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创作专区
听风阁 > 武侠 > 圆月弯刀 > 第十章 铁燕夫人

圆月弯刀 第十章 铁燕夫人

勘校:盘古书柜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4-06 00:08:50 来源:本站原创

老太婆眯起了眼看着他们,也猜不出商震在他们耳边说的是什么。

"铁燕夫人"直到三十岁时,还是江湖中很有名的美人,尤其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

如果是在四十年前,她这么样看着一个男人,不管要那男人说什么,他都会乖乖他说出来,只可惜现在她已经老了。

大家都闭上了嘴,好像都已下定决心,绝不把商震刚才告诉他们的那句话说出来。

商震忽然道:"燕子双飞虽然杀人如草,说出来的话却一向算数。"铁燕夫人道:"当然算数。"

商震道:"刚才你好像说过,只要我把那位谢姑娘交出来,你就放我走。"铁燕夫人道:"不错,我说过。"

商震道:"那么现在我好像已经可以走了。"

他拍了拍手,又用这手把衣服上的尘土拍得干干净净,好像已经跟这件事全无关系:"因为现在我已经把她交了出未。"铁燕夫人道:"交给了谁?"

商震道:"交给了他们。"

他指着林祥熊、孙伏虎、钟展、梅花和南宫华树道:"我的确把她带来了这里,藏在一个极秘密的地方。刚才我已经将那地方告诉了他们,现在他们之中随便哪一个都能找得到她。"孙伏虎忽然怒吼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商震道:"只要你们之中有一个人到那里去找找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孙伏虎脸色发青,巨大的冷汗一粒粒从脸上冒了出来。

商震却笑了,笑得非常愉快,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愉快。

铁燕夫人道:"他们一定会抢着去我的。"

商震道:"哦?"

铁燕夫人道:"现在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是谁,就等于已经是五个死人。"商震道:"哦?"

铁燕夫人道:"可是他们都不想死。"

商震道:"这些年来,他们日子过得都不错,当然都不想死。"铁燕夫人道:"谁不想死,谁就会去找。"

商震道:"为什么?"

铁燕夫人道:"因为谁能把那小丫头找出来,我就放了他。"商震道:"我相信你说的话一定算数。"

铁燕夫人道:"那么你说他们会不会抢着去?"商震道:"不会。"

铁燕夫人冷笑,道:"难道你认为他们都是不怕死的人?"商震道:"就因为他们怕死,所以才绝不会去。"铁燕夫人道:"为什么?"

商震道:"因为他们不去,也许还可以多活几年,要是去了,就死定了。这一点他们自己心里一定全都知道。"他居然去问他们:"对不对?"

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铁燕夫人有点生气,也有点奇怪:"难道他们以为我不敢杀他们?"商震道:"你当然敢,如果他们不去,你一定会出手的,这一点他们也知道。"他淡淡地接着道:"可惜那位谢姑娘还有位尊长,如果他们去把她找出来交给了你,那个人也绝不会放过他们的。"铁燕夫人道:"他们宁可得罪我,也不敢得罪那个人?"商震道:"他们都是当今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联手对付你,也许还有一点希望,要对付那个人,简直连一点机会都没有。"铁燕夫人道:"那个人是谁?"

商震道:"谢晓峰,翠云山、绿水湖、神剑山庄的谢晓峰。"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你要找的那位谢姑娘,就是谢晓峰的女儿。"铁燕夫人的脸色变了,眼睛里立刻充满惊讶、愤怒和怨毒。

商震淡淡道:"燕子双飞的魔刀虽然可怕,谢家三少爷的神剑好像也不差。"铁燕夫人厉声道:"你说的是真话?谢晓峰怎么会有女儿?"商震道:"连你们都有儿子,谢晓峰为什么不能有女儿?"铁燕夫人神情变得更可怕,一字字道:"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儿子了,谢晓峰也不能有女儿了。"她的声音凄厉,眯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刀锋般的光,盯在孙伏虎脸上:"那个姓谢的丫头藏在哪里?你说不说?"孙伏虎的脸色惨白,咬紧了牙关不开口。

