。

丁鹏的手仍是抚着小香的头发,不过他的手已经由头上渐渐地滑下来,滑向她的脖子。

她的脖子纤细、柔滑,洁润得有如丝绒,任何人的手抚上去,都不忍心用力的,但丁鹏似乎出了神,手底下居然很用力。

小香先还能忍耐着,到后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终于轻呼出声:"公子,你轻一点好吗?"声音是楚楚可怜的,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做任何事情都是可爱的,但丁鹏却哈哈大笑起来。

小香诧然道:"公子有什么好笑的?"

丁鹏仍是笑着道:"我以为你没有知觉了,原来你还是知道痛的。"小香道:"婢子一直很正常呀,倒是公子似乎有点神不守舍……"丁鹏笑道:"你以为我刚才弄痛了你的脖子是失神所致?"小香问:"难道不是?"

丁鹏含笑摇头道:"绝对不是。"

"这么说公子是故意的了?"

"是的。"

小香惶惑地道:"婢子哪里得罪公子了?"

丁鹏笑道:"你的心里在埋怨我。"

小香怔了一怔才道:"公子居然看到我心里去了?"丁鹏笑问:"难道你不信?"

小香道:"绝对不信。"

丁鹏道:"你心中埋怨我这个人薄情寡义,为了谢小玉,就把青青给忘了。"小香道:"婢子没有敢这么想,事实上公子对小姐情义深长,一直都在念念不忘。"丁鹏笑道:"那你上了车子,为什么一直愁眉不展,像是有满腹心事似的?"小香想了一下才道:"婢子在担忧。"

"你担忧什么?"

"担忧公子不回杭州去。"

丁鹏笑道:"我的家在杭州,我当然要回去的。""可是公子眼前似乎还不准备回去。"

丁鹏道:"是的,我在外面的事还没有完。"

小香又道:"公子似乎还打算回到神剑山庄去?"丁鹏道:"神剑山庄可不是我的家,我们不能说回去,只能说再去拜访。""公子打算再去拜访?"

丁鹏道:"是的,如果外面没有什么更新鲜的事,我们转转后,我打算再去一次。""那位谢小姐是个很美丽动人的女郎。"

丁鹏笑道:"这一句话可说对了,不过也不算是新发现,在你之前,至少己有一万个人说过了。"小香急道:"可是那一万个人都不像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与心情。"丁鹏没有问她是什么意思与心情,他似已完全了解,笑笑问道:"只因为我还要到神剑山庄去?"小香道:"是的,因为你已经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了。"丁鹏一笑道:"小香,你实在不算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青青叫你在我身边,是要你提醒我一些江湖上的诡诈,以免我吃亏……"小香道:"我知道这个责任实在太重,我做得并不好,可是我却尽了全力,因此我才希望公子不要再去。"丁鹏道:"你认为神剑山庄中充满了诡诈?"

小香道:"连最笨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整个神剑山庄都充满了诡异,甚至于连那个谢小玉都有点问题。我很怀疑她是谢大侠的女儿。"丁鹏笑道:"她不会有问题。"

小香欲言又止,显然是不同意这句话。丁鹏却又接着道:"除了姓谢之外,她跟神剑山庄似乎没有一点相称的地方,她的行径也不像是谢家的人,但是无可怀疑,她的确是谢晓峰的女儿。"小香道:"谢大侠的女儿,不见得就一定是好人。"丁鹏笑道:"谢晓峰本人也算不上是一个绝对的圣人,他的女儿当然更不能算了。"小香嘟嘴道:"可是公子却说她不会有问题。"丁鹏道:"她当然不会有问题,因为她是谢晓峰的女儿。如果她有问题,那也是谢晓峰的问题,至少不该是我们去解决的问题。"小香道:"谢大侠一定会解决吗?"

丁鹏道:"我想一定会的,谢晓峰到底还是谢晓峰。"小香不以为然地道:"他为什么还不快作个解决呢?"丁鹏笑笑道:"你认为谢小玉身上有问题?"

小香道:"当然,她是玉无瑕的化身,率领过连云十四煞星,这就是个大问题。"丁鹏道:"但是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连云十四煞消亡殆尽,玉无瑕也不再存在了。"小香道:"可是她身上仍然有着问题。依我看,整个神剑山庄都有问题。"丁鹏笑道:"说了半天,只有这句话最聪明。"小香睁大了眼睛道:"公子也看出神剑山庄有问题?"丁鹏一笑道:"我不是最笨的人。"

小香笑了一笑道:"我还以为公子被谢小玉迷住了呢!"丁鹏微笑道:"我的过去你知道?"

小香点点头道:"知道。"

丁鹏不笑了,神色一转,庄严道:"我已经被女人迷惑过一次,上了一次当。"小香道:"那实在怪不得公子,是柳若松他们的安排太周密了,而公子又涉世未深……"丁鹏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我仍然是受骗了。第一次受骗是我为人愚,第二次再受骗,则我为愚人了。我也不是愚人。"小香道:"公子为什么还要上神剑山庄去呢?"丁鹏一笑道:"谢小玉把神剑山庄改造得很有气派。"小香道:"是的,从所未有的凌人气势。"

"神剑山庄中最出名的人是谢晓峰,可是谢晓峰做主人时,并没有这么气派过。"小香道:"那是因为他很少在家,而且也不喜欢张扬。"丁鹏一笑道:"他当然还不是个有钱的人。"

小香道:"当然不是。他在隐姓埋名的一段时间,做苦工还赚了几两银子,以后经常是身无分文。好在他太出名了,到哪儿都不必花钱,因此他也没有想到要用钱。神剑山庄自然有着入息的,但也不多,只够维持那所庄宅中几个下人而已。"丁鹏忍不住一叹道:"所以神剑山庄现在所有的钱不会是谢家自己所有的。"小香道:"奇怪的是江湖上从没有一个人对这件事产生疑问过,大家对谢大侠大尊敬了,对神剑山庄也视为圣地,因此都认为目前这个样子才是真正的神剑山庄。如果他们以前来到神剑山庄,反倒会不相信了。"丁鹏笑问道:"你既然如此博闻,可知道神剑山庄哪来的钱,如此豪华呢?"小香道:"不知道,但是谢小姐去了之后,神剑山庄的气派就大胜往昔,不过谢小姐可没有带什么钱去。"丁鹏笑问道:"神剑山庄的钱从哪儿来的?"

小香道:"这个问题不仅无人问,恐怕也无人回答。""我去问谢小玉,她会回答吗?"

小香笑道:"多半会的,只不过她的答案听来虽合情合理,却未必是真的。""要知道真正的答案呢?"

"只有自己去找了。"

"要上哪儿去找呢?"

"自然是神剑山庄。"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呢?"

"没有了,蝉子只要知道公子是为什么而去的,就放心了。"她伸出头来,朝阿古打个手势,车子掉头驶向了神剑山庄。她的脸上带着笑,笑得好甜好美。

车子又回到神剑山庄前的码头上,在等候着渡船。

渡船过了很久才过来,船上下来的是谢先生。他下船后朝车子一揖道:"很对不起,丁大侠,敝庄一时不知道侠驾再莅,所以来得稍迟。"小香探出头来,笑着道:"没关系,我们来得太冒昧,谢先生太客气了。"阿古把车子赶到了船上,船离岸驶向河心,小香却一直站在车旁,没有再进到车里去。

谢先生又过来搭汕地道:"丁大侠这次来不知是有什么见教?"小香道:"先生是问我,还是问我家公子?"