商震道:"他绝不会说的。少林门下在江湖中一向受人尊敬,他若将谢晓峰的女儿出卖给魔教,非但谢晓峰不会放过他,连他的同门兄弟都绝不会放过他的。"他微笑,又道:"既然同样都是要死,为什么不死得漂亮些?"孙伏虎嘶声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商震淡淡道:"因为我不要脸,连死人屁股上的皮都可以戴在脸上,我还有什么事做不出!"孙伏虎叹了口气,道:"江湖朋友若知道五行堡主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心里不知会有什么感觉。"商震道:"我知道,那种感觉一定就跟我对你们的感觉一样。"钟展忽然道:"他不说,我说。"

铁燕夫人冷笑道:"我就知道迟早总有人会说出来的。"钟展道:"只不过我也想先跟商堡主说句话。"他慢慢地走到商震身旁。

商震并不是完全没有提防他,只不过从未想到这么一位成名剑客居然会咬人而已。

他一直在盯着钟展的手,商震两只手都在背后。钟展附在商震耳边,悄俏道:"有件事你一定想不到的,就正如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借刀杀人一样,所以你才会听我说这句话。"他忽然一口把商震的耳朵咬了下来。

商震负痛蹿起,孙伏虎吐气开声,一拳打上了他的胸膛。

没有人能挨得起这一拳,他身子从半空中落下来时,骨头至少已断了二十六八根。

钟展将他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他身上:"我知道你一定也想不到我是个这么样的人。"铁燕夫人忽然叹了口气,道:"非但他想不到,连我都想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当今江湖中的英雄豪侠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的人,那就好极了。"铁燕长老忽然道:"杀一儆百,先杀一个。"

铁燕夫人道:"我也知道一定要先杀一个,他们才肯说。"遇到重大的决定,她总是要问她的丈夫:"先杀谁?"铁燕长老慢慢地从衣袖中伸出一根干瘪枯瘦的手指。

每个人都知道,他这根手指无论指着什么人,那个人就死定了。

除了南宫华树外,每个人都在向后退,退得最快的是梅花。

他刚想躲到南官华树身后去,这根干瘪的手指已指向他。

铁燕夫人道:"好,就是他。"

说完了这四个字,她手里就忽然出现了一柄刀。

一把四尺九寸长的长刀,薄如蝉翼,寒如秋水,看来仿佛是透明的。

这就是燕子双飞的魔刀。

昔年魔教纵横江湖,做视武林,将天下英雄都当做了猪狗鱼肉,就因为他们教主坛下有一剑、一鞭、一拳、双刀。

平时谁也看不见她的刀,固为这柄刀是缅铁之英百炼而成的,可刚可柔,不用时可以卷成一圈,藏在衣袖里。

只要这把刀出现,就必定会带来血光和灾祸。

铁燕夫人轻抚着刀锋,悠悠他说道:"我已有多年未曾用过这把刀了。我不像我们家的老头子,我的心一向很软。"她又眯起了眼看着梅花道:"所以你的运气实在不错。"梅花一向是个很注意保养自己的人,脸色一向很好。

可是现在他脸上已看不见一点血色,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有什么好?

铁燕夫人道:"我还记得,我最后杀的一个人是彭天寿。、彭天寿是"五虎断门刀"的第一高手。

五虎断门刀是彭家秘传的刀法,刚烈、威猛、霸道,"一刀断门,一刀断魂",称霸江湖八十年,很少有过放手。

彭天寿以掌中一柄刀横扫两河群豪,四十年前忽然失踪,谁也不知道他已死在燕子刀下。

彭天寿是孟开山的好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孟开山的脸色也变了,是不是因为他又想起了四十年前保定城外长桥上那件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事?

铁燕夫人道:"我用杀过彭天寿的这把刀来杀你,让你们的魂魄并附在这把刀上,你的运气是不是很好?"梅花已经是个老人,最近已经感觉到有很多地方不对了,只要一劳动,心就会跳得很快,而且时常都会刺痛。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

他应该不怕死的。

可是他忽然大声道:"我说!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老人的性命已不长,一个人应该享受到的事,他大多都已享受过现在他还能够享受的事已不多。

奇怪的是,越老的人越怕死。

铁燕夫人道:"你真的肯说?你不怕谢晓峰对付你?"梅花当然怕,怕得要命。

但是现在谢晓峰还远在千里外,这把刀却已在他面前。

对一个怕死的人来说,能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梅花道:"刚才商震告诉我,他已把那位谢姑娘藏在……"他没有说完这句话。