谢先生看看车子道:"都可以,这有什么差别吗?"小香道:"差别很大。如果先生问我,我立刻就回答先生;如果先生是问我家公子,我就不能代答了,公子对上下尊卑之分是很重视的。"谢先生无形中等于碰了个钉子,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记起了上次在庄门前所受的奚落,不敢发作,只得道:"那就算在下请问姑娘好了。"小香一笑道:"我不知道。"

谢先生差点没气得吐血,他勉强屈尊,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自承为下人,来向自居为下人的小香说话,哪知道竟然换到这么一个答案。

小香又笑嘻嘻地道:"谢先生,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家公子要做什么,从不和我们下人商量的。"她看见谢先生启口欲言,飞快抢着道:"如果你想问我家公子,我劝你也少讨没趣,我家公子也从来不跟下人们随便说话的。"谢先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厉声道:"谢某在神剑山庄是总管,不是下人!"小香笑道:"我家的总管是柳若松。他以前也是个很有名的江湖人,但是在我家却只是个下人。"谢先生怒道:"那是你们家。神剑山庄的总管不能跟府上相比,谢某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能跟柳若松相比。"小香笑笑道:"难道神剑山庄的总管特别一点吗?先生的地位难道跟谢晓峰大侠一样吗?""那还没有。"

"那么就是跟小玉小姐并行了。"

"这……也没有。"

小香冷笑道:"我家公子说过,神剑山庄目下只有两个人堪称为主人,一位是谢大侠,一位是小玉小姐。先生什么都不是,仍然是名下人而已。"谢先生本来是无需争执这些的,可是今天似乎火气特别大,冷笑一声道:"你家丁公子曾经在柳若松的家里向我自称晚辈的。"小香笑道:"谢先生,你提起这件事,也就知道为什么我家公子要把你当作下人了。他说你实在不是作前辈的料,他全心全意尊你们为前辈,原指望你们能主持公道,可是你们却只会趋炎附势,联手去压迫他……"谢先生道:"那可不能怪我们,是柳若松的骗术太高了,谁会想到他会肯拿他老婆来做那种事的。"小香笑道:"贵主人谢大侠一生中不知经历了多少艰险,却从没有被人骗过一次。先生既为神剑山庄的总管,自然应该耳聪目明,居然连柳若松的老婆她是怎样一个人都不知道,柳若松是怎样一个人也不知道……"谢先生大叫道:"神剑山庄要管的事大多了,谁有精神去调查他们这些狗皮倒灶的事!"小香笑道:"先生说的也不错,先生既然不屑于过问这些事,却又为什么跑去凑热闹,当什么见证人?江湖公义如果是靠你们见证,将成什么样子?"谢先生被她一下子问住了,张口瞪目,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香笑笑道:"谢先生,那天如果换了谢大侠在场,相信绝不会被柳若松瞒过了。""那倒不见得,家主人……"

小香道:"谢大侠并不会比你聪明多少,只比你高一点,就是他对不了解的人绝不深交,对不明白的事绝不参与,这就是他为什么是大侠、你是总管,他是庄主、你是下人的原因。"谢先生的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却没有打出去。

因为这时船已靠岸了。

谢先生忍住了气,眼看着水手们搭上了跳板,阿古把车子驱向了大门。

门口没人出来,谢先生儿个急步赶上叫道:"慢!"小香已经准备上车,闻言又跳了下来,笑着问谢先生道:"大总管又有何见教?"谢先生冷笑道:"姑娘方才教训了在下一顿,在下还没有道谢呢。"小香笑道:"你也别客气,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下人嘛,总要互相帮衬一点,规过劝善,相互共勉。"谢先生如果不是努力压下去,一口鲜血就会喷出来,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平定下来,冷笑道:"姑娘好口才,只不知那番话是姑娘代丁大侠说的,还是自己的意思?"小香笑道:"先生真健忘,我家公子有话,从不要我们下人代传的,那都是我自己要说的。"谢先生冷笑道:"很好,很好,姑娘小小年纪居然能搬出那么一篇大道理来,实在不容易。"小香笑道:"江湖无辈,有理在先,八个人抬不动一个理字。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年纪小,说说你,你不服气,可是我有道理在。"谢先生冷笑道:"就算姑娘说的全是理,可是在下身为神剑山庄的总管,纵然要听训,也轮不到听姑娘的吧?"小香"哈"的一笑道:"你这个人气量真窄,我家公子跟你家小姐是好朋友,彼此何必分得那么清楚?你若是感到吃了亏,你也找个题目出来教训我一顿好了。"这使得谢先生又翻了眼,眼睛看看门里道:"神剑山庄的规矩,教训下人的方式不一样。"小香笑道:"入乡随俗,那就照贵庄的规矩教训我好了,对了,神剑山庄是如何教训人的?"谢先生忽地一掌切进,击向小香的肩头,又快又疾。

他虽已出手,但是最担心的还是车中的丁鹏,眼睛也一直不敢放松车帘,手下也不敢用足劲。

掌缘已快到小香肩头了,车帘中仍无动静。谢先生算计着丁鹏再快也无法阻止了,掌劲才吐出去。

不过他看见小香全无防备地站着,一副楚楚可怜之状,心中忽又不忍,他知道自己这一掌下去,对方不死也得从此终身瘫痪了。

对着这么一个娇弱可人的女孩子出此重手,又是何苦呢?就这一念之变,他收回了大部分的劲道。

也就这一念之变,他保全了自己的一条胳臂。

就在他的掌缘已差半寸就可以切中小香时,眼前急横过一点黑影,勾住了他的掌缘,把他的人提了起来。

掌缘处好像触在烧红的铁锤上,立刻肿起了一长条,等他落地之后,才感到痛彻心肺五内。

那黑影只是阿古的鞭子,他的鞭梢丝毫无差地在最需要的时候赶到,把他的一掌硬给引开了。

谢先生好得是收回了八分的劲力,才只连身子被吊提了起来。

如果他是全力出掌,那么一鞭硬碰硬,可以把他的手掌击个粉碎。

周围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静了下来。

庄门前操作站立的庄丁,船上登岸整理船索的水手,还有一些因为看热闹而过来的人,大家都静了下来。

谢先生在神剑山庄不是最高的主人。

主人该是谢晓峰和他的女儿谢小玉。

但谢先生无疑是相当有权威的人,不管是新来的、旧有的、甚至于包括登门作客的人在内,每一个人对谢先生都是毕恭毕敬的。

很少有人看见谢先生动手,但是听到他对剑法上的见解与批评,谁都知道他的一身技艺将臻化境。

他当然比不上谢晓峰,也比不上武林中很有名的几位剑道宗师,但是应当不会在几家剑派的掌门人之下。

以剑技排名,谢晓峰的第一有不知多少人抢了多年,仍然没抢了去,目前似乎已无人问津了。

纵然有人能在武功上击败他,也不可能是个用剑的。

他已是剑中之神。

正因为他占去了第一,大家也就没什么第二三之分了,谁都下会拼命去争个天下第二剑。

因此谢先生的剑技能够排在第几无人得知,不过说他能在十名之内,却无人会怀疑的。

谢先生晓得自己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与评价,所以他更加珍惜羽毛,绝不轻易出手。

丁鹏气过他不止一次,有次当着五大门派的掌门人也给他难堪,他都忍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力量绝不足与丁鹏一战,犯不着去丢一次人,何况受丁鹏的气,没有人会认为他丢人。

事情虽是如此,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

今天在船上,他不过是一句无心的话,哪知却引来小香的一番奚落与抢白,把他训个体无完肤。

谢总管在神剑山庄不是下人,他是跟主人一样地具有权威的人。

如果把他的地位在神剑山庄按实际的状况排列,他可以在谢晓峰之上,而居于谢小玉之下。

因为谢晓峰只挂了个名,实际上根本不理事,神剑山庄中,除了他自己那所禁园中的三五个人外,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只苦于谢先生无法向丁鹏及小香说出这种情况,所以只得把下人那个名称,硬生生给套在头上。

到了岸上,又经过一番奚落后,他忍无可忍,终于出手了。

谁都希望看一看这位权威大总管出手。

谁都没想到谢先生却是对一个小女郎出手。

更没有人想到谢先生首度出手就挨了一鞭子。

无数人的眼睛像冰,因为他们多少有着点幸灾乐祸的心理,看到谢先生挨揍似乎是件大快人心的事。

谢先生的心中却像一把火,如果再不作个表示,他以后不仅在神剑山庄不能混了,在江湖上也不能混了。

可是他并不是个冲动起来就不要命的人,他很想拔剑,但是他怕车里的丁鹏,怕他那把弯刀。

如果他空手,则又实在斗不过那个大个子一身蛮力。

斟酌很久。

这很久两个字只是他的感觉,也是那些旁观者的感觉,他们都认为很久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多久。