忽然间刀光一闪,他的咽喉忽然就已被割断。

越怕死的人往往死得越快,这也是件很奇怪的事。

非常奇怪。

铁燕夫人手里有刀。

割断梅花咽喉的这一刀,却不是她的刀。

她看见了这一刀,但是她居然来不及阻挡。梅花也看见了这一刀,他当然更没法闪避。

这一刀来得实在太快。

刀在丁鹏手里。

大家看见他手里这把刀的刀光时,还没有看见他这个人。

大家看见他这个人时,梅花的咽喉已经被他的刀割断。

刀尖还在滴血。这把刀本来就不是那种吹毛断发、杀人不带血的神兵种器。

这把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只不过刀锋是弯弯的。

铁燕夫人笑了。

现在她虽然已经是个老太婆,可是一笑起来,那双眯起来的眼睛还是很迷人,仿佛又有了四十年前的风韵。

现在还活着的人,已经没有几个看到过她这种迷人的风韵。

看见过她这种风韵的人,大多数四十年前就已经死在她的刀下。

那些人究竟是死在她刀下的,还是死在她笑容下的?

恐怕连他们自己部分不太清楚。

只有一点绝无疑问。

那时她的刀确实快,笑得的确迷人。

那时看见她笑容的人,通常都会忘记她有把杀人的快刀。

现在她的刀还是很快,很可能比四十年前更快,但是她的笑容已远不如她四十年前那么迷人了。

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只不过久已养成的习惯,总是很难改变的。

她准备要杀人时,还是会笑,她已准备在笑得最迷人时出手。

现在已经是笑得最迷人的时候。

她还没有出手。

因为她忽然觉得她准备要杀的这个年轻人很奇怪。

这个年轻人用的也是刀,就在一瞬前,他还用刀杀过人。

奇怪的是,如果不是因为他手里还有把滴血的刀,无论谁都绝对看不出他在一瞬前杀过人,更看不出他的刀有那么快。

他看来就像是个刚从乡下来的大孩子,一个很有家教、很有教养、性情很温和的大孩子,仿佛还带着种乡下人的泥土气。

而且他也在笑,笑得也很迷人,很讨人欢喜,甚至连她都有点怀疑,刚才一刀割断梅花咽喉的,是不是这个年轻人?

出现的是丁鹏。

丁鹏笑容温和,彬彬有礼,让人也很容易忘记他手里有把杀人的快刀。

他微笑着道:"我姓丁,叫丁鹏,我就是这里的主人。"铁燕夫人也带着笑,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总算还是来了。"丁鹏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来的。"

铁燕夫人道:"哦?"

丁鹏道:"贤伉俪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就已知道。"他笑得更温和有礼:"那时候我就已应该来恭候两位的大驾。"铁燕夫人道:"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来?"

丁鹏道:"因为那时候有些事我还不太明白。"铁燕夫人造:"哪些事?"

丁鹏道:"两位的身份来历、两位的大驾为什么会忽然光临?到这里来找的是谁?那时候我还不太明白?"铁燕夫人道:"现在你已经全部明白了?"

丁鹏笑了笑,道:"昔年江湖中威名最盛、势力最大的帮派,既不是少林,也不是丐帮,而是崛起在东方的一个神秘教派,他们的势力在短短的十年之中就已横扫江湖、君临天下。"铁燕夫人道:"还不到十年,最多也只不过七八年。"丁鹏道:"就在那短短七八年间,死在他们手下的江湖豪杰至少已有七八百个!"铁燕夫人道:"可是真正配称为豪杰的人,也许连七八个都不到。"丁鹏道:"那时候江湖中的人对他们既恨又怕,所以就称他们为魔教。"铁燕夫人道:"这名字其实并不坏。"

丁鹏道:"江湖中古老相传,都说这位魔教的教主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不但有大智慧、大神通,武功也已超凡入圣。"铁燕夫人道:"我敢保证,近五百年来,江湖中绝没有任何人的武功能胜过他。"丁鹏道:"可是他自己却一向很少露面,所以江湖中非但很少有人见到过他的真面目,看见他出手的更没有几个。"铁燕夫人造:"很可能连一个部没有!"

丁鹏道:"除了他之外,魔教中还有四位护法长老。魔教能称霸江湖,可以说都是这四位护法长老打出来的天下。"铁燕夫人道:"那倒一点都不假!"