谢先生看看庄门里面,谢小玉仍然没有出来。

那就是他必须要撑下去、硬着头皮撑下去的意思。

所以他朝阿古招招手道:"大个子,你下来。"阿古很听话,立刻就跳了下来,站在他的面前,像是一尊天神,足足比他高出半个身子来。

谢先生并不畏惧他的身材,却畏惧他的力量,所以他现在道:"刚才是你抽了我一鞭子?"阿古没理他,因为阿古没有舌头,不会说话。

但是阿古却有表达语言的方法,他向小香做了一番手势,有些很滑稽,像是狗在爬行。

谢先生忍不住笑了,但小香的话却使他的笑差点没变成哭。

小香道:"他说他没有打你,却揍了一条狗。他认为一个大男人,不声不响,偷袭一个空手的女孩子,那种行为只有狗才做得出来的。"谢先生尽了最大的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但他仍然忍不住叫了起来道:"胡说八道!我已经先警告过你了。"小香笑着道:"不错,你是说过要教训我一下的。""那怎么能说我是偷袭呢?"

小香道:"我可也告诉过你,我不知道你们神剑山庄教训人的规矩是如何的。就算你们神剑山庄的规矩,教训人是用拳头巴掌的,你也该告诉我一声才动手。"谢先生冷冷地道:"当我用巴掌打人的时候,从不先打招呼,在本庄一向如此,岂能为你而特别?"小香笑道:"所以你才会挨一鞭子,阿古大叔在打狗的时候,是跟你一样,也不先打招呼的。"谢先生再度看看车子,里面没有动静,于是才下定了决心朝阿古道:"你能打中我一鞭,证明你还不错,值得我为你拔剑。这鞭子是你的武器吗?"阿古把鞭子轻轻一丢,鞭柄自动插回车上的插孔中,又稳又准,可见他控劲用力的稳健。

谢先生心中又是一惊,阿古把鞭子丢开,是表示要空手格斗的意思,他可不想上当。

"原来你不是用鞭的,那也好,随便你用什么武器好了,你没有的话,我可以叫人帮你拿来。"聪明的谢先生从不做笨事,所以他先用话把对方挤死,逼得对方非用兵器不可。

只是聪明的谢先生这次作了件最不聪明的事。

他以为在目下的神剑山庄里,几乎已经搜索了天下任何一种兵器,即使外面的架子上没有的,在里面的密库中也能找得出。

昔年百晓生曾作《兵器谱》,列天下的名家之器,先后排列成序,虽然列的是器,但实际上排的是人。

《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是天机老人的天机棒。

第二是上官金虹的龙凤环,第三是小李探花李寻欢的飞刀……

因为他列的是器,所以一致公认为十分公平,虽然天机老人死于上官金虹而上官金虹却死在小李飞刀之下。

那是人为的缘故,李寻欢为人已近仙佛境界,一刀出手,只为救人,胸中从无杀机。

所以他的刀的确不如龙凤环,但上官金虹却反而死于他的刀下。

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许多事迹几经渲染,几乎已经变了质,几乎被人认为传说了。

可是,谢先生却不以为这是传说,他跟谢小玉有着一个共同的癖好,这癖好在谢晓峰身上就已经开始了。

那就是搜集传说中的名家兵刃,尤其是《兵器谱》上那些奇异的成名兵刃。

谢晓峰少年时曾经为此着迷过,收集颇丰。

后来谢晓峰本人淡薄了,谢先生继而行之。

这种有增无减的收集,自然是越来越丰,但是所有的收集到了谢小玉的加入后才成其大观。

因为她带来了天机棒、风雨双流星和吕奉先的铁戟与一只铁手。

吕奉先因为排名在郭嵩阳的铁剑之后,一气之下弃了自己成名的铁戟,而专练一只手,他硬是把一只肉手练到了比金石更坚的程度。

只可惜百晓生已死,无法为他这只手重新徘名,但毫无疑问不会比他的铁戟低,因为他曾以这只手胜过列名第四的郭嵩阳。

神剑山庄的收集几乎已近《兵器谱》上的十之七八。

天机棒与龙凤环都有了,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找到小李飞刀与嵩阳铁剑。

小李探花后来虽然谢绝了江湖,间而神龙一现,在暗中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没有一个人知其所终。

他的刀跟他的踪迹一样,只在世间留下了动人的故事,没留下一点影子。

嵩阳铁剑一直保存在郭家,那是最受尊敬的一个剑术世家,子弟多,剑术奇佳,但他们家教也好,不惹事。

他们不惹人,也没人敢惹他们,因为他们的先祖跟小李探花是生死之交,为李寻欢而献出了生命。

李寻欢一直在感到对他有愧疚,对他的后人自也特别照顾,而且把这个责任一直交下去。

李寻欢之后,只有一个传人叶开,也同样受了郭家的人情,报答之心更深了。

叶开之后,谁也不知道传人是谁了,但是谁都不敢说他们没有传人。

因为江湖上还经常有许多奇怪的事。

很隐秘的事,突然被揭开了。

很难缠的人,平白地掉了脑袋。

很艰难的事,忽然有人暗地完成了。

谁也不知道谁做的这些事。做事的人手法干净,神龙不见首尾,武功高不可测,几乎无所不能。

大家都相信是小李飞刀、叶开、傅红雪那些人的传人后代所为,而这些人对郭家都有深刻的关系,所以没有人敢去找郭家的麻烦,连谢晓峰盛极一时,也没有去找郭家挑战。

嵩阳铁剑被郭家的后人奉为圣物供奉在祠堂中,那柄剑是李寻欢随着郭嵩阳的遗体一起送回去的。

小李探花曾在那儿结庐守丧,足足度过三个月之久。

神剑山庄没有敢去把那柄剑收来,因为谢晓峰绝不答应做这件事。

谢先生夸下了海口,阿古没开口,小香代他说了:"阿古大叔什么兵器都能使,但是最希望能够一使当年李寻欢大侠的小李飞刀。"这是存心找麻烦,谢先生很但然地道:"这个本庄拿不出来。相信不仅本庄拿不出来,普天之下也没有谁能拿出来。"这句话的确是谁都不承认会错的,只可惜说在谢先生口中就有了问题。

小香笑嘻嘻地在腰间一摸,居然真有一把薄薄的小刀子在众人眼前亮了一亮,但她很快就收了起来道:"小李飞刀的手法虽已成了绝响,但是小李飞刀却仍是在人间有留存的,这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东西。"谢先生目中不禁一亮,急问道:"姑娘手中的确是昔年小李探花所用的飞刀?"小香道:"如假包换。"

谢先生道:"这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小香道:"小李飞刀虽然在出手后多半是收回的,但有些场合不便收回的也有。所以流传在世间的不止是一把,只不过那些得主都异常珍惜,不舍得轻易拿出来示人。"谢先生不禁十分惊奇了,问道:"姑娘,你这把刀是怎么来的呢?我知道一定是祖上传下来的,因为小李探花已经仙去多年,绝不可能亲自送给你的。"谢先生问,小香原可以不答,但是如此客气地问她,就使她感到为难了。