丁鹏道:"贤伉俪就是这四大护法之一,燕子双飞一向形影不离,两个人就等于一个人。"他叹了口气接道:"现在的年轻夫妇,像两位这么恩爱的已不多了!"铁燕夫人道:"的确不多。"

丁鹏道:"我刚才说出来的这些事,我想别人一定也已经全部知道。"铁燕夫人道:"你是不是还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丁鹏道:"还知道一点。"

铁燕夫人道:"你说!"

丁鹏道:"贤伉俪是在六十年前结为连理的,夫人的娘家本来就姓燕,闺名叫做灵云,本来是教主夫人的女伴。"铁燕夫人一直在笑。

丁鹏知道的那些事,并没有让她觉得惊奇。

现在她却已开始惊奇了,她想不通这年轻人怎么会连她的闺名都知道。

丁鹏道:"两位早年纵横江湖,直到魔教退出江湖后,才生了一位公子,想不到却在三天之前,死在一位谢姑娘的手里。"铁燕夫人脸色已变了,冷冷道:"说下去!"

丁鹏道:"当时谢姑娘并不知道他的来历,商堡主和田一飞也不知道,所以才会出手伤了他。"铁燕夫人冷笑道:"对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人,就可以随便出手?"丁鹏道:"那只因为令公子也不知道谢姑娘的来历,谢姑娘又不巧是位江湖少见的绝色美人。"他说得很含蓄,刚好让每个人都能听懂他的意思。

现在大家才知道,为什么铁燕夫妻一定要将谢晓峰的女儿置之于死地。

因为她杀死了他们的独生子。

她的名字叫小玉。

每个认得她的人,部说她是个又温柔又文静又听话的乖女孩。

只不过这次她却做了件不太乖的事。

这次她是偷偷溜出来的,至少她自己认为是偷偷溜出来的。

今年她才十六岁。

十七岁正是最喜欢做梦的年纪,每个十六岁的女孩子部难免会有很多美丽的幻想,不管她乖不乖都一样。

"圆月山庄"这名字本身就能带给人很多美丽的幻想。

所以她看到丁鹏派专人送去的请帖时,她的心就动了——

美丽的圆月山庄,来自四方的英雄豪杰、少年英侠。

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来说,诱惑实在太大。

可是她知道她的父亲绝不会让她来的,所以她就偷偷地溜了出来。

她以为她能瞒过她的父亲,却不知道这世上一向很少有人能瞒得过谢晓峰。

他并没有阻止她。

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做出过很多被别人认为是"反叛"的事。

他知道大多的约束和压力,反而会造成子女的"反叛"。

可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儿要单独在江湖中行走,做父亲的总难免还是有点不放心。

幸好住在他们附近的五行堡主正好也要赴丁鹏的约,他正好托商震照顾她。

有这么样一位江湖中的大行家在路上照顾她,当然是绝不会出事的了。

何况还有田一飞。

田一飞当然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能接近她的机会,更不会让她吃一点亏的。

所以谢晓峰已经觉得很放心。

他想不到魔教中居然还有人在江湖走动,更想不到铁燕夫妻会有个好色的儿子,居然会偷看女孩子洗澡。

那天是十二月十二,天气很冷。

她要客栈的伙计烧了一大锅热水,在房里生了一大盆火。

她从小就有每天洗澡的习惯。

她把门窗都闩了起来,舒舒服服地在热水里泡了将近半个时辰。

正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她忽然发现有人在外面偷看。

她看到门底下的小缝里有一双发亮的眼睛。

她叫了起来。

等她穿好衣服冲出去的时候,田一飞和商震已经把偷看的那个人困住了。

这人是个斜眼瘸腿。又丑又怪的残废。

这种人面对着女孩子的时候很可能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部没有,但是有机会偷看时却不会错过。

奇怪的是,这样一个人,武功居然还不弱,商震和田一飞两个人联手,居然还没有把他制住。

于是她就给了他一剑。

她手里刚好有把剑,她刚好是天下无双的剑客谢晓峰的女儿。

当时就连商震都没有想到,这淫狠的残废竟是魔教长老的独生子。

一个玉洁冰清、守身如玉的女孩子,怎么受得了这种侮辱!

无论对谁来说,她杀人的理由都已足够充分。

丁鹏道:"我本来早就应该来的,可是我一定要先将这些事全部调查清楚!"因为他是这里的主人。

他处理这件事,一定要非常公正。

丁鹏又道:"要问清这件事,我当然一定要先找到谢姑娘。"铁燕夫人造:"你已经找到了她?"