谢先生接着又道:"姑娘,小李探花一生光明磊落,他的事迹没有一件是不可对人言的。除非你这柄刀是从别人那儿偷来的,否则你应该不怕说出来的。"小香终于咬咬牙道:"我倒不是偷来的,只不过这柄刀在我手里并不十分光彩而已。那是小李探花亲手了给我祖父的,他也把他的飞刀技艺传给了我祖父。"每个人都为之一震。谢先生道:"那你也会了?"小香摇摇头道:"不会。小李探花虽然把他的飞刀绝技传给了我祖父,却被我曾祖父知道了,当时就挑断了我祖父双手的筋络,使他终生不能发挥那些技艺。""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你家跟小李探花有什么过不去?"小香只说了一句话:"我姓龙,我本名叫龙天香。"谢先生偏又多问了一句:"你曾祖父一定叫龙小云?"小香黯然地点点头,然后才叹了口气道:"我的高祖父跟李寻欢作对了一辈子,但是自己也痛苦了一辈子,我的曾祖辈武功为李寻欢所废,也恨他入骨过,但那都不是真正的恨,他们伤害自己比加诸别人更多。"谢先生道:"我知道,谁都以为李寻欢受了你家的陷害,谁都以为龙啸云受到李寻欢的报答太多,亏欠也太多,只有我以为是小李探花亏欠龙家的,因为他推给龙啸云的是一生的痛苦。"小香略为安慰地点点头道:"是的,小李探花自己也明白,他要教我祖父飞刀时也是这么说。他说他错了,把我的高祖母让给我高祖父是他这一生错得最厉害的事,这件事不但使他们三个人痛苦终生,也使得很多人受到牵累。"小香的语气忽转愤慨:"尤其是我家,到了后来,一直在受害中,别人知道我家是龙啸云的后人时,都瞧不起我们,李寻欢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把他的飞刀秘技倾囊传授给我祖父,叫他能出人头地,可是被我曾祖父知道后,又阻止了……"谢先生道:"你曾祖父也太过分了,他阻止你祖父也罢了,又何必废了他呢?"小香道:"要废掉我祖父双手的是我的高祖母。"众人听后都为之一惊,连谢先生都叫出了声:"你的高祖母?是那位曾经号称武林第一美人的林诗音?"小香骄做地道:"是的,相信到现在,江湖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女人像她那样令人难忘的。"谢先生不为这个抬杠,只是道:"她是李寻欢刻骨铭心的爱人,怎么会恨上李寻欢的?"小香骄傲地道:"她并不恨李寻欢,她只是要表示她的立场,因为她是龙啸云的妻子,是龙小云的母亲。尽管举世都瞧不起我高祖父,她却以她的丈夫为荣,无论如何,龙家的子孙决不需要小李探花的照顾。""李寻欢知道这件事吗?"

小香道:"当然知道,因为小李探花当时也在场。他本来还在为我祖父求情,但是听了我高祖母的话后黯然而去,据说在那时候,他就绝足江湖了。"谢先生轻叹一声道:"他们都是一些怪人,但毫无疑问,都是些至情至性中人。"小香不说话,眼光盯着谢先生,见他仍在闪烁不定地看着自己的袖品,笑了一笑,忽然道:"你一定很希望能够得到这柄刀吧?"谢先生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姑娘既知敝庄专好搜寻各类前人的名器而独缺了几样……"小香笑了一笑道:"如此说来,我若是肯把这柄刀给你们,你一定是不会拒绝的了?"谢先生连忙道:"自然,自然,姑娘如肯割爱,任何条件敝庄部能接受。"他本是个老练的人,但是因为接触一件异常值得兴奋的事,变得幼稚了,一直到说出话后,才想到对方绝不会轻易放手的,那不过在逗着他玩玩而已,不禁又有点嗒然若丧。

小李飞刀在世间遗留数量是最多的,因为它是介乎暗器与兵器之间,不像别人的兵器只得一柄,时刻不离的,可是小李飞刀却居然也是最难搜集的,因为大家都把李寻欢视作神明,自然而然,能够跟小李探花沾上一点关系的人,都会感到无限骄做,说什么也不肯把这种值得骄做的证据让给别人的。

当然,小李飞刀留在人间的也不太多,因为他的刀的确具有一种特殊的结构,不同于寻常的。

小香又从袖里取出了刀道:"这柄刀在别人手中或会视同拱壁,但是在我们姓龙的后人手中却实在不算什么,我可以无条件地送给你。"一刹时谢先生以为自己在做梦,用他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声音道:"你要送给我?"小香笑道,"是的,我把它交给阿古,由他丢出来。你能接下了,那柄刀就是你的。"谢先生的脸色变了。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这句话已经流行了百余年,却从没有人怀疑过它的真实性。