丁鹏道:"我也不知道商堡主将她藏到哪里去了,这里可以藏身的地方又不少,所以我才会找了这么久。"他接着道:"幸好商堡主来得也很匆忙,对这里的环境又不熟,能找到的藏身处绝不会大多,所以我总算还是找到了她。"要在这么大的庄院中找一个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容易。

可是他却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连一点困难都没有。

铁燕夫人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个乡下大孩子并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他实在远比他外表看来厉害得多。

丁鹏道:"我知道商堡主是绝不会把她交出来的,他受了谢先生之托,宁死也不会做这种事。"铁燕夫人冷冷道:"你当然也跟他一样,宁死也不肯说出她在哪里?"丁鹏道:"我用不着说。"

他笑了笑,淡淡地接着道:"我已经把她带到这里来了。"这句话说出未,每个人都吃了一惊,就连铁燕夫人都觉得很意外。

他一刀割断梅花的咽喉,为的当然是不让梅花说出谢小玉的下落。

可是他自己却将她带来了。

水阁有门。

他推开门,就有个看来楚楚动人的女孩子,低着头从门外走了进来。

她脸上还有泪痕,泪痕使得她看来更柔弱、更美丽。

只要看过她一眼的人,一定就能看得出她是个多么乖的女孩子。

像这么样的一个女孩子如果会杀人,那个人一定非常该死。

丁鹏忽然问:"你就是谢小玉姑娘?"

"我就是。"

"前天你是不是杀了一个人?"

"是的。"

她忽然抬起头来,直视着铁燕夫妻:"我知道你们是他的父母,我知道现在你们一定很伤心,可是如果他没有死,如果我还有机会,我还是会杀了他。"谁也想不到这么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会说出这么刚强的话来。她身子里流着的毕竟是谢家的血,这一家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低头的。

自从她和丁鹏出现了之后,铁燕夫人反而镇定了下来。

一个身经百战的武林高手,正如统率大军决战于千里外的名将,到了真正面对大敌时,反而会变得特别镇静。

她一直在静静地听着,等他们说完了,才冷冷地道:"你一定要杀他,是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他该死?"小王道:"是。"

铁燕夫人道:"杀错人的人,是不是也该死?"小玉道:"是。"

铁燕夫人道:"你若杀错了人呢?"

小玉道:"我也该死。"

铁燕夫人忽然笑了,笑得说不出的凄厉可怖,忽然大吼:"你既然该死,为什么还不死!"凄厉的笑声中,刀光已闪起,一刀往小玉头顶上劈了下去。

大家都看过她这一刀。

一刀劈下,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子就要活生生被劈成两半。

谁部不忍再看。

有的人已扭转头,有的人闭上了眼睛。

想不到达一刀劈下后,竟好像完全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大家又忍不住回头去看。

谢小玉居然还是好好地站在那里,连头发都没有被削断一根。

铁燕夫人那柄薄如蝉翼、吹毛断发的燕子刀却已被架住,被丁鹏架住。

两把刀相击时,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两把刀竞好像忽然被粘在一起。

铁燕夫人手背上青筋一根根凸起,额角上的青筋也一根根凸起。

丁鹏看来却还是很从容,淡淡他说道:"这是我的家,他们都是我的客人。只要我还在这里,谁也不能在这里杀人。"铁燕夫人厉声道:"该死的人也不能杀?"

丁鹏道:"谁该死?"

铁燕夫人道:"她该死,她杀错了人。我儿子是绝不会偷看她洗澡的,就算她跪下来求我儿子去看,我儿子也不会看。"她又发出了那种凄厉而可怖的笑声,一字字道:"固为他根本看不见!"这种笑声实在教人受不了,连丁鹏都听得毛骨惊然,忍不住问:"他怎么会看不见?"铁燕夫人道:"他是个瞎子!"

她还在笑。

笑声中充满了悲伤、愤怒、冤屈、怨毒,她笑得就像是一条垂死的野兽在嘶喊。

"一个瞎子怎么会偷看别人洗澡?"

小玉仿佛连站都站不住了,整个人都几乎倒在丁鹏身上。

丁鹏道:"他真的是个瞎子?"