面对着这一柄天下无双的利器,谢先生的确没有接受的勇气。

只可惜是他自己最先拔剑向人挑战的。

只可惜他是神剑山庄的总管,而此刻是在神剑山庄,当着他很多下属们的面前。

谢先生就是怕得要死,也无法拒绝了。

何况小香已经把刀交给了阿古。阿古的大手一握,连刀带柄全隐入手掌中,连影子都看不见。

阿古的手上还戴了指套,带着尖刺的指套,已经在等着他,就算他不上去,阿古也不会放过他。

他摇晃着手中的长剑,笔直地刺过去,剑上没有一点花招,可是这一招已具有地动山摇之势。

在周围观战的人都为这一招所动,他们虽然离得还远,都已经感到了砭肌的剑气,而身不由主地向后退。

身受的阿古自然比别的人都强烈,但是阿古对于这一招的办法却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他举起拳头,对准剑上击去。

他的招数一出,谢先生就变了色。

阿古在神剑山庄一共只露了一次手,那是在藏剑庐前对那四名剑奴。那一战他只发出一招,就是挺身受了对方四剑联刺而推开了他们,一拳打碎了藏剑庐的铁锁,揭开了秘密。

那四剑全被他的气功所阻,没有伤到他一点肌肤。

可是四名剑奴接着发出了一手绝招,剑未及体,就把他逼得连连后退,幸而丁鹏的神刀出手,才挡住了那一剑。

现在看谢先生的剑势,绝不逊于四剑奴的那一招绝剑,而阿古居然敢用拳头去挡。

拳上戴着钢制的拳套不错,可是那一剑具有了雷霆万钧之势,连一座山都劈得倒,又岂是一拳所能阻?

谁都以为阿古是活得不耐烦了,连小香都如此。

但是谢先生的脸色却变了,而且迅速地撤招收剑。只是阿古的拳头出来,也不是人家可以收得了的。

剑才抽到一半,就被阿古的拳头击中,"铛"的一声,长剑立刻脱手飞出,拳头继续向谢先生击去。

谢先生的身子也在继续后退,但退得也不够快,被拳风扫中了肩头,身子平飞了起来。

阿古的手掌一开,一道亮光出手,那是他掌中的小李飞刀。刀追上了空中的谢先生,射向了他的咽喉。

谢先生已经被那一拳打得五脏离位,再挨上这一刀,即使他是有九条命的猫,也是九死一生了。

不过他的运气的确还不错。

所谓运气好,也只是逃过了一死而已。

在最危险的一刹那,有人一剑替他劈落了那柄飞刀,而谢先生本人却结结实实地撞在墙上。

幸好是背先撞上去的,顺着墙滑下来,居然还能站在那儿,脸色苍白,口角流血。

阿古打出一拳,他却挨了两下,一记拳击,一记撞击。

替他劈落飞刀的是谢小玉,手中拿着剑,冷冷地看着他。

谢先生运了一阵子气才能开口说话,低着头道:"小姐出来了,属下无能。"谢小玉冷笑道:"你可真够丢脸的!堂堂神剑山庄的总管,叫人家一个车夫一拳打败了。外面已经有人在说神刀一出、神剑无光了,经你这么一衬托,就更像回事了。"谢先生苦笑道:"属下自信武功不会逊于他,只用错了招式。属下发出了那一式山雨欲来是想把他逼退了,好继发后面的杀手的,哪知道他竞会真拼硬干了。"小香现在才明白谢先生为什么不堪一击了。

他那石破天惊的一剑原来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手还藏在后面。

看那一剑的声势,谁都不会以为是虚招。

因此,相信不知有多少人折在那一招下,这原也是万无一失的一招。

只是谢先生的运气太坏,他遇上的对手是阿古。

阿古是个从不知道后退的人,他怎么不倒霉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