小玉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铁燕夫人造:"就算她真的不知道,可是一定有别人知道。"她的声音更凄厉:"所以他们不但杀了他,而且把他的脸都毁了。"小玉苍白的脸上已全无血色,颤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一直石像般站在那里的铁燕长老,忽然一把将商震提了起来。

他好像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商震倒下去的地方明明距离他很远。

可是他一伸手,商震就被他像提口破麻袋一样提了起来。

商震看来明明已经死了,现在却忽然发出了痛哭般的呻吟。他根本没有死。

他故意挨那一拳,只因为他要乘机装死,因为他知道他能挨得起孙伏虎的一拳,却绝对没有法子挨过燕子双飞的一刀。

铁燕长老道:"我看得出你不想死,只要能活下去,什么事你都肯做。"商震不能否认。为了要活下去,他已经做出了很多别人想不到他会做的事。

铁燕长老道:"你应该知道,魔教的天魔圣血膏是天下无双的救伤灵药。"商震知道。

铁燕长老道:"你也应该知道,无魔搜魂大法是什么滋味。"商震知道。

铁燕长老道:"所以我可以教你好好地活下去,也可以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商震已经明白他的意思,忽然嘶声道:"我说实话,我一定说实话!"铁燕长老道:"那天在门缝下面偷看谢小玉洗澡的是谁?"商震道:"是田一飞!"

商震流着泪,说出了这故事另外的一面。

"那天天气很冷,我想要伙计送壶酒到房里来,刚走出门,就看见田一飞伏在谢姑娘的门下面,那时候谢姑娘正好也发现外面有人在偷看,已经在里面叫了起来。""我本来想把田一飞抓住,可是他已经跪下来苦苦求我,叫我不要毁了他一生。""他还说,他一直在偷偷地爱慕着谢姑娘,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我跟他的姑母本来就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也相信他不是有意做这种事的。""所以我的心已经软了,想不到我们说的话,竟被另外一个人听见。""那人是个残废,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田一飞一看见他,就跳起来要杀他灭口。""想不到他的武功居然极高,田一飞竟不是他的对手。""我不能眼看着田一飞被人杀死,只好过去帮他。""但是我可以发誓,我绝没有要杀人的意思,绝没有下过毒手。""那时候谢姑娘已经穿好衣服冲出来了,田一飞生怕他在谢姑娘面前将秘密揭穿,故意大声呼喊,所以他才没有听见谢姑娘刺过去的那一剑。"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个瞎子,更不知道他是铁燕公子。""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

这是个令人作呕的故事,说完了这故事,连商震自己都在呕吐。

为了要教他继续说下去,铁燕长老已经教他吞下了一勺天下无双的续命救伤灵药"天魔圣血膏"。

可是现在他又吐了出来。

没有人再看他一眼。

名震天下、富贵如王侯的五行堡主,此刻在别人眼中看来,已不值一文。

商震忽然又在嘶喊:"如果你们在我那种情况下,是不是也会像我那么做?"没有人理他,可是每个人都已经在心里偷偷地问过自己——

我会不会为了飞娘子的侄儿牺牲一个来历不明的残废?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又将这秘密说出来?

谁也没有把握能保证自己在他那种情况下不会那么做。

所以没有人理他,没有人再去看他一眼,园为每个人都生怕从他身上看到自己。

商震的嘶喊已停顿。

不想死的人也会死,越不想死的人,有时候反而死得越快。窗外冷风如刀,每个人手脚是冰冷的,心也在发冷。

铁燕长老脸上却还是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冷地看着丁鹏,冷冷道:"我是魔教中的人,我的儿子当然也是。"丁鹏道:"我知道。"

铁燕长老道:"江湖中的英雄好汉们都认为只要是魔教中的人就该死。"丁鹏道:"我知道。"

铁燕长老道:"我的儿子是不是也该死?"

丁鹏道:"不该!"

他不能不这么说,他自己也被人冤枉过,他深深了解这种痛苦。

铁燕长老道:"你是这里的主人,你也是我近五十年来所见过的最年轻的高手,我只问你,在这件事中,该死的人是谁?"丁鹏道:"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

铁燕长老道:"还没有。"

他的声音冰冷:"该死的人还有一个没有死。"谢小玉忽然大声道:"我知道这个人是谁!"

她苍白的脸上又有了泪痕,看来是那么凄楚柔弱,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但是她绝不退缩。

她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已经知道我杀错了人,杀错了人的都该死。"铁燕长老道:"你准备怎么样?"

谢小玉没有再说话,连一个字都没有再说。

她忽然从衣袖中抽出了一柄精光夺目的短剑,一剑刺向自己的心